愛之谷官方商城

大 奶 正 妹 a 片

大 奶 正 妹 a 片


小田,小田,你趕緊來看看,她這是怎么了?” 王田剛到診所沒多久,幾個人便抬著一個二十五六歲的漂亮女人進來了。


  王田一看,這不是 玉芬 嫂子么,從城里嫁過來的媳婦兒,長得那叫一個漂亮,跟電視里的明星似的,皮膚白嫩嫩的,身材那是前凸后翹,村里的那些個女人跟玉芬嫂子簡直都沒法比。


  王田暗地里甚至都好幾次把玉芬嫂子當成了自己解決問題的對象。


  王田心里明白,表面上卻是推了推臉上的墨鏡,一副什么都看不見的模樣問道:“這誰啊,怎么了?”“誒喲,是你玉芬嫂子病了,今天早上這不知道怎么了,起床就直喊肚子疼,疼的下不來地。


  ”玉芬的婆婆急的直拍 大腿,連忙 說道,王田是個瞎子,村里人都知道。


  可誰也不知道 的是,王田去年的時候,遇到了個老中醫,醫術通神,非但輕易的幫王田治好了病,還把一身的本書傳授給了王田,這才讓他開起了診所養家糊口。


  不過這 事兒除了他父母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因為這當瞎子的福利,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眾人幫忙將玉芬給抬進了里屋,王田也不多說,裝模作樣的拄著導盲棍趕緊進了里屋,把門給反鎖了。


  轉身一看,王田這眼睛可就再也挪不開了。


  玉芬嫂子躺在床上,疼的渾身冒汗,這都沒多久,身上的衣服就被汗給浸透了,緊緊的貼在身上。


  看著里面那若隱若現的大紅色花紋,和那白嫩的皮膚,王田眼睛都看直了。


  更要命的是,王田透過玉芬嫂子身上那件單薄的短褲,仿佛看到了里面的黝黑風景。


  “難道(兒童益智故事)玉芬嫂子今天沒穿內褲?”一想到這,王田的心里有些火熱,平常就老想象著玉芬嫂子脫了衣服的樣子,現在雖然還穿著,可若隱若現的,更為誘人。


  王田目光熾熱的掃視著玉芬嫂子的身子,好像是要將那完美的身子印在自己的腦子里一樣,他那下面早就有了反應。


  好在王田是戴著墨鏡,玉芬嫂子又好像疼的厲害,沒怎么注意他。


  “小田,你怎么了?”玉芬見王田半天沒動靜,出聲問道。


  “咳,沒事,我這就幫嫂子看看。


  ”王田趕緊收回目光,有些尷尬的干咳一聲。


  可檢查了半天,也沒查出個什么結果,這讓王田很是著急。


  “玉芬嫂子,你這個究竟是怎么個痛法,能仔細給我描述一下么?”玉芬卻是俏臉一紅,雙手捏著衣角,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一個整字。


  “玉芬嫂子,我是醫生,你是病人,有啥情況你不給我說清楚,我沒辦法給你看病啊,你放心,我保證不會到處去說的。


  ”王田見玉芬這模樣,還以為玉芬是有什么難言之隱,于是趕緊保證。


  聽著王田這么一說,玉芬嫂子的臉更紅了,猶豫了老半天,才支支吾吾的低聲說道:“小田,嫂子也是沒辦法了,才裝肚子疼的,其實我的問題不是在肚子這。


  ”“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王田詫異的問了一句。


  玉芬的臉都紅道脖子根了,扭捏的說道:“那里……”“那里?”王田有些摸不著頭腦。


  玉芬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說道:“就是女人的那里,我……我那里面……卡了半截 黃瓜


