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關婷娜



銅仁 醫院會議室內,院長柳泉臉色鐵青地按掉了電視遙控器。

  他惡狠狠地的吼道:到底是誰把 李老病情透漏給媒體的?你們好大的膽子…… 在場的十幾名醫生臉色都不太好看。

  如果病情不公開,醫院即便不能治愈李老,那也只能說,人力不能回天,相信李家也不會因此而怪罪醫院。

   但是,如今病情陡然對外公布,性質就截然不同了。

   民眾對李老那是發自內心的尊敬和愛戴,一旦手術失利,不僅僅是他們這些救援小組的專家要被人罵到狗血淋頭,當作民眾眼中的罪人,甚至銅仁醫院很有可能會面臨巨大的公關危機,徹底失去患者的信任。

   這后果,大家想想都覺得脊背生寒。

   正在這時候,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人猛地推開,重重地撞在墻上,發出咚的一聲巨響,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柳泉勃然大怒,救援小組正在商議病情,誰他媽的這么大的膽子,敢這樣橫沖直撞的闖進來? 他正要開口怒斥,卻看到沖進來 的人是一個身材修長曼妙,留著烏黑長發,俏臉猶如九天仙女一般完美無瑕的女子。

   柳泉的火氣瞬間被湮滅,因為進來的女子正是李宏李老的嫡親孫女 李佳欣

   李佳欣開門見山地問道:柳院長,你們已經開會研究半天了,到底研究出什么結果?什么時候才能給我一個可行的醫療方案? 要是有方案,柳泉他們就不用在這里開會了!所以他只能期期艾艾地道:這個……李小姐,我們專家組還在研究…… 李佳欣的俏臉瞬間就變得陰沉下來,怒斥道:研究,研究,一天到晚就說你們在研究!我爺爺已經送進醫院快十二個小時了!你們什么事都沒有做,就光知道坐在這里研究!拜托你們,快點研究出一點有用的東西行嗎?耽誤了爺爺的病情,你們擔待的起嗎? 柳泉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有心解釋幾句,卻又沒敢,這位小姑奶奶的火爆脾氣,他在短短的一個晚上,已經摸的非常透了!真要是當面辯解幾句,只怕會徹底惹怒她,搞不好會當場動手!這位姑奶奶可是跆拳道黑帶三段的高手! 李佳欣見他不吭聲,俏目掃視四周,怒喝道:說話啊,你們到底打算怎么救治我爺爺,什么時候能給我一個明確的方案? 這一下,會議室里又是一片寂靜,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偏偏沒有人能夠拿出一個明確的方案,所以,大家不由得感覺整個世界都灰暗起來,李老的身份非同尋常,如果因為拖太久沒有救治方案而導致李老離世,后果會很嚴重。

   咳……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一個聲音咳嗽了幾下,李小姐,其實,我可以 治好你爺爺! 一石激起千層浪! 唰唰唰!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說話的人身上。

   蒼天啊,大地啊,這是哪位神仙姐姐聽到了大家的禱告,派來了救世主啊!! 然后,很快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為,剛剛說話的,是一個頭發亂糟糟,好似一團亂草,臉帶倦容,還不停地打著哈欠的青年醫生。

   尼瑪,這逗逼確定不是來搗蛋的嗎? 柳泉院長也愣了一下,忙問身邊的腦外科主任 王秋生道:老王,這家伙是我們銅仁醫院的嗎?他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看著有點陌生! 柳院長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問道:你是我們同仁的醫生? 是的,我叫 王瀟! 腦科主任王秋生忍不住了,他呵斥道:年輕人,你是哪個科室的?也敢口出狂言治好李老的病? 王瀟笑瞇瞇地指了指自己的胸卡道:我是上個月剛分配過來的 實習醫生! 王秋生大怒,不屑地斥責道:實習醫生?哈……原來是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實習生啊,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誰讓你進來的?還不快點滾出去! 王瀟揉了揉亂糟糟的頭發,冷冷地道:我雖然是個實習醫生,不過也算是銅仁醫院的一份子,也想為醫院盡一份力! 說著,他又瞥了王秋生一眼道,而且,實習生怎么了?實習生就不能進來了?何況李老住進特護病房已經差不多一整天了,你這個腦科專家研究了一整天了,也沒見你研究出什么可行的方案來啊!這么看的話,你這個專家也未必比我這個實習生強到哪里去嘛?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犯我一尺,我還他十丈。

