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網友自述:6種小氣男最讓女人倒胃口摳門男友小氣

	網友自述:6種小氣男最讓女人倒胃口摳門男友小氣

夜深了,趙年年時不時往火堆里加柴,不給野狼偷襲的機會。

  直到天蒙蒙亮時,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 駱冰一覺睡到大天亮。

  她睜開眼睛,看到晨霧中有幾頭 野豬將兩人圍住。

  “ 隊長!”駱冰輕聲說,用胳膊碰一下還耷拉腦袋睡覺的 趙豐年。

  趙豐年剛睡下就被迫睜開眼睛,兩眼通紅,一看到五六頭野豬向兩人圍攻過來,立即清醒了。

  “駱冰,怎么辦?”駱冰動了一下崴傷的腳,疼痛消失,立即說:“隊長,我的腳好了,拿起槍,我們慢慢站起來。

  ”“好的!”趙豐年和駱冰把槍拿到手,背靠背慢慢地站起來。

  兩把獵槍舉起,對準面前的野豬,隨時準備扣動扳機射擊。

  河道上,草叢中,六頭野豬張開尖尖的長嘴,露出彎彎的獠牙。

  “隊長,以小河為界,我對付河這邊的,你對付河那邊的,剛好每人三頭。

  ”“好,聽你的!”“把子彈裝好,等它們再上前兩米,我們就同時開槍,動作要快。

  ”“好!”駱冰知道隊長失憶了,所以有意提醒他,怕他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駱冰面對的三頭野豬一字排開。