  ”“啊!黃瓜?”王田又不是個傻子,都說到這份上了,他自然明白了。


  只是他沒想到,這玉芬嫂子竟然自己會 用黃瓜?知道這么一個嬌滴滴的美女自己用黃瓜解決生理需求,而且自己馬上還要給他醫治,王田更加興奮了。


  其實不僅僅是玉芬會用黃瓜,村里許多女人都是一樣, 男人常年在外打工,一年難得回來一趟,夫妻生活肯定不和諧。


  玉芬嫂子才二十五歲,又是剛嘗過滋味的小媳婦兒,男人不在,那只能用黃瓜了,可誰想自己一用勁兒,竟然給弄斷了。


  這種羞人的事情又沒臉告訴婆婆,玉芬自己又沒辦法把黃瓜內弄出來,無奈之下,只能裝病,讓別人送她來王田這,看有沒有辦法。


  “小田,你,有辦法么?”玉芬真是恨不得找個地洞給鉆進去,雖說王田是個大夫,可也是個男人,在一個男人面前說出這么難以啟齒的事情,真是羞恥啊。


  “這,我也不好說,玉芬嫂子,要不你先把褲子脫了?我幫你看看?”腦子里想象著玉芬嫂子用黃瓜安慰著自己的畫面,王田心里也是動起了小心思,平日里這玉芬嫂子眼光高,對村里男人都不屑一顧,今天,還不好好的爽上一把?雙手攥著褲頭猶豫了半天,玉芬終于是咬著嘴唇,閉著眼,將自己的短褲給脫了下來。


  短褲一脫,那兩條渾圓的大白腿,和兩腿間那美妙的風情,就毫無遮掩的展露在王田的面前。


  王田的眼睛一刻也離不開那塊神秘的倒三角區域,那里好像充滿了某種神奇的魔力,讓王田連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最關鍵的是,玉芬嫂子,竟然真的沒有穿內褲!這要是能上手摸上一摸,那豈不是美滋滋?一股子熱血從他的腳底板直接竄到了頭頂,讓王田覺得口干舌燥,喉嚨里冒火。


  “咕咚”為了不讓玉芬看出破綻,連咽口水的聲音,王田都刻意的壓制了下來。


  盯著那里看了半晌,王田才開口說道。


  “那個,嫂子,你是知道我的,我……我只能用手……”這話說的王田自己都有些心虛,可一想到,真的能用手摸一摸玉芬嫂子,那顆心抑制不住的狂跳了起來。


  玉芬紅著臉咬著嘴唇輕輕點了點頭,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輕輕說道:“嗯……”王田看著嬌羞的玉芬嫂子下半身那誘人的風情,又是咽了口唾沫,心臟撲通撲通的,又激動又緊張。


  以前玉芬嫂子只在他的想象中脫了褲子躺在自己的面前,可沒想到啊,今天不但看到了,竟然還能親手去觸碰一下那個讓王田想象了無數次的地方。


  伸出自己那激動到有些顫抖的 右手,慢慢的朝著那地伸了過去,由于緊張,不小心觸碰到了玉芬的大腿深處。


  指尖立刻傳來了一種柔軟,富有彈性的觸感,一種難以言說的興奮感立即灌滿了王田的全身。


  兩人同時顫抖了一下,玉芬的腿都繃緊了,除開自己的男人,王田是第一個碰到自己那里的男人。


  黃瓜再怎么樣,那也是死物,比不了一個活生生的男人,王田身上那帶著淡淡汗味的男性氣息和手指上的溫熱,讓玉芬有些失神。


  “小田,你,你是不是找不到地方,嫂子幫幫你吧?”玉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說了這么一句。


  話音剛落,也不等王田有什么反應,直接拉著王田的右手,朝著自己大腿深處探去……被玉芬那柔嫩的手掌握住,王田心中忍不住感嘆,好嫩的小手,要是自己那里能被這樣的小手握住,那該是一種怎么樣的享受!來不及多想,王田的手,便被玉芬嫂子帶著來到了那處地方。