   王瀟自然不會給王秋生好臉色。

   混蛋!你這個實習生竟敢和我頂嘴?好大的膽子!王秋生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王瀟聳聳肩,笑瞇瞇地道:王醫生你說笑了,你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和你頂嘴而已,貌似也不需要太大的膽子吧,你以為你是總理還是主席啊? 王秋生雖然怒急了,但是被他這么一說,卻反倒冷靜下來,畢竟現場還有裴局長和柳院長在,確實輪不到他這個腦科主任發飆!于是,他冷笑地盯著王瀟,用一種近乎挑釁的言辭道:很好,這么說來,你這個小小的實習生,倒比我這個專家更熟悉李老的病情嘍?你有什么方案,不妨說出來給大家聽聽! 我確實是一個小小的實習生,王醫生你不用再三強調這一點!就算我是實習生怎么了,難道就不能為李老的病情獻策獻力了?對吧,李小姐? 李佳欣愣了一下,她很不喜歡這個有點囂張的年輕人,不過,她還是緩緩地向王瀟走了過來。

   你真的能治好我爺爺?她皺著眉頭,上下仔細地打量著王瀟,一臉的不信任。

   王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沒錯!我確實能治好他,怎么了? 李佳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你知道我爺爺是什么人嗎?你知道如果出現問題,你要承擔什么樣的后果嗎? 王瀟撇撇嘴道:你爺爺么,他是誰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在醫生的眼里,他就是一個垂死的病人,僅此而已!至于后果,我既然敢說能治,自然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李佳欣帶著一絲譏嘲道:口氣到不小!你才多大啊,還沒渡過實習期,就敢出來給人治病? 王瀟訝然道:好好的,你問我多大干嘛?莫非你想當我的女朋友?可惜我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比只知道板著臉的你更漂亮…… 李佳欣的臉色一下子就青了,她被王瀟激怒了。

   王瀟卻好像沒什么知覺,繼續道:何況,年齡和才能有什么必然的關系嗎?正所謂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我年輕但不代表我的醫術不行吧? 李佳欣冷冷地看了王瀟一眼道:不用了,我想你這種夸夸其談的人,不太適合給我爺爺治病,你沒有這個本事! 王瀟聳聳肩道:那你覺得什么人有這個本事?你指望專家組么?他們如果有本事治好李老,你就不用在這里跟我廢話了! 這一番話,等于是把在場所有的專家組醫生都給罵進去,專家們瞬間石化,然后異口同聲地討伐起來: 靠,這個混蛋,太囂張了! 柳院長,這小子從哪里冒出來的,這事不能就這樣算了,必須對他嚴加懲治! 對,把他趕出去!剝奪他的實習資格! …… 王秋生見他犯了眾怒,頓時興奮起來,趁機落井下石道:我真不知道你這個區區實習生,為什么有這么強大的信心?但是說實話,我對你一點信心都沒有! 你看看你的樣子,雞窩一樣的頭發,亂糟糟、臟兮兮的白大褂,整個人萎靡不振,不停地打哈欠,就好像一個吸毒的癮君子,你看起來連醫院的護工都不如,你讓我們大家和李老的家人怎么相信你?真的相信你,那才是拿李老的生命開玩笑! 王瀟本來笑瞇瞇地在看戲,但是聽到他說完這一段話之后,臉色頓時變得冷酷起來,剛才頹廢的神情一掃而空。