  突然,一頭野豬向她發起了進攻,猛撲過來。

  駱冰舉起槍遠程射擊。

  砰!子彈 打中野豬的腦門,野豬陡然從半空中摔倒地上。

  一頭野豬斃命,另外兩頭看后一起向駱冰猛撲過來。

  而趙豐年面對的三頭野豬呈品字站立,站在靠前的那一頭野豬瞎了一只眼睛,正是他那天在山下遇到沈 瑞雪看到的那頭野豬。

  砰砰!駱冰又連接開了兩槍,沖向她的兩頭野豬應聲而倒,槍法準到暴。

  這時,駱冰回過頭來。

  她只見隊長面前的三頭野豬還是一動不動,雙方像是如臨大敵,都不敢輕舉妄動。

  突然,瞎眼野豬身后的兩頭野豬失去的耐心,向趙豐年猛撲過來。

  砰!駱冰轉身開了一槍,一頭野豬應聲倒下,另一頭沒事,繼續沖過來。

  砰!緊接著,又是一槍。

  這一槍是趙豐年開的,但沒打中,野豬沖得更猛了。

  砰!駱冰補了一槍,打中撲到趙豐年面前的那頭野豬,野豬中槍滾到一邊。

  臥槽!老子是特種兵,這么大的一頭野豬卻沒打中,怎么回事?這時,駱冰的槍沒子彈了,奪過隊長手里的槍,瞄準還站在原地的那頭瞎眼野豬射擊。

  砰!射程太遠,沒打中,瞎眼野豬聞聲轉身就跑,一下子就竄進密林不見了。

  而倒在趙豐年面前的那頭野豬沒被駱冰的獵槍子彈打死,從血泊中站起來,咬向他的手臂。

  千鈞一發!趙豐年無暇思索,后退已經來不及,握緊拳頭對準迎面跳上來的野豬的左眼轟去。

  嗞!眼珠迸裂,飛濺出來。

  野豬殺豬般的慘叫一聲,龐大的 身體嘭地一聲,摔到地上。

  啪!駱冰又補了一槍,那頭野豬中了兩槍,挨了一拳再也起不來。

  這時,又有兩頭野豬從血泊中猛然站起來,一頭跳起來咬上駱冰的手臂,另一頭咬上趙豐年的大腿。

  險象環生!趙豐年看在眼里,做出最慘痛的選擇。

  他顧不上自己的大腿,緊握的拳手轟向撲到駱冰面前的野豬,一拳將野豬打翻在地,而另一頭野豬咬上了他的大腿。

  臥槽!頓時,趙豐年如截肢般的疼痛。

  駱冰眼睜睜地看到野豬咬破了趙豐年的桶褲,牙齒扎進他的血肉里。

  砰!槍口頂到野豬的腦門上,駱冰又猛然開了一槍,咬趙豐年大腿的那頭野豬倒到地上,徹底斷氣。

  這時,趙豐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得額頭直冒虛汗。

  “隊長——”駱冰扔下槍,蹲到隊長面前,撕破他的大桶褲,看到上面幾個血肉模糊的窟窿,血腥無比!“隊長,挺得住嗎?”駱冰眼睛驚慌失措,泛白的嘴唇微微顫抖。

  “沒事。

  ”趙豐年一張臉痛得扭曲,牙齒咬得咯咯地響。

  這場罕見的人豬大戰,野蠻而慘烈,冷酷而血腥,森林里的鳥全被驚飛了。

  放望看去,血流成河!這時,山霧散盡,早晨的太陽從樹縫里透進來,在樹葉上折射光芒。

  “隊長,我背你回去!”駱冰把獵槍藏到樹林里,背起75公斤重的趙豐年站起來。

  她身體負重,明顯后退了兩小步。

  “不行,駱冰,放我下來。

  ”駱冰咬咬牙,說:“隊長,我能行。

  ”駱冰昨天崴的腳還在微微作痛,但比起隊長腿上受的傷,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隊長的身體如一座大山壓在她的背上,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感覺每邁出一步都是艱辛無比。

  突然,她腳下一滑。

  兩人滾到路邊的草叢中,趙豐年雙手抱住駱冰,讓她壓到自己的身上。

  “隊長,你沒事吧!”趙豐年躺在地上搖搖頭。

  駱冰真的太累了,索性把臉貼在隊長的胸脯上休息幾分鐘。

  她聽到隊長的心臟“砰砰”地跳,聲音跟打鼓似的。

  這時,駱冰萌生一個大膽的想法,趁機把隊長拿下!想到這,駱冰的臉燥熱起來,開始對趙豐年下手。

  “隊長,你其它地方沒事吧?”呃?趙豐年看到駱冰臉頰緋紅,細細嬌喘,問完這句話,她貝齒輕咬,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她這是要干什么?“沒事。