  “嗯……”王田的手才剛碰到,玉芬便又是一顫,忍不住的嬌哼一聲。


  但由于外面有人,玉芬嫂子又被迫的抑制住了自己這讓人嬌羞的聲音,這樣一來,這聲音就更加誘人了。


  玉芬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村里那么多男人想和玉芬做那事都讓玉芬給打出去了。


  可現在,她那最隱秘的地方竟然被另外一個男人給看了,不知道為何,玉芬的心里竟然沒有拒絕,然而覺得有一種莫名的刺激感,雖然不是偷情,可這比偷情來的更讓人心潮澎湃。


  至于王田,眼前的景象和手上傳來的感覺,讓他那里的反應更加強烈了,褲子都快要撐破。


  裝瞎子果然有好處啊,要不是這樣,自己怎么可能會有機會能和玉芬嫂子這樣相處,自己又怎么能觸碰到玉芬嫂子的那里呢?王田早看到了那截黃瓜,可還是裝模作樣的在玉芬的大腿摸了老半天,過足了癮,才裝作好不容易摸到了那半截黃瓜的樣子,由于被泡了一夜,已經有些蔫了,這比它脆生的時候,更難弄了。


  “嫂子,摸到了,我試著幫你弄出來。


  ”玉芬被王田摸得渾身發軟,體內好像有一股火焰被王田給點燃了起來,渾身發燙,熱得她想把自己的衣服都給扒干凈,好好涼快涼快。


  見玉芬嫂子這幅模樣,王田干脆當做她默認了,伸出手,艱難的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露在外面的一丁點,想要往外扯。


  “啊……”可剛弄出來一點點,玉芬嫂子卻是大聲嬌喘了起來,雙腿用力一繃,那黃瓜又縮進去了,而且還更進去了一些,連一點頭都沒冒出來了。


  玉芬大口的喘著粗氣,身子已經軟的不行。


  一陣陣的沖擊,讓她心里也有了欲望。


  聽著這撩人的聲音,看著玉芬那嬌媚的模樣,王田的下身膨脹的越來越厲害,脹的有些難受,他從未想過,自己心中的女神,在今天會以如此魅惑的模樣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嫂子,你這就不太好弄了。


  ”王田嘆息了一聲,右手悄悄背在后面,輕輕捻了捻手指上的不明液體,要不是玉芬就在這,王田甚至想要聞一聞。


  “那,那不弄了呢?等它自己出來?”玉芬也有些急了,弄不出來可咋整?“那不行,這玩意這么粗,卡在里面對嫂子你的 身體不好。


  ”王田嚴肅的說道。


  “這,那怎么辦?小田,你可得幫幫嫂子啊?”玉芬原本聽到王田說黃瓜粗,還覺得挺羞恥的,可聽見說對身體有害,更急了。


  見著玉芬嫂子急了,王田嘴角掛起了笑容,故作猶豫了片刻,開口道。


  “要不,我用嘴,幫你吸出來吧……”“什么,吸……吸出來?” 雷哥當著我們的面說過 玲子是人肉榨汁機,每天晚上都會纏著他要,而且很會玩花樣,對于我來說早就對她充滿YY。


  雷哥此時不在家她卻叫的這么浪蕩,難道,她背著雷哥有奸夫?在臥室里的聲音越來越急促,我越來越氣憤,畢竟雷哥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收留 了我,鉆進廚房 拿了把尖刀在手里,直接沖了過去。


  臥室門是虛掩的,我一腳就給踹開了。


  “媽的,敢動雷哥的馬子,找死!”我的聲音還沒落下,眼前的一幕讓我瞬間熱血賁張。


  光著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頭上,她那雙修長的美腿分開,右手拿著一個電動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兩腿之間進出。


  第一次看見這么香滟的場面,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隨著那銷魂的叫聲,我不可遏制的豎立起來。


  借著酒勁,我渾身如同火燒,精蟲在腦子里亂爬成一團,滿腦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間的那點兒事。


  誰知玲子這時居然盤住了我的身體,誘人的芳香就好像毒/品,讓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想要……給我……”說話的同時,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著,麻利地已經把我的上衣給褪去了。