   他兩步走到王秋生的面前,目光深邃而犀利地盯著他,哼了一聲道:我之所以會是現在這樣雞窩頭,萎靡不振,是因為你們這些狗屁專家,美名其曰為了李老商討救治方案,只知道躲在這里開會,結果把醫院里其他的病患全都丟在一旁,不管不顧! 今天凌晨,要不是我和內科其他實習醫生聯手做了三臺手術,你(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們能輕輕松松坐在這里扯蛋?我到現在已經二十四小時沒有休息了,結果還要被你們呼來喚去,替你們打雜跑腿!你們拋下醫院的日常,卻對李老的病沒有絲毫貢獻,束手無策,難道就沒有一點點內疚嗎? 王秋生被罵的一愣一愣的,確實,普通病人怎么能有李老的病情重要,所以加入專家組之后,很自然就把其他的病患拋到一邊了。

   你……你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根本就沒有資格單獨進手術室,你這是違反……王秋生還想反擊,但是說著說著,他自己都覺得這反擊很蒼白,所以最后干脆閉嘴了! 王瀟也不理他,又來到李佳欣的面前,指著李佳欣罵道:李老先生的病情十分嚴重,已經到了無法拖延的地步!可是現在,明明有醫生說可以治,你卻攔著不讓,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做,等于是在謀殺你爺爺?!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氣勢卻十分驚人,仿佛有一股凌厲無雙的澎湃氣場,將李佳欣籠罩在內。

   李佳欣瞬間被他的其實所壓倒,一時想不到合適的話來反駁。

   王瀟繼續道:你的態度把我惹毛了!我覺得非常不爽!雖然現在我能治好你爺爺,現在我都不想幫他治! 李佳欣不由得身子一僵。

   王瀟瞥了她一眼道:當然,如果你非要我救人也可以,不過,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李佳欣下意識地問道:什么條件? 王瀟義正詞嚴地道:我救你爺爺,你當我老婆! 這話一出,全場愕然。

   大家都知道李佳欣個性暴力,從來沒有人敢忤逆這個大小姐。

   今天這個實習醫生居然這么彪悍? 不想混了? 你少做夢,你以為你是誰啊?李佳欣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越發覺得王瀟是個卑鄙下流的混蛋。

   我叫王瀟,是一個可以治好你爺爺的醫生,你以為我是誰啊?王瀟大言不慚道。

   呵呵,你的醫術怎么樣我不知道,但是你吹牛的技術,絕對是天下第一! 王瀟冷冷地看著她,并不說話,直到她被看得渾身發毛,猛地瞪眼睛的時候,王瀟才道:難怪你火氣這么大,原來是莫名其妙停經了的緣故啊!怎么,大姨媽很久不來,還挺想念她的吧?幸好你遇到我了,我不但可以治好你爺爺,也可以把你治好,否則的話,你就算嫁個別人,最多也是個中看不中用的擺設…… 李佳欣臉都青了,她沒想到王瀟會這樣當眾揭穿自己的隱私,這讓她以后怎么見人?于是,她忍無可忍地狂吼道:混蛋,我要殺了你! 說著,她猛然一腳抬起,腳后跟凌空向王瀟的腦袋劈下去!正是跆拳道中經典的下劈動作。

   作為跆拳道黑道三段的高手來說,這個動作是極具殺傷力的,普通人一旦被踢中,不死都要腦震蕩。

   王瀟微微側身閃避,同時伸手輕輕一抓,就將李佳欣的玉腿抓在手中,同時,他的食指輕輕地搭在了她的腳腕脈搏上。

   李佳欣試著掙扎了幾下,竟然沒能掙脫,她的臉頓時紅透了,太丟人,在這么多人面前,自己的腿被一個臭小子抓在手里把玩! 靠,這讓她以后還怎么出去見人? 不料王瀟卻是皺起眉頭道:難怪會停經了,原來是練習跆拳道的時候受過重傷,傷到了子宮附近的經脈! 啊!李佳欣傻眼了,一時之間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因為王瀟說的都是真的。

