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八 乃 翼

八 乃 翼


相公你好粗慢點好痛嬌軀顫抖著迎合龍頭豪門軍寵兒子輕點  如果,愛,真的可以沒有傷痛,你我的內心,是不是便可以不再有唏噓感嘆,即便各自一方天,也是身遠心相近。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人生,總是為情所困;情深,總是為傷所中!相思的渡口,纏綿繞骨。


  有緣相識,卻無緣相守,任憑殘香鋪滿路,淚灑花箋無以顧!韶華彈指芳菲暮,身陷紅塵誰人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如果,你已是我最深的眷戀,那我可曾是你心頭的牽念?我為你凝神盼顧,情深難訴,你又為誰心存歉疚,憂思難復?  以一支素筆,畫一顆玲瓏心,你便是 我心湖中,最美的漣漪。


  不問情緣何處?不拘君心何故,我都要以一朵花開的姿態,靜守著那一隅的芬芳。


  求之不得,棄之難舍!我會用最 深情的溫柔,輕撫著我們燦若煙花的似水無痕,你若不棄,我便不離!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臨窗聽雨念君安,弦曲漸亂淚輕彈!纏綿如霧,傷感無數,如果今生有約,可否來生相依? 我愿陪你萬世輪回, 與你紅塵相伴,策馬奔騰,對酒當歌,伴你共享人世繁華;兩情相悅,兩心相融,我愿與你綠綺傳情,撫琴癡訴,用你心,換我心,許你心靈交匯,柔情似水,始知相憶深。


    獨守一紙墨染,瘦筆如花;書寫一段眷戀,(辦公室愛愛)如癡如狂!如果世間真有神話存在,我一定要為愛譜寫一段絕世傳奇,然后傾盡一世深情,付盡一生所愛,攜手共老,生死相依,情刻骨,愛融血,讓至死不渝的真情,演繹心中最美的“愛情神話”,伴海枯石爛,隨地老天荒,愛你,初心皆不改!  倘若,時光的長河里我們相遇,你正年少,而 我也未曾老。