  我想,沒有一個男人能經得起這樣致命的誘惑。


  僅有的一絲理智被她嫵媚而風騷的表情弄得徹底崩潰,大腦里一片空白,我直接脫掉褲子,把她扔在床上,腳下步子邁開,向著大床上那誘人的酮體撲了過去。


  床上的玲子好像瘋了一樣,忽然把我反壓在床上,然后撅著身子就趴在了我的雙腿間,抓著我的同時熱乎乎的小嘴兒也貪婪的搶攻過去。


  很快,我完全陷入其中,快活的忘記了一切,當她坐在我身上抓著我的時候,我也隨著她的叫聲哼唧起來。


  ……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勢完成了這次合作。


  “ 張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敢弄我?”完事兒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她坐在我身邊瞪著我,一張臉艷若紅布。


  我懵了:“不是,嫂子你聽我解釋,我……我們幾個喝酒呢,雷哥說筆記本忘拿了,今晚要用,給(益智故事)了我鑰匙讓我跑腿來拿……然后……你說你想要……”兩目相對,我覺得我的心跳的厲害。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臉色更紅:“你聽著,今天這事兒千萬不能讓雷哥知道……”話還沒說完,就聽客廳里傳來雷哥的聲音:“真是一場好戲呀!張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看我今天怎么廢了你!”雷哥帶著 狐貍和大嘴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我下意識解釋。


  玲子一臉驚恐早已縮成一團,一句話也不敢說。


  “狗曰的張浩,一個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你特么現在不知道蹲哪兒搶屎吃呢!還特么自稱考大學差三分的高中畢業生,我看你特么就是個見色忘義的白眼狼!”狐貍和雷哥的另一個心腹大嘴拉著我到客廳就是一頓暴打。


  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竅,是我的錯,讓他們打一頓也好,可我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玲子居然為我求情。


  雷哥做的是雞頭營生,手下十幾個姑娘在鳳求凰會所做生意。


  平時,雷哥寵著玲子,因為玲子是媽咪,手下那些公關小姐在場子里得玲子帶著。


  玲子話還沒說完“啪”的一下,雷哥揮手抽在玲子臉上。


  狐貍那小子鉆進臥室,然后又跑了出來,手里搖晃著一張金色的銀行卡:“雷哥雷哥,你剛才不是說公司今天剛給你轉賬的那張銀行卡不見了嘛?這不,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還有兩張車票。


  ”車票是從深市到南市的,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


   雷剛由此斷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錢私奔!但玲子說那張銀行卡一直都是雷剛保管,她根本不知道它怎么會在她的包里。


  至于車票,她發誓從來都沒見過。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會和我私奔?雷哥丟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問我該怎么解決這件事。


  “雷哥,我聽你的”我吐著血沫說出幾個字兒。


  “好!你小子還有點兒尿性!”雷哥拍著我的臉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氣的人,你帶她滾蛋得了,不過,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這事兒一定有誤會,我沒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說完,我頭一暈,眼前一片金星閃爍,整個臉腫了。


  恍惚間,我聽見玲子沖著雷哥吼:“雷剛,你剛才說什么?讓浩子帶我走?好呀,我總算明白了,你個王八蛋玩膩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歡,這是要借機踢了我……”雷哥冷笑盯著玲子:“你給 老子戴了綠帽子,老子難道還要養著你?”他突然一轉臉沖著我身后的狐貍和大嘴喊道:“你倆愣著做什么?快去把他給閹了!”我瞬間明白了,鬧了半天我被雷剛這個王八蛋耍了。


  不過玲子的確是個好女人,現在了居然還在為我求情。


  雷剛獰笑:“還說不是女做夫銀婦,這就護上了!沒事兒,等閹完他,你們就可以滾蛋了!”我親眼看見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絕望。


  狐貍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過來,眼看就要沖著我的命根子來的時候,那個傻女人居然護住了我。