  她在十七歲的時候,因為練習跆拳道而受了傷,傷愈之后,月事就不怎么準了,她試過很多調理的辦法,但是都不起效。

  最近半年來,更是直接停經了。

   可是,這個看起來卑鄙下流齷齪的混蛋,怎么可能會看出這些來? 正想著,她陡然覺得王瀟的目光有些不對勁,原來她今天穿的是熱褲,下面有點走光…… 混蛋,我要殺了你……李佳欣面紅耳赤,另一只腳離地,凌空飛轉了三百六十度,一腳向王瀟的腦袋踢去,這要是踢中了,以她跆拳道黑帶三段的力道,只怕王瀟的腦袋會變成西瓜一樣碎掉。

   我用手狠狠壓住她的纖腰讓她不能掙扎動彈,忽而又手抓住 妻子的豐滿,腰部猛一用力。

  她在壓抑著自己的聲音,為自己最后的矜持和尊嚴抗爭著,可是身體卻愛上了此刻的情景。

  帶著一種強烈的滿足感,妻子朝后面揚起脖子,急促地嬌喘,美麗的臉龐高揚,嬌小的玉嘴像是鯉魚呼氣一樣大張著,口中不時發出一陣陣沉悶的哼聲。

  不知是不是情緒上受到了ci激,這一次妻子很快就到了。

  妻子雙手手指緊扣在抱枕上,如同溺水的人,雙手四處亂擺,兩只白嫩的腳死死的蜷縮著,腳背彎曲似緊繃的弓,汗水將我們的身下完全打濕,床單上更是出現一灘水泊。

  我敢說,這是我和妻子第一次感受到這么強烈的感覺,做完之后終于心滿意足 睡了過去。

  幸好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們四個人都折騰到凌晨才睡,第二天毫無意外地都睡到了中午。

  有了這一次瘋狂的經歷之后,再面對 程亮夫妻的時候,我心里總覺得哪里變得奇怪了,耳邊好像總會響起田麗那魅惑的叫聲,不知道他們在那啥的時候會是怎么樣的場景呢?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緒,想著如果沒有中間那層 隔板,或許就可以好好地觀看一場活春宮了,真是可惜。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快起床,我都快餓死了。

  ”妻子站在床邊,已經換好了平時穿的衣服。

  “他們兩個呢?”“不知道,估計是不好意思,出去吃飯了吧。

  ”洗漱的時候果然沒再看到田麗的身影,這個周六白天就這么尷尬地過去了,晚上的時候田麗二人忽然拎著一些菜回來,說是要做一頓家鄉菜好好慰勞一下咱們,妻子自然而然地跟到廚房幫忙去了,而我和程亮兩個大男人則是去陽臺抽了支煙。

  我覺得程亮看向我的眼神有點奇怪,下意識地覺得他肯定在想昨晚的事。

  果然,不到一分鐘,程亮就主動問道:“ 楊哥,你們昨晚戰況挺激烈的嘛,爽不爽?”我摸了摸鼻子,想到昨晚的暢快感,情不自禁露出一個淡淡笑容,對于這種事情,作為男人的我們總是心照不宣地想到一起去。

  “彼此彼此,看起來你把人田麗折騰得夠嗆,你這各自高高大大的,田麗看起來就跟未成年似的,你也下得去這么狠的手。

  ”我猛吸了一口煙,又暢快地吐出一圈白霧,只覺得神清氣爽。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麗個子嬌小(夾逼自慰),某個地方也小,你說說那種感覺能不爽嗎?”我一個大男人聽到這么直白的描述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偏偏 這個時候妻子說是要出去買點調料,正好從我們身邊經過,也不知道她聽沒聽清楚程亮的話,反正她悄悄看了我們一眼在,隨即低著頭小跑離開了出租屋。