  相視一笑,就是一眼間的美,讓靈犀閃爍成為一輩子的妖嬈。


  這一種緣分不需言說,我懂得,且很滿足,似一場云水的安暖在心里停靠。


   光陰,總是如此靜美,愿,掬起 情意,潤澤著懷抱,八千里 風月做盛殿,只為安放你對我無與倫比的好。


    所有的故事,都已經遵循流年的軌跡完好的排列,只等著歲月淺淺落筆,一些念,就此沉寂在滄海桑田的記憶里。


  那些甜蜜的給與,經過了風花雪月的洗禮,仔細想來,是最豐盈的美麗。


    若,時光轉角,疲憊的思緒不得不稍做停滯,我愿,等光陰漸漸遠去,心內只純凈的剩下一朵花開落過的痕跡。


  那時的我,用歡喜裹緊自己,就站在一米陽光下讀你。


  讀你寫給歲月的詩,定然會有某種熟悉,從眼眸間流露,絲絲縷縷都將滲透出情意。


    想念一個人的感覺,就像是花間的一點清露,淺淺的滴進眼中,又深深的蕩入心湖。


  那萬千漣漪里的波光,承載著的情意是流經歲月的美麗。


  你若感知,我就會欣喜。


    微笑,不為收獲,只為歲月讓心變的深刻。


  情感,或許錯過,且惜光陰之中一句懂得。


  心,載滿快樂。


  愛,不是傳說。


  若于三千風月里銘記,就是最美的結果。


    許久以來,早已 習慣了沉靜,習慣了少言寡語,習慣了以一顆尋常心,在輕輕瘦瘦的文字里入戲,只為演繹一個平平淡淡的自己。


  各種繁囂,仿佛都在三萬英尺的距離,不仰視,那無關我的心緒。


  花,開在眼里,香,息在念里,情,長久在記憶里,一抹芬芳,便可美麗了流年的期許。


    拉開窗簾,讓清晨的第一縷光穿透玻璃冰冷的阻擋,親吻著花的臉龐。


  因為有想念旖旎了夜的漫長,微笑,才會一直在心上,溫暖出淺春靈動的詩行。


  將每一個句點都蘸滿深情融入墨韻,經得住反復的推敲與丈量,那是寫給歲月,寫給你,一段最美的樂章。


    沒有兩片葉子是相同的,再親近的心都會有偏差,枝節,也太過喧嘩。


  如何修剪?怎樣縮短?才能改變相互之間的距。


  愛,從不需要這樣處心積慮的去策劃,那只會讓情感繁生出復雜。


  不如,暖一杯茶,獨坐西窗下,細品煙火歲月,聽一句天涯在遠的情話。


  亦或是,溫一壺酒,半盞清歡,望斷紅塵冷暖,看盡風里落花。


    時光, 一程一程的走過,心,逐漸懂得,有時候選擇靜默,不是選擇了一種低迷的沉寂。


  而是將某些細節都隱入尋常,然后用心來供養。


  只等得風月靜美,清瘦的枝頭春意盎然,又結滿含苞的新蕊。


    也許,對于你來講,我只是偶然綻放的煙火,片刻的炫目,轉瞬就灰飛煙滅,碎的蹤跡皆無。


  可是,對于我來說,你是無法熄滅的火種,燃燒著四野的渾荒,愛的體溫曠遠而熱烈,是我心中不老的傳奇。


   我和 王麗雅之間,最多只是一時的沖動找個刺激,雖然有可能繼續下去,但是她有她的家庭,而我也老大不小了,真的要有結果的話,還是有很大的難度的。


   但是楊寧寧不一樣,她雖然和王麗雅是閨蜜,而且條件非常好,但是她卻是單身! 既然是單身,她也就沒有王麗雅那樣的顧及,可以毫無保留的投入。


   不是說我有多自戀,而是這么多年的經驗告訴我,楊寧寧現在的表現確實有些太過主動了,尤其是對我一個幾十歲的人來說,尤為異常... 不過現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我暗自決定和楊寧寧要把握好力度,不能太過火了。


   隨后我們隨便聊了一會兒,楊寧寧就帶著我去吃飯的地方了。


   吃飯的地方就在小區附近,早上的時候我也看到過,是一家比較高檔的中餐廳,看了看菜單上面的價格我也是忍不住搖搖頭。


   胡 師傅,今天我請,想吃什么就點什么。


  楊寧寧看見我這樣,還以為我在嫌貴,當即也是表態讓我寬心。


   呵呵,我不是小氣,而是覺得太虧了,就這些菜啊,成本也不過這價格的十分之一,真是黑店啊。


   我實話實說,這么多年行走江湖,很多東西我都見過,各行各業也都了解一些,這種店賺的也就是門面和服務的錢。


   除了裝修和服務之外,和外面的小蒼蠅館子沒什么兩樣,甚至有的味道還不如小館子呢。


   呵呵,胡師傅你還真可愛。


  楊寧寧見到我這幅認真的模樣,也是被我逗笑了,頓了頓又說道: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為了表示對你的謝意,就算今天被宰啊,我也認了! 呀,那我不成了罪人了嗎? 隨后在我的強烈要求下,楊寧寧才放下手中的菜單,簡單的點了幾個菜。


   胡師傅,沒想到你還這么能持家。


   唉,我年輕的時候也不持家,不過后來啊,越老越沒錢了,沒辦法才變得持家的啊。


   哈哈,胡師傅你真是太有趣了。


   一頓飯下來,楊寧寧被我逗得是哈哈大笑停不下來,我們兩個也確實很聊得來,而我對楊寧寧也是多了一些看法。


   她是一個非常獨立的女人,很有想法,在這么年輕的年齡是非常難得的,連我都有些佩服她了,我們甚至喝起了小酒。


   胡師傅,什么時候去你家里嘗嘗嫂子的手藝唄。


   怎么突然說起這個了。


  楊寧寧突如其來的話讓我愣了愣。


   沒有啊,就是好奇,什么樣的女人才配得上胡師傅你這么好的男人。


  楊寧寧看著我,略帶著一絲俏皮,不過說的話卻讓人遐想,臉上的緋紅 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還是什么。


   不過楊寧寧的話卻是讓我沉默了下來,好像發現氣氛的不對,楊寧寧也是安靜了下來看著我。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緩緩 說到:十八年前,難產,大小都沒保住...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是這樣... 聽到我的話,楊寧寧明顯有些慌亂,連忙給我道歉。


   呵呵,沒 事兒都過去了,這么多年來,我早就習慣了。


  我擺了擺手。


   楊寧寧沉默著和我碰了碰杯,我挑著眉看了她一眼,沒想到她還挺能喝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再找一個? (我的男友一千歲)嗨,年輕的時候不懂事兒,現在想找又有些晚了,不好找咯,誰愿意跟著一個糟老頭子,你說是不是。


   我有些自嘲的說到,到了我這個年紀,那還有這么容易找到伴兒啊。


   找個年輕的吧,人家看不上你,找個年紀大點兒的吧,哪個不是拖兒帶女。


   想我堂堂男子漢,居然要替別人養孩子,這特么能忍?想來想去,最后干脆不找,逍遙快活算了。


   楊寧寧欲言又止,再次沉默了下來,漂亮的臉蛋帶著絲絲紅潤,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還是因為其他的什么。