  眼睛一紅,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貍的腳面上,狐貍痛地倒在地上嚎叫著,不敢繼續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體,手里的尖刀還滴著血,指著雷剛說道:“放我們走,不然我們就同歸于盡!”我聽人說過,雷剛和玲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夫妻,但其實兩人各取所需,場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紅。


  他們這種人肯定貪生怕死,雷剛黑著臉吼了一聲“滾”,大嘴讓開路,我扶著玲子趕緊逃離了這里。


  走出大門,在街口有家診所,我扶著玲子在診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傷口。


  一路上我倆誰也沒有說話,到了街口,玲子從手包里拿出一沓錢塞在我手里。


  “這錢你拿著,現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剛這人比較狡詐,我怕他找著你會對你不利!”我意識到玲子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脫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兒?”  我有種保護玲子的浴望,畢竟她是因為和我弄那事兒才被雷剛趕出來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竅,也就沒有后來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這事兒太糾纏,說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發生的事兒其實你我心里清楚,我們沒有……算了,不說這些了,唉……”她幽幽嘆了一口氣,繼續道:“我會查清楚整個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訴你,你也有權利知道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種沖動,想以后我來照顧她,但我終于沒有說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燈下被越拉越長,消失在遠處一片黑暗之中。


  沒過幾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實上,我覺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樣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確實上了玲子,給雷剛戴了綠帽子,那他發點兒火也很正常。


  平靜下來,我甚至都覺得我有些對不住雷剛。


  只是我時常也會想玲子是不是對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會一直護著我呢?那段時間我滿腦子一片混亂,根本沒有去仔細梳理整個事件,更不會想到這里面會暗藏著一個驚天大秘密。


  當然,這個秘密我是在幾天后才知道。


  ……沒有了固定的職業,我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天,玲子給我的那三千塊錢,我已經花的只剩下三百塊了。


  我不想回家讓我爹看不起,為了心中衣錦還鄉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寶馬會的夜總會里新找了一份服務生的工作。


  這幾天工作平靜得就像什么也沒發生一樣,不過在一天晚上,我因為多說了幾句話,救了一個人,那個人請我喝了差不多兩瓶白酒,還讓一個小弟開了一輛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來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確實夠牛逼,也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個狹窄弄堂里,車子開不進去,我在弄堂口下車趔趄著向里走,走到樓下突然發現三樓房間的燈居然是亮著的!我記得很清楚,傍晚離開的時候我滅了所有的燈。


  我突然緊張起來,酒也醒了一半,難道是雷剛的人找上門來了?我屏聲靜氣慢慢上樓趴在門板上聽了半天,沒有任何動靜。


  于是我松出一口氣,以為自己出現了記憶錯誤,說不定燈是臨走的時候忘了關。


  房門打開的一瞬間我驚呆了!躺在床上露著兩條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著黑色的文匈和 白色雷絲的內褲,正嫵媚的看著我……玲子胸前鼓脹脹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豐滿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絲內褲緊繃繃的呈現出一片誘惑的三角……我以為是酒精刺激了出現了幻覺,連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來我這兒是……”這是我腦海中最大的疑問。


  “我是來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動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從今往后我就住在這兒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這是怎么說的?再說了,我今天剛惹了一點事兒,明天的飯都還沒有著落呢!”玲子的臉色突然暗了下來,大眼睛一眨兩滴淚水從她光滑的臉頰上滾落:“張浩,我說過,咱倆被冤的有些蹊蹺,這件事我搞清楚了,這根本就是雷剛的一個陰謀!”“陰謀?”玲子早幾年也是做公關的,小混混雷剛泡上了玲子,于是兩人開始做雞頭這一行,玲子幫著他成就了現在的事業。


  雷剛手頭花錢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賬,實際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錢,她是攢著想實心實意以后和雷剛過日子用的。


  但雷剛一直沒有真心喜歡過玲子,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免費的“炮友”,一個免費的媽咪。


  他一直想獨占整個團隊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開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個女人預備接替玲子的媽咪地位,更急著尋找機會踢開玲子。