  過了一會兒,程亮沖我猥瑣一笑,用肩膀懟了懟我的肩膀,挑眉示意我看向廚房里正忙活著的田麗的背影。

  “怎么?”我不明所以。

  “上次你們不在,我就是把她壓在那里,她個子稍微矮了一點,站著不太方便,但是放到灶臺上吧,又剛剛合適。

  ”程亮一邊說著,一邊tian了tian嘴唇,神色頗為玩味,似乎在回味當時的滋味。

  我聽得莫名羞澀,覺得程亮這人太會玩兒了,這種話也可以風輕云淡地說出來,沒想到他接下來的話讓我更加震驚于他的開放。

  他始終看向廚房,若有所思地說:“看嫂子的身高,應該剛剛合適吧,真想試試。

  ”“你別開這種玩笑。

  ”我知道自己的語氣瞬間冷了下來,我想沒有哪個男人會高興聽到另一個男人對自己的妻子展現出這樣危險的想法。

  在這一刻我才清醒地意識到程亮不僅僅是一個在床上會玩兒的人,更是一個充滿了危險的男人。

  而這個男人,似乎盯上了我的妻子。

  “怎么,難道楊哥你不想試試?我倒是挺建議你們試試的,保證楊哥你能爽到。

  ”程亮對我擠眉弄眼,強行將之前那句話的男主角換成了我。

  “你剛剛什么意思?”見我臉色不太好,程亮趕緊把話題給圓回來,笑著說:“還能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你,楊哥,我這不是開個玩笑么,大家都這么熟了,知根知底的,我是什么人你還不放心么。

  ”說著,他還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看我小氣很好玩的樣子。

  雖然話是這么說了,可我又不是沒有注意到他剛剛說話的神態和語氣,哪里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我不太想搭理程亮,也不知道正在廚房里面忙活的田麗有沒有發現程亮這樣的一面,。

  因為我的沉默和低氣壓,剛剛熱絡的氣氛立即就變得冷淡起來。

  幸好這個時候田麗從屋子里出來:“嫂嫂還沒回來?楊哥,你給嫂嫂打個電話吧,讓她順便買點酒回來,咱們今晚好好吃一頓。

  ”我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煙,將煙頭按滅之后說:“不用打電話了,我下去看看,咱們要喝的酒她一個人也拿不上來。

  ”說完,我用很快的速度離開走廊,朝著小電梯而去。

  “楊哥怎么了,看起來有點不太高興?”我聽見身后的田麗疑惑的語氣,程亮無所謂地回應著:“大概是在生悶氣吧,真不明白,就算我說的是真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大家都是朋友,玩玩兒而已還能掉塊皮不成。

  ”接下來的話我沒聽見了,但是程亮對我的“嫌棄”還有他的那一番言論著實給我的三觀都造成了沖擊,說實話,這些年來雖然我生活一直都過得去,但畢竟在來北京之前,是中規中矩的人,平時就算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出去玩玩兒,也不會涉及到這方面的玩法。

  更何況程亮還是這么一種風輕云淡,好像是在嫌我是個土鱉的感覺。

  不知道他們夫妻 兩個人到底是怎么形成這樣的觀念,但我的第一反應是萬萬接受不了。

  這個時候的我絕對不會想到,在不久的將來,自己也會成為程亮這樣的人,體會到不同的樂趣,并且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此刻的我只是懷著滿心煩躁快速下了樓,出電梯的時候正好遇到回來的妻子,本想我自己一個人去買酒,可一想到程亮剛剛的表現,我的占有欲便開始作祟,一把拉住了妻子的胳膊。

  “怎么了,你拉著我干什么,人家麗麗還等著我的調料炒菜呢!”妻子一頭霧水地看著我。

  “先不著急,你陪我去買點酒,我忘帶錢包了。

  ”我撒了個小謊,就是不想在我不在場的情況下,給程亮和我妻子相處的機會。

  誰知道程亮會不會無意間給王蕓做出點什么暗示來?雖然覺得我有點奇怪,但是妻子還是跟著我倒了回去,最后我們兩個人一起回到了出租屋。

  程亮好像沒有說過之前那些話一樣,對王蕓是一口一句“嫂子”叫得格外親熱,而恰巧程亮和我妻子的工作又是類似的,兩個人很快就聊了起來。

  屋子里氣氛很好,我再繼續板著一張臉也不是個事兒,便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漸漸地也就將程亮的那句話暫時拋在腦后了,看程亮似乎也老老實實的,在交談過程中并沒有對王蕓做出什么來,反倒是總不停地調笑田麗,夫妻二人做個飯都不斷放閃,我才終于放下戒備。