  ”趙年年回答。

  “我幫你檢查一下。

  ”“不用。

  ”駱冰像沒聽到似的,一只手小由上而下,在趙豐年的身上摸索著。

  不要!趙豐年心里喊到,他腿上的傷還在抽搐疼痛,她怎么選擇在這個時間對他手,太不是時候了吧!趙豐年無力地閉上眼睛,容忍駱冰手上的瘋狂。

  不行!趙豐年睜開眼,猛然抓住駱冰的手, 說道:“駱冰,你,你去村里喊人來幫忙,我在這里等你。

  ”駱冰尷尬地笑了笑,說:“隊長,我還是背你走吧!”說著,駱冰從趙豐年身上爬起來,在他身邊蹲下,讓隊長爬到她的背上。

  駱冰站起來,雙腿微微打顫,她高一腳低一腳向前邁步。

  走出密林,趙豐年看到斜坡上有兩個人在割牛草,立即喊過來幫忙。

  這兩個村民,一個叫楊老松,一個叫張大山,都是三十多歲了,趙豐年小的時候他們都成年了,所以認得。

  兩人也認出趙豐年,所以輪流背他下山。

  最后,張大山把趙豐年背進屋,放在他的地鋪草席上。

  “兩位阿叔,謝謝你們了!”“不謝,不謝!”楊老松和張大山笑著走了,救了村長一次,他以后一定會報恩的,所以兩人心里都樂滋滋的。

  趙豐年發現阿媽和沈瑞雪都不在家,要駱冰把他的手機找來,撥打沈瑞雪的手機號碼。

  手機響了許久,沒人接聽。

  “隊長,你等等,我去村里叫醫生來。

  ”“不用。

  ”趙豐年在等沈瑞雪回電話,她沈瑞雪就是醫生,不用去叫村醫。

  果然,過了一會兒,趙豐年的手機響了,是沈瑞雪打過來的。

  “喂,沈瑞雪,你在哪里?”“我在貧困戶家里。

  ”“快回來!”“家里發生什么事了?”“我被野豬咬傷了!”“什么?”對方掛掉手機,但很快就聽到有人跑上樓來。

  “趙豐年,你沒事吧?”沈瑞雪氣喘吁吁,跑進房間來焦急地問道。

  當她看到趙豐年的一條腿被血浸紅了,跑進自己睡的房間拿一個藥箱出來。

  駱冰看沈瑞雪為隊長處理傷口,她先用酒精在傷口上消毒,然后往上面散一層白藥,最后用白紗布包扎好。

  專業的就是不一樣!這時,駱冰對沈瑞雪說:“隊長我就交給你了,深山里還有五頭野豬等著我請人去抬下山,我走了。

  ”“駱冰,辛苦你了!”趙豐年苦澀地說。

  “隊長,你好好養傷,我去城里一趟就回來。

  ”“好,你小心點!”沈瑞雪聽到趙豐年對駱冰的滿心關懷,從藥箱里拿出一支大號的藥針出來。

  “你要干嘛?”“你被野豬咬了,我給你打一針。

  ”“不要!”趙豐年大聲說,他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對藥針他害怕極了。

  “轉過身去,把褲子脫下來。

  ”“干嘛?”“打屁股。

  ”“沈瑞雪,不要呀!”聽到趙豐年顫抖的求饒聲,沈瑞雪覺得可笑,想他一個鐵骨錚錚的一代野戰兵王,竟然怕打針,太離譜了!沈瑞雪把趙豐年翻過身去,然后動(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手扯下他的褲子。

  “你干什么,耍流氓呀!”“別動!”沈瑞雪一手按在趙豐年的屁股蛋上,舉起藥針刺下去。

  “阿媽,救我!”趙豐年一聲慘叫,沈瑞雪毅然把針筒里的藥水推進了他的身體里。

  “好了,自己把褲子拉上去。

  ”沈瑞雪說著提著藥箱走出趙豐年的房間。

  趙豐年翻身來躺在床上,心里有些憤慨,自己還沒出手,她竟然先得手了,這不是借機耍流氓嗎?等他腿傷好后,絕不會放過她。

  …駱冰在村里請到十個壯漢,每人付兩百元,帶領大伙上后山把五頭死野豬抬出山,再一鼓作氣抬到515國道岔路處,攔一輛貨車運往城里。

  當駱冰把五頭黑毛野豬運到香格拉大酒店門口下車,從里出走出來一個美女。

  她就是駱冰的表姐,沈瑞雪的閨蜜,香格拉大酒店的總經理—— 顧欣怡

  這個精明能干的女人,今天穿一套深色的職業套裝,頭發挽起露出雪白的長頸,臉上畫著淡妝,看上去氣質嫵媚又不失優雅。

  下面是一條窄裙,剛剛好包裹住她那迷人的部位,勾勒出美妙的曲線,露出來的小腿,套著肉色的薄薄絲襪,筆直而修長,曲線緊繃形成一條完美的弧線。

  貨車司機和兩個搬運工眼睛都看直了,這樣的大美女,就算在這人口600多萬的陽光市,也是少見,真是人間極品呀!就沖她這副身材和相貌,貨車司機發誓也要進香格拉大酒店去吃一餐。

  “天呀!冰冰,你去哪里給我弄來這么多的野味?”顧欣怡比駱冰大一歲,但從小到大一直叫她的小名,讓駱冰精神倍受折磨。

  “表姐,我上山弄來的,全部是你的了!”駱冰想一次性處理掉,所以臉上帶著笑容,客氣地說。

  “這么多,我可吃不下。

  ”顧欣怡搖搖頭,俏臉露出為難之色。

  駱冰臉色一沉,說:“不要嗎?”“我最多只能要兩頭,其它的你自己拿到市場去賣。

  ”呃?要我去賣肉,你顧欣怡也不看看我駱冰是什么人。

  “不要拉倒。

  ”駱冰冷冷地說,走過去攔住貨車司機,大聲說:“師傅,每斤35元,你全部拉走。

  ”貨車司機一愣,他知道野豬肉的市場價,高的時候是每斤80元,最低價也是60元一斤,35元賣給他,是給他一個大便宜呀!他如果讓他那幾開貨車的兄弟分別拉到附近各大小城市去買,肯定能對半賺,暴利呀!“好,我要了!”貨車司機爽快地說,讓幾個搬運工到商店里借來一把桿秤,然后把一頭野豬扛上去一稱。