  雷剛知道她晚上去場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習慣,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藥。


  然后故意讓我去他家取筆記本,于是就有了后來的一切!“至于那張銀行卡和車票,那是他早就計劃好了的,只是讓狐貍去屋子里轉悠了一圈兒,出來就說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將手里的煙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臉的落寞,眼淚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這段時間,玲子聯系了一個以前一起做公關的姐妹,讓她設法接近狐貍,并且和狐貍上了床,終于套出了這些隱情。


  “現在倒好,整個圈子里都傳遍了說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剛趕走的,竟然沒有人肯收留我……嗚嗚!”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燒,我特么就是個跑灰還差點兒被廢了。


  我把拳頭捏得“咯咯”作響,邁步沖向廚房,隨手拿了菜刀別在腰后就要沖出門去。


  玲子突然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著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剛個狗曰的!別拉著我……”我瞪著血紅的眼睛沖玲子嚷嚷。


  “你就這樣去砍雷剛?你應該很清楚,恐怕你還沒接近他就被他身邊的人做翻了!”玲子沖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剛,我問你,條子能放過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發,黑著臉喘著粗氣兒:“反正,這個仇我一定得報……”“誰說不報了?我來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報復雷剛!”“你有別的辦法?”我問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轉身向著大床走去。


  “過來!記住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對著我勾動。


  修長的大長腿,圓滾滾的美屯,白色雷絲內褲,還有整個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風情萬種勾動的手指,我瞬間有了最原始的沖動 如果,命運注定你需要有三個男人陪你不同路段,那 請你一定高興,這是好事,不要客氣,更不要生氣,也許石頭會越撿越小,但是,如果不要的話,就如同砸 在你頭上的蘋果,你因為生氣而把它踩爛了,那才是 笨蛋;如果,有男人是壞蛋,那不是你的錯,但是你再做笨蛋,那就是你的錯了,所以對付砸在你頭上的蘋果,請你撿起來,瞇著色眼吹一吹那上面的灰塵,再把它連皮咬著吃,你會嘗到 甜頭的,一般會掉下的蘋果是不壞的。


  這個世界,也許沒有完美的丈夫,但是有完美的。


  不要討厭逗號,句號不是完滿。


  1、找哥哥的時候,最好把自己定位在被追的位置上。


  找個愛你的人,這樣比較省力,在你愛情實習期間,請你不要太主動,因為經驗不足,讓男人手把手地教你,可以少走彎路。


   女人要經歷幾個男人才會“ 性福”更重要的是,這時期的你,要純真,甚至天真,很學生的樣子,這樣,才是成熟男子的最愛,他們就喜歡這樣純潔可人的樣子,比如羞怯比如白裙飄飄比如頑皮比如說不要比如怕黑怕痛還有流不完的淚珠……2、找弟弟的時候,你已經是熟女了,所以你是溫柔的母獅,懂品位,知道怎么捕獲才俊的心。


  你要主動,風騷,嫵媚,換一種風骨與男人周旋,因為你面對的是青澀男孩,所以你是強勢的, 你可以給他買領帶內衣,甚至安全套也可以由你選擇。


  你可以用犀利的眼神勾引他,更要以這樣的眼神引導甚至支使他,他會很乖的,第一代獨生子女已經成人了,而且他們多少都有點戀母情結,把握這樣的天時地利。


  3、身邊男人的換代更替,多少還會有一些遺留問題,特別是心靈的掙扎,包括會自責、對比、懷念、甚至負罪等,這一點,你要有心理準備。


  女人要經歷幾個男人才會“性福”再灑脫的女人,對于告別一段感情,都會有拔蘿卜效應--沒有不帶泥的蘿卜,這需要過程,在 飛機上想念火車的好,可是一下飛機,你又會感謝飛機的妙,所以不要奇怪或者困惑。