  可能真的只是一句玩笑吧。

  又或許程亮體會到了廚房play的新意,真心想要建議一下我們夫妻兩個人試試,而不是在說他想跟王蕓試試。

  我懊惱于自己的過激反應,對程亮感到抱歉的同時,忍不住想著那天一定要找機會試一試,在廚房做喜歡的事情,想想那個場景都覺得很ci激。

  我暗搓搓地期待了起來。

  晚飯格外的豐盛,再加上大家都因為昨晚的事情有點亢奮,不知不覺就喝了起來,越喝越熱鬧,天氣的原因,屋子里的風扇轉個不停也無法阻擋酒后的燥熱,我和程亮索性都脫了上衣,坐在小桌子旁邊聊邊喝。

  “喲,楊哥看起來單薄,身上怎么全是肌肉呀!”田麗指著我的腹肌,有點詫異。

  她喝了點酒,就跟小孩子一樣咋咋呼呼的,因為這句話,另外的兩個人也同時轉過頭看向我。

  程亮笑著說:“你不就喜歡這種精瘦型的么,要不要過去摸摸?”我以為只是開玩笑,誰知道田麗一臉天真地看向我,問道:“楊哥,我可以么?”她的眼睛很大,在燈光下忽閃忽閃的,臉上泛著紅光,微微朝我的身邊靠著,寬松的睡裙讓她的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呀,楊哥居然臉紅了!”田麗像是發現了什么好玩兒的事情,一下子雀躍起來。

  妻子似乎也覺得戲弄我挺好玩的,也可能喝多了的緣故,磕磕巴巴跟著起哄:“摸一個摸一個,楊川,你別這么、這么小氣嘛,讓麗麗摸、摸一下又不會怎樣!”無奈,我默許了田麗的這個要求。

  她的手跟她的個子一樣,屬于比較小巧柔嫩的那種,從我腹肌上劃過的時候,直接讓我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有種異樣的ci激,更令人神志崩潰的是,她竟然朝下游走起來。

  “差不多了吧……”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說其實剛剛她的手腕已經碰到不該碰的地方了,但話到了嘴邊又打了個轉繞了回去,舌頭跟打結了似的,說不好一句完整的話。

  “不行了,你們繼續,我先去趟廁所。

  ”妻子站了起來。

  “呼……好熱。

  ”田麗整個臉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喝酒給喝的,無意間伸手往身后扯了扯。

  于是我清楚地看見了她是如何不耐煩地將自己的內衣給解開了。

  妻子出來的時候也已經解開了內衣,當時屋子里的確有點熱,大家也就都沒在意這些細節,該吃吃該喝喝,一直折騰到大半夜才恍恍惚惚地先后去廁所洗了澡,喝得有點多,我連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都沒印象,就想好好睡一覺。

  但喝了太多的酒總免不了要起來放水,這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起來過多少趟,只迷迷糊糊記得最后一次起來上廁所的時候,正好在門口遇到了程亮,兩個人相互拍了拍肩膀,擦身而過。

  等到我回來的時候幾乎是按照身體的機械記憶回到了床邊,但是發現上面已經有兩個人了,當時迷迷糊糊的倒也沒仔細看看,半睜著眼睛很是自然地調頭到了床的另一邊躺下。

  說來也奇怪,起了這一次之后,我們四個人就都安安穩穩地睡了過去,到了凌晨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有點涼颼颼的,胡亂摸了許久沒摸到被子,索性一把將旁邊的人圈在懷中,這樣一來才覺得稍微溫暖一點。

  又滿足地睡了過去。

  “啊!”“嘭!”一聲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我安穩的睡眠,緊隨著的還有中間隔板被撞擊到的聲音。