  “326斤。

  ”貨車司機報數說。

  “師傅,你也別稱了,平均一頭320斤,一共是5頭,1600斤,56000元。

  ”駱冰心算相當利害,上小學的時候拿過全市珠心算大賽一等獎。

  他急著把野豬處理掉,好回飲水村去照顧腿受傷的隊長趙豐年。

  更重要的是,她想給表姐顧欣怡一個下馬威,看她臉上后悔的表情。

  果然,顧欣怡看駱冰當著她的面把難得買到的野豬肉賤賣,又急又氣。

  她這不是跟錢過不去,而是跟她過不去,自己不就是小時候在外婆家搶了她一個布娃娃嗎,用得著氣到現在嗎?再說,自己前男友被她勾搭去又甩掉,已經報了一箭之仇,怎么還這么難以相處呢?“冰冰,你瘋了,明明可以賣十萬的,你要賣五萬…”“我樂意,你管不著。

  ”貨車司機趁兩人說話,已經跟到銀行取來六萬塊錢,把五萬六遞到駱冰手上,駱冰算也不算就直接放進背包里。

  顧欣怡眼睛微微泛紅,還想說點什么,但已經毫無意思了。

  這時,駱冰的手機響了,她看是 蘇靜初打來的,馬上拿到耳邊接聽。

  “駱冰,你在哪里呢?”“我在香格拉大酒店辦事。

  ”“怎么,跟男人開房呀?”駱冰眉頭一皺,罵道:“我沒你那么賤,找我什么事,快說。

  ”蘇靜初在手機里咯吱一笑,說:“明天飛往新西亞的飛機上有一筆交易,要不要干?”駱冰看了一眼顧欣怡,走到一邊去說:“飛機上交易,消息可靠嗎?”“絕對可靠,是我花大價錢從他們線人內部得來的消息。

  ”“多大的量?”“三公斤。

  ”“現金交易?”“是呀。

  ”駱冰沉思片刻,想到隊長趙豐年有沈瑞雪照顧著,回應道:“好,干!通知喬小麥匯合,我馬上到。

  ”顧欣怡看駱冰要走,走上去攔住她說:“又要走了,不進去坐坐?”“表姐,下次跟我做生意爽快點,別每次都錯過賺錢的機會。

  ”去!誰要你給機會了?顧欣怡嗤之以鼻,冷冷地說:“冰冰,別跟我較勁,有空我們一起去看看外婆吧!”“行呀,把外婆送我的布娃娃還給我。

  ”“那布娃娃早都不見了。

  ”“不還,你這輩子都別想找到男朋友,交一個我搶一個。

  ”呃?這什么人呀,還表妹呢,你搶我男朋友,我就不會搶你男朋友嗎?“不跟你說了,我有事,走了。

  ”駱冰說著,攔了一輛出租車走了,顧欣怡瞪了一眼遠去年出租車,悻悻地走進香格拉大酒店。

  十分鐘后,駱冰回到家。

  坐到二樓客廳舒適的沙發里,駱冰把喬小麥和蘇靜初從房間里叫出來。

  喬小麥在茶幾前打開一臺筆記本電腦,三人一起策劃行動方案,然后在網上訂機票。

  “早睡早起,明天不能誤機。

  ”駱冰說完走下樓,她一身的汗味,需要到溫泉池里去泡個澡。

  “駱冰,你去哪里?”喬小麥問道。

  “小麥,下來幫我搓背,這兩天我累壞了。

  ”蘇靜初嘴角盈笑,問道:“在酒店傷到了吧?”駱冰白了蘇靜初一眼,說:“你就知道那事,到國外我請幾個黑人弄死你。

  ”“好哇,還不知道是誰弄死誰呢!”蘇靜初調皮地說。

  三人走進更衣間換泳裝跳進溫泉池,喬小麥問駱冰:“那事,是什么事呀?”駱冰白了喬小麥一眼,你就給我裝清純吧!你們兩沒一個好東西!三人洗澡后,開車來到到碧水莊園吃晚飯。

  在一個豪華的包間里,三人有說有笑,一邊吃著山珍海味,一邊喝著白酒,經過門口的男士看到除了艷羨,就是驚訝。

  這三個美女,一個比一個漂亮,怎么都沒有男朋友,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她猶豫著,可是 看著老錢真誠認真的臉,她還是緩緩的將雙腿慢慢向兩側分開,接著那迷人讓老錢癡迷的風景一點點的從縫隙中顯現出來……這展開的風景頓時就讓老錢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氣,把另一只閑著的手顫顫巍巍的朝 會陰穴按去。