   我們兩人有說有笑,一頓飯下來倒是熟悉了不少。


   今天謝謝你的招待了。


  我放下手中的杯子說到。


   吃完飯了,我也準備告別了,楊寧寧是一個有自己獨特魅力的女人,總感覺和她待在一起時間長了有種奇怪的感覺。


   我也說不清楚,反正她和王麗雅完全是兩個不一樣的存在。


   哪里胡師傅,這是我應該的嘛。


   那我就先走了,再見。


   再見,胡師傅。


   我背好工具袋和楊寧寧走出飯店,揮手告別。


   因為喝了點酒,所以道別楊寧寧后,我也沒有去擠公交車了,直接打了個車回去。


   上了車沒一會兒,我的手機突然收到一條短信,我一看備注,居然是楊寧寧。


   胡師傅,今天謝謝你,還有,你不是一個糟老頭,加油。


   看著這條 信息,我忍不住咧嘴一笑,看不出來,楊寧寧居然還有這么可愛的一面。


   她發這條信息的目的,到底是真的在給我加油打氣,還是在暗示我什么東西,我也都懶得去猜測了,有時候裝糊涂才是最明智的。


   想了一下,我簡單回復了一句謝謝就了事兒了。


   沒想到我剛剛回復過去,手機又震動起來,一條信息又發了過來。


   不過這次卻不是短信,而是微信,居然是王麗雅發來的。


   我心頭一動,主動給我發微信,難道是我的機會來了?于是連忙點開來看。


   胡師傅,你在哪兒呢? 問我在哪兒,不會是想約我吧。


   我回到:我在回家的路上呢,怎么了? 微信發過去,王麗雅回復的很快。


   那你能來我家一趟嗎?有點事兒想 跟你商量一下。


   我一看微信,頓時興奮起來,這什么意思?直接邀請我上門了嗎? 不過我轉念一想,不對啊,現在這個時間,他老公應該在家啊,而且以王麗雅的性格,怎么可能突然轉變這么大。


   果然,事情和我想的一樣,在我還在遐想的時候,王麗雅的微信又發了過來。


   是我老公想跟你商量點兒事兒,胡師傅你現在方便嗎? 臥槽,果然沒這么好的事兒,害我白高興一場,不過他老公找我能有什么事兒?難道是房子的裝修問題? 我裝修的手藝肯定是沒什么問題的,那肯定就是他老公有新的想法要改變了。


   行,那我現在過來吧,你把地址發給我。


   我瞬間已經理清了事情的緣由,本來不想過去的,不過看在王麗雅的份上還是去了。


   很快王麗雅將地址發給了我,因為新房還在裝修,所以他們現在是在租房住。


   師傅,麻煩去這個地址。


   好嘞。


   車子一個急轉,開往目的地。


   在汽車的飛馳下,沒一會兒就到了。


   沒想到王麗雅租房的地方離我住的地方并不是很遠,只有十公里左右,開車估計也就十來分鐘的樣子。


   按照地址來到王麗雅家門前,正準備敲門,卻是聽到里面傳來一陣爭吵聲,我連忙停住了腳步。


   仔細一聽,一男一女正在爭吵著什么,女聲我一下就聽出來了,正是王麗雅,而男聲估計就是他的老公 周航了。


   反正你自己和他說,我沒臉開這個口。


   王麗雅的聲音很高,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老婆...唉,我...我是男的,這種事兒怎么開得了口啊。


   你開不了口,那我就開得了口嗎? 王麗雅的聲音帶著憤怒和一絲不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說的什么事情。


   他老公周航沉默了一會兒,才無奈的說到:唉,那等會兒看情況再說吧。


   接著便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我裝作什么都沒發生的樣子,敲了敲門。


   小雅,在嗎?我是胡建國。


   屋內傳來一陣雜亂的聲音,隨即響起腳步聲來。


   打開門的正是王麗雅,見到我還有些驚訝。


   胡師傅,你這么快就到了啊。


   呵呵,你這里離我家不遠。


   哦哦,快進來吧。


   我點點頭,換了拖鞋進了屋子,這時王麗雅的老公周航也從里屋走了出來。


   胡師傅,哈哈,你還真快啊,快進來坐。


   看到周航這個樣子,我心頭微動,我和周航平時接觸的也不多,他也從來沒有這么熱情過,今天這么反常,看來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了。


   這樣想著,我心里也有底了,既然有事兒求我,那我也要擺擺架子了。


   于是我也不見外,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屋,直接往沙發上一倒。


   你們先聊,我去倒點兒茶水。


  見周航出來,王麗雅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借口進了廚房。


   我看著王麗雅的背影,那一扭一扭的身材讓我又有些想念起那天來,可惜... 收回目光,轉頭一看,周航此時也是臉色古怪,眼神飄忽不定。


   看他這模樣,我心里鄙視的很,終于是忍不住說到。


   唉,周老弟,你有什么事兒就直說吧,你擺這個臉色給我看,還真是難受啊。


   聽到我的話,周航也是一愣,隨后摸了摸臉,干笑了兩聲。


   呵呵,胡師傅真是慧眼啊,唉,小弟我確實有點兒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 我眉頭一挑,看著周航沉默不語。


   周航見我不說話,也是有些不知所措,頓了一下才說道。


   呵呵,胡師傅,不是什么大事兒,就是一點兒小事兒跟你商量。


   周航見我還是沒說話,但是也沒反對,這才吞吞吐吐的說到。


   其實是這樣的...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7843339.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1933715.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3786709.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7968939.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3662718.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1317780.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1228.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873695.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8826423.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95898.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