  4、不要以為現在選擇的自由大了,就不要珍惜、感恩,相反,更要把握好每一次感情,像(少婦做愛小說)張曼玉說的那樣享受到最盡,真摯,深情,愛我所有。


  只有抱這樣的心,才會最大限度地擁有愛情賦予你的快樂、甜蜜,也才有意義,上帝多派幾個男人給你,不是組成一個籃球隊,同時在搶你這個籃球,千萬不要有這樣惡作劇心理;而是把他們串成一串糖葫蘆,一次吃一個,而不可能一口吃一串,那需要血盆大口,不好看,那是囫圇吞棗,不懂愛的真味。


     閱讀提示:在公司里遇到什么不順心的事情,他會一言不發地把熱乎乎的身體貼過來抱著我,把大腦袋一頭扎進我懷里。


  我一看他的狀態,知道他心情不好, 就會抱住他,一邊輕輕地胡嚕他的腦袋,一邊和他說些不相干的家常瑣事。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 撒嬌  他竭力維護著在你面前的 高度,時間久了,自然會受不了的,沒聽說現在男性得抑郁癥的人數正在大幅增長嗎?  丈夫是一個愛撒嬌會撒嬌的人。


    在公司里遇到什么不順心的事情,他會一言不發地把熱乎乎的身體貼過來抱著我,把大腦袋一頭扎進我懷里。


  我一看他的狀態,知道他心情不好,就會抱住他,一邊輕輕地胡嚕他的腦袋,一邊和他說些不相干的家常瑣事。


    過一會兒,他就會從我懷里抬起頭,用手一抹臉,深深呼出一口氣,說:“嗯,沒事了!”我一般不會追問他是怎么“消氣”的,但看到他如釋重負的樣子就知道他心里好受多了。


  我很高興我的懷抱是他釋放壓力的好地方。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我很喜歡看他撒嬌的樣子,每次他撒嬌,總能勾起我內心深處的母性與溫柔—其實,每個大男人心里都住著一個小孩子!有一次我和女朋友閑聊,說起丈夫  撒嬌的事兒,她聽著聽著,突然說了一句:“一個大男人,成天跟你撒嬌,你習慣嗎?要是我,會覺得很難受的!”  我有些愕然:難道別的男人都不跟 妻子撒嬌嗎?  后來我問過不少男人,回答基本都是:“從沒有。


  ”再追問原因,都說:“不好意思啊,一個大男人唧唧歪歪,哪像個男人?”我又追問:“那你想不想呢?”被問的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說:“要是有一天我跟老婆撒嬌,她會怎么看我啊?”  也許這就是原因—不是不想,而是擔心妻子會看不起自己。


  我發現很多 女性的擇偶標準是:一定要找個能鎮得住自己、讓自己 崇拜的,品位、收入和職位都比自己高的男人。


  可男人其實也是人,有優點也有缺點、有擅長的事也有不擅長的事,他們甚至也很脆弱。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為什么女人對一個男人表達愛意的方式總是仰視和崇拜?你一崇拜(啊啊啊好棒)不要緊,這就意味著,那個被你崇拜的男人,已經被你架在了某個高度,他要竭力在你面前維持這個高度,甚至不能流露出一點點為難的情緒。


  時間久了,他會受不了的,沒聽說現在男性得抑郁癥的人數正在大幅增長嗎?  當女性在內心真的強大起來、可以平視男人的時候,我們就不會把自己的許多要求和期待都一股腦兒地壓到男人的身上。


  我們找男人,不是找一棵大樹來依靠,而是找一位伴侶,結伴來走人生這條路。


  歡樂分享、煩惱共擔,這么一來,他也會在你面前放松了,會卸下面具和重負,自然流露出性格里最本真的那一面。


    一個會和自己妻子撒嬌的男人是可愛的;一個允許丈夫向自己撒嬌的女人是智慧的;一個丈夫可以自如地、放松地和妻子撒嬌的婚姻是美妙的。


  文/卡瑪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https://twasgasjg.weebly.com/1799535.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379612.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6310953.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294574.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8374030.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7449515.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1631822.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2898484.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5014103.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3935105.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