  老錢提出要 按壓會陰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為了不軌的想法,其實會陰穴和玉泉穴作為人體的兩大重要穴位,按摩會有對 趙雪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當然這個部位敏感,按壓后會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應。

  “唔……”隨著老錢手指朝會陰穴按去,一直緊張等待的趙雪在老錢碰到會陰穴的那一刻,整個身體開始顫抖,雙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夾緊,大腿細膩的肌膚緊緊夾住的觸感,讓老錢大呼過癮。

  “ 錢叔,慢,慢點,這地方太那個了,慢點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雖然趙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老錢知道她說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這個部位很敏感,剮剮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許是因為緊張,或許是很久沒有和老公進行房事了,只是被老錢按壓了幾下,老錢就覺得趙雪某處有些……這個發現讓老錢大口吞咽著唾沫,燈光下他隱隱能夠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壓著的邪火騰騰的再次燃燒起來。

  “ 小雪,錢叔問你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這關系到對于你的治療。

  ”老錢怕趙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編了個借口。

  “唔……錢叔,你,你問吧。

  ”老錢雖然和趙雪說著話,可是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仍然是一下一下按壓在會陰穴上,而且趙雪發現,這時候的頻率明顯比剛開始的要快了幾分,讓她覺得渾身舒坦的不行。

  “那錢叔可就問了哈。

  你告訴錢叔,你這里為什么反應那么強烈,我才剛按壓了幾下你就渾身顫抖,雙腿用力夾緊了,這和別的已婚女人不同,她們可都是按壓好幾分鐘才可能有感覺的,你怎么這么快?”老錢問完滿臉期待的盯著趙雪,而趙雪在聽到這個問題后,本來舒服的快要睜不開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

  她臉上的朝紅更濃了,眼神迷離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大約停了半分鐘,趙雪的聲音才斷斷續續的傳來。

  “錢叔,不怕你笑話,我和老公已經好久沒那個過了,這地方好久沒受到過刺激了,別說是一個大男人按壓了,就是平時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讓我夾緊雙腿……”趙雪說著臉上的紅都要滴出水來,一雙眼睛再也不敢看老錢。

  “原來這樣啊,小雪,錢叔又不是小 孩子,對于男女那些事錢叔作為過來人還是知道的,我這只是問一問好了解一下這患處情況,小雪你別緊張,放松點,再按幾下,就不按了這里了。

  ”老錢說著心里大定,暗道對付一個大半年沒有過那種體驗的已婚婦女老錢還是有把握的。

  已婚婦女和雛女是有區別的,雛女從來沒體會過那種沖上巔峰的快樂,所以想象不到那種快樂到底多么迷人。

  可是已婚婦女早就體會過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她們知道那份快樂究竟有多么的誘人,所以在沒有的時候,她們想,只要稍加引導她們就會上鉤。

  老錢的手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原本還有力氣半仰著頭盯著老錢動作的趙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時不時夾緊雙腿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動作了。

  “唔……錢叔,慢點,我現在渾身沒勁,你這按壓的太快,比我老公……”趙雪神情迷亂,說話漸漸的不經過大腦,不過在說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還是及時住口了。

  可是老錢怎么可能放過這個引誘她的話茬呢,趕緊接過來說道。

  “你老公怎么了?”老錢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的淪陷了,徹底的變成了壞蛋大灰狼,這也不怪(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他,屬實是他和趙雪接觸的太深了。

  他和趙雪此時的場景恐怕只有夫妻間才會出現吧。

  “我老公,啊……沒,沒什么。

  啊……錢叔,停,我……啊……”老錢沒想到趙雪那里反應居然那么大,趙雪的話還沒說完,老錢就覺得趙雪雙腿上傳來一陣大力,幾乎要將他的雙手給夾斷。

  我的天,趙雪這,竟然這樣就……到了嗎?老錢揣著明白裝糊涂,看著趙雪不停顫抖的身體說道。

  “小雪,你,你咋了?可別嚇我。

  ”短暫又急促的顫抖后,趙雪眼神中透著一絲渴望,猶豫不決的看著老錢,而后眼睛轉向被自己雙腿緊緊夾著的雙手,聲音弱如蚊蠅道。

  “錢,錢叔,夾疼你了吧?”老錢看著趙雪舒適過后通紅的小臉,滿臉迷茫的問道,“小雪,我不疼,倒是你咋了?這臉咋這么紅呢?”聽著老錢的追問,趙雪原本就紅透了小臉,更加紅潤了,她心里不停抱怨,都怪錢叔這個家伙,哪有一個勁按壓女人那里的呀,一直按能不高……到了嘛,這個老男人。