  我睜開眼,看著已經被撞倒的隔板有點無奈,正準備問問怎么一驚一乍的時候,忽然看到了妻子在隔板的另一邊。

  妻子看起來有點慌亂,“噌”的一下坐了起來:“程亮,你怎么在這兒!”“唔……大清早的,你們鬧什么呢?”田麗也醒了過來,因為聽到她說話的聲音我才意識到被我圈在懷里的人一直都是田麗而不是我的妻子!四個人相互看了看,我抱著程亮的妻子,程亮的身邊坐著的是我的妻子,這個畫面免不了有點尷尬,但我的心里隱隱升起了一股異樣的ci激感。

  妻子有點不好意思,再加上是第一個醒過來的人,意識恢復得差不多了,立即說自己想去廁所,迅速逃離了這個尷尬的場面。

  “咳咳,看來昨晚咱們是真的喝多了,抱歉抱歉。

  ”我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松開了原本圈住田麗的手,掌心從她后背上劃過,還真別說,這丫頭皮膚真好,細細滑滑的,摸起來一定很舒服。

  田麗終于反應了過來,微微紅了臉:“沒、沒事的,反正咱們也就是靠在一起睡了一覺,又沒做什么。

  ”這一晚的意外所帶來的不僅僅是我們四個人關系上的微妙變化,還有床中間隔板的斷裂,本來我們想再去買一塊壓縮木板當隔板,但程亮說最近太熱了,有隔板會讓空氣更加不流通,索性換成了一張簾子。

  換成簾子之后,每晚旁邊的曖、昧氣息便更加明顯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這樣的情況又持續了將近一個月。

  我迎來了這個工作的第一次出差,需要去天津三天時間,想起程亮之前對我說的那些葷話,我覺得需要好好提醒一下妻子,平時多 小心程亮一點。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人程亮鬧什么矛盾了,一直讓我小心他,大家都朋友,又是住在一起的,多尷尬。

  ”妻子不明所以,對我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

  “原因我一時半會兒也解釋不清楚,總之你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就行。

  ”“好了好了你,趕緊走吧你,我等你回來。

  ”這次出差關系到我的季度考核,所以這三天時間我都格外地投入,就連跟妻子聯系的時間都少得可憐,等到我回去的時候是周五的傍晚,妻子和程亮都不在,只有田麗一個人在廁所洗澡。

  “老公,是你回來了么?”田麗的聲音傳來。

  “是我。

  ”她聽出了我的聲音,有點不好意思:“是楊哥回來了啊,我老公他們還沒回來么?”屋子里的確只有我們兩個。

  “那就要麻煩你幫我拿一下衣服了,我這人迷迷糊糊的,剛剛忘記把衣服給帶進來了,就在床上。

  ”田麗又說。

  我想著她總不能直接這么出來吧,就轉身將衣服給拿了過去,田麗雖然個子小小的,但是該有的地方一點不少,可以說是比很多人都要豐滿,起碼從我手上拿著的這件內衣罩杯就看得出來——似乎比我妻子的還要大一點。

  看這個材質,半透明的蕾絲布料,莫名的性感。

  我不由得有點想多了。

  田麗從里面伸出手來:“找到了么?”我立即甩開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將衣服遞到她的手里:“不好意思,有點慢。

  ”“謝謝啦。

  ”田麗將衣服接了過去,廁所的門還沒來得及關上,忽然傳來一陣重物墜地的聲音。

  “啊!”田麗摔倒了。

  我下意識地靠近了門邊:“怎么了?”“唔……”田麗似乎疼得喘不過氣來,緩了許久才回應我,“我不小心踩滑了,撞到浴缸上面,好疼啊。

  ”“起得來么?”“楊哥,你可不可以進來幫幫我,我站起不起來,嘶……太疼了。

  ”我聽見田麗倒抽一口冷氣的聲音,不由得跟著緊張起來,她是那么的嬌嫩,要是磕著碰著,肯定會比一般人痛很多。

  “那我進來了?”我在門口猶豫了。

  “嗯!”進去的時候果然看見田麗倒在地上,手抓著衣服擋在重點部位,而穿到一半的內褲還掛在她的腿間,這會兒被地上的水漬給沾濕了大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