  老錢的問話雖然讓趙雪感到羞惱,但是她卻發現自己并不反感老錢剛才對自己的刺激,而且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她的眼睛竟然往老錢褲子上看了一眼。

  就這一眼趙雪嚇了一跳,那地方竟然比一開始又大了一倍,這下就算是不放出來,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了一圈。

  她不知道的是,剛才她不停的顫抖的時候,哼哼唧唧的叫聲,讓本就對她心懷鬼胎的老錢差點把持不住了。

  經過老錢的按壓,讓趙雪竟然來了感覺,而且對老錢竟然有了幾分企圖。

  她迷茫卻又忐忑的看著老錢,猶豫了半天才軟綿綿的開口道。

  “錢叔你,你褲子是怎么回事?”聽著趙雪的話,老錢猛地低頭,接著就看到自己那要上天的褲子,嚇得趕緊用手按了按,媽的,這壞家伙怎么這么沉不住氣,可不能把趙雪嚇到了。

  他將部位藏好,而后擔心的抬頭正要和趙雪解釋的時候,就看到趙雪眼神炙熱的看著自己,他心頭一跳,感受到了她的渴望。

  這渴望的神色讓趙雪暈紅的小臉顯的更加的嬌媚,老錢不由的看癡。

  他慢慢的俯下身,試探性的在趙雪的唇邊,輕輕地親了一下,見她沒有反感,便大膽地親在了上面,頓時一股綿軟香甜的感覺就彌漫在老錢的嘴里。

  趙雪只是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在自己嘴邊不斷索取的老錢,隨即又把眼睛閉上了。

  趙雪其實對于老錢的親吻還是有點抗拒的,所以她緊閉著牙關,不讓老錢的舌頭有乘虛而入的機會。

  老錢也不著急,只是在趙雪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著,但那只不規矩的大手,則是順著趙雪柔滑的大腿慢慢往上,再次來到了趙雪的私密之處。

  感覺到那里依舊是濕潤的狀態,老錢的手指頭,一下子就滑進了那神秘的洞口里。

  “啊!”被老錢這樣突然襲擊,趙雪終于是無法繼續緊閉著自己的嘴唇,喊出了聲音。

  就這樣,趙雪的上下路便一齊失守,只得任由老錢進行探索。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么愛你都不嫌多……”可正當老錢準備更進一步索取趙雪的時候,一首筷子兄弟的《小蘋果》響了起來。

  這個手機鈴聲一響,頓時就把纏綿悱惻的兩個人嚇得愣住了。

  趙雪想起這應該是自家老公忙完之后打開的晚安電話。

  于是她連忙推開老錢,快速爬起,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別有深意地掃了老錢一眼。

  老錢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喂,老公!”趙雪看著老錢,聲音輕顫著。

  看著趙雪此時臉上的紅暈依舊沒有散去,還是一副嬌羞的模樣,老錢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惡趣味,他慢慢的朝正在打電話的趙雪爬了過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趙雪見老錢爬到她的身邊,嚇得聲音都變了聲調。

  “老婆,你怎么了?聲音怎么不對?”李建問道。

  “沒有,這幾天嗓子不舒服。

  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時候回來呀?”趙雪嬌聲道。

  “應該快回去了!寶貝,哪里想老公了?”電話那頭,李建壞笑著說道。

  “討厭,你說呢!”趙雪撒嬌的聲音簡直能麻死人,老錢聽后感覺身體一顫,仿佛被電到一般。

  “那怎么辦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給你按摩,好嗎?”趁著他們說話的時候,老錢的把手伸了過去,握住了趙雪的兩團柔軟。

  趙雪被老錢的動作嚇了一跳,臉色蒼白,不過隨即閉上了眼睛,若無其事地繼續打著電話,“嗯,老公,我等你回來給我按摩!”“老婆,我愛你,我這還有事,先掛了,晚安喲。

  ”說完,李建掛掉了電話。

  電話一停,趙雪就睜開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張地看著我,顫顫巔巔地說:“錢叔,你看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覺了。

  ”此時的趙雪已經完全從剛才的情欲中清醒了過來,一想到剛才自己和老錢居然都那樣了,整個人是羞的不行。

  老錢一看趙雪的動作,便知道今晚肯定沒戲了,于是便跳下床換上了自己的衣服,沖趙雪打了聲招呼,便失落的離開了趙雪的家。

  回到家后,老錢又一次的失眠了。

  因為有了上次那樣的接觸,老錢開始主動跟趙雪聯系,可是整整一個星期,無論是給趙雪發短信還是去趙雪家敲門,趙雪都不在回應老錢。

  老錢就這樣失魂落魄的過了一個星期。

  但是一天傍晚,趙雪卻突然主動地敲響老錢家的門。

  “錢叔,快開門呀!”趙雪抱著孩子焦急地拍著門。

  老錢連忙打開門,掃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這是怎么了?”老錢接過孩子,在他的額頭摸了下,很燙手,頓時便明白了什么情況。

  “孩子高燒,跟我去診所。

  ”老錢抱著孩子率先向電梯沖去。

  “錢叔,我回去換身衣服。

  ”趙雪慌張地說道。

  老錢沒有理她,抱著孩子下了電梯后,往診所跑去。

  到了診所,給孩子量了下體溫,38度9。

  老錢急忙跑到處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這時,趙雪也趕了過來,“錢叔,孩子沒事吧?”老錢看了一眼趙雪,氣憤地說道:“怎么可能沒事,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燒成這樣都不知道,38度9,你趕緊去西藥柜兒科藥拿盒對乙酰氨基酚過來。

  ”老錢拿著紗布沾著兌好酒精水,反復給孩子做著物理降溫,重新量了下體溫后,37度2,老錢這次如負重擔的癱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著氣。

  趙雪看見老錢的樣子,知道孩子已經沒事,突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老錢。

  “謝謝您,錢叔,如果沒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辦了。

  ”“起來吧,孩子沒事了,走吧,回家!”老錢安慰地說道。

  趙雪立刻從老錢的懷里爬了起來,臉色潮紅,羞澀地看著老錢,抱起孩子跟著老錢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經睡著了。

  老錢便和趙雪交待一些注意事項,但一股突然尿意襲來。

  “小雪,我回家一趟,一會再來!”趙雪看著老錢局促的樣子,大概猜出老錢要干什么了。

  于是她指了指自己房間里的衛生間,沖老錢微微一笑。

  老錢則尷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沒推辭,向著衛生間走去。

  進入衛生間后,冷不防看到旁邊臟衣服簍里有一條肉色的底褲,老錢頓時就回想起那晚的風格,忍不住的拿了起來。

  感受到那特有的氣息,老錢呼吸一下變得有些急促。

  鼻孔中一熱,一股殷紅的熱流直接淌了出來。

  老錢萬萬沒想到自己還能流鼻血,剛準備動手情,就聽到趙雪在門口敲門,“錢叔,你好了嗎?我要給孩子拿個尿不濕?”“馬上就好!”老錢趕緊把內褲放回去,硬著頭皮走出來,祈禱著她洗衣服時不要翻看,直接扔進洗衣機。

  “小雪,我就先回去了!”“嗯,晚安!錢叔!”回到家躺在床上,老錢卻遲遲無法入睡,總是擔心趙雪發現內褲上自己的杰作,害怕她會不會覺得自己很猥瑣?萬一以后再不搭理自己怎么辦?老錢被這些可怕的想法嚇著了,輾轉難眠,一夜未睡。

  第二天早上,老錢很晚才起來,他簡單地吃口飯后,準備去診所上班。

  剛出屋子,就看見了趙雪。

  她竟然只穿著簡單的睡衣,手里拎著一個垃圾袋。

  她也看到了老錢,臉色瞬間通紅,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門口后,卻停了下來,轉身羞澀無比地低著頭說道:“錢叔,昨晚謝謝你。

  ”說完,快速地閃身進屋。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018256.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163304.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7355223.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8498860.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261919.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996444.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9270292.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46572.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579661.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5141797.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jnQDa/hzWP0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