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癢 爽 別停 再快點 好深:大淫穴女尊小黃文

癢 爽 別停 再快點 好深:大淫穴女尊小黃文

一時間,兩個 女人都抱在了一起哭訴著。

  而此時的趙 狗蛋已經提著酒菜來到了 趙大猛的家門口。

  趙狗蛋和田瑤住的雖然偏僻,但也離村里其他住戶并不遠。

  整個山頭村也就百十來戶人家,而且都坐落在玉峰山腳,串門也很方便。

  可是趙狗蛋一來到趙大猛的門外時,頓時就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

  這大白天的,怎么還關著門呢?在趙狗蛋以為趙大猛家里沒人的時候,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對男女的對話。

  “呀!死鬼……你著什么急啊!快去看看門把嚴實了沒有,萬一讓人看見了可咋辦?”“哎呀,放心好了!我來的時候都看了,每一個人,這時辰大伙都出去干活去了,快點的……我等不及了!”“啊嗯……別……輕點……哦!”趙狗蛋早就不傻了,這聲音一聽就知道分明是一對狗男女在干那事啊!女的是李 春娥,可男的聲音根本不是趙大猛的,那會是誰?趙狗蛋剛想轉身離開的腳頓時停了下來。

  心說這李春娥還真是個蕩婦,這大白天的竟然都敢在家里勾搭野 男人了!這要是讓趙大猛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拿把刀砍死這兩個狗男女。

  趙狗蛋心思也活泛了,他要讓嫂子過上好日子,可不能一直裝傻充愣下去,可當務之急還是要想辦法把本該屬于自家的田產拿回來才行!現在正好撞上了李春娥和野男人偷情,那可是個勁爆消息。

  趙狗蛋一把脫了鞋子,四下看了一眼,悄摸摸的走到了門外的窗沿上,抬頭往里一瞧。

  好家伙!此時兩個渾身赤條條的男女正伏在飯桌上呢。

  男的背對著門外,趙狗蛋也看不到正臉,只感覺背影有點熟悉,想不出是誰。

  可李春娥那美艷動人的熟婦臉,趙狗蛋可還是認識的。

  一想到這張臉昨天還朝著自己拋媚眼,結果今天就在別的男人身下婉轉求歡了,趙狗蛋心里還有一點不是滋味。

  可仔細一看,這他娘的男的哼哧了半天,還是沒啥反應?!女人一看半響都沒動靜,頓時也急紅了眼,喘著氣 說道:“我說孫 德才,你到底行不行啊?每次都弄得老娘興致起來了,你就焉了吧唧的!”男人一聽李春娥竟然鄙視自己,頓時一把將女人的身子轉了過去。

  頓時間,女人胸前的傲人之處壓在了桌子上,形成了一道誘人的弧度。

  啪!孫德才一巴掌拍在女人身子上,紅著脖子說道:“我弄死你個臭娘們!敢說大爺我不行!”女人嫩白的肌膚上挨了一巴掌,頓時顯露出鮮紅的五個掌印,可嘴上卻忍不住的喊了一聲:“啊!打我……再打我……”窗外,親眼見證著這一幕活春宮的趙狗蛋早就有了反應了。

  好家伙……原來李春娥這女人竟然好這口?趙狗蛋看到男人一直沒啥動靜,手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女人的腰部上,惹得女人一陣輕哼連連。

  最讓趙狗蛋驚訝的還是這個男人竟然是村里的會計,孫德才!生產隊隊長的老婆和村會計勾搭在一起……趙狗蛋感覺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

  不過眼下趙狗蛋卻是在想,該不該沖進去撞破兩人的好事。

  反正自己在他們眼中也就是個傻子……正在這時,房里的男人突然發出一陣興奮的呼喝聲:“哈哈哈……再叫幾句,我好了……好了!你越叫我越興奮!快叫!”女人也是身子一陣,身子更是搖擺個不停,嘴里叫著:“啊!快來……!”可就在男人正打算辦正事的時候……砰!一道劇烈的響聲,大門竟然被人撞開了!趙狗蛋一手提著酒菜,喘著粗氣,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后腦勺上,說道:“壞人!放開春娥嬸,不許你,欺負她。

  ”孫德才感覺腦門子一黑,差點就要暈過去了。

  自己這是好不容易可以了,正要辦事,卻又被人打斷,連轉身看清闖進來的人是誰都沒來得及,后腦勺就直接挨了一拳。

  孫德才有點心虛,要是來人是趙大猛的話,估計他這時候就該涼了。

  趴在桌上的李春娥也趕忙轉過身,一把抓過地上的衣服蓋在身上,目瞪口呆的看著闖進來的人。

  李春娥張著嘴說道:“趙狗蛋!怎么是你?”孫德才這才揉著頭轉過身來,一看壞了自己好事的竟然是村里的傻子趙狗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孫德才一把揪住趙狗蛋的衣領,兇狠狠 的說道:“蠢狗子,你他媽活膩歪了是吧!敢打我!”趙狗蛋身子連動都沒動一下,他從小就被劉老漢拿來當實驗品,吃了無數的中草藥,他這些年就像是一個藥罐子,吸收了無數寶貴藥材的精華。

  更重要的是,劉老漢在世的時候,還教他打過一套拳。

  其實也不算是刻意的教他,劉老漢有每天打拳的習慣,和劉老漢一起生活久了,趙狗蛋也就有樣學樣的打。

  他那時候雖然傻,但是照貓畫虎的動作還是會的。

  反正只知道每次吃了草藥,打完拳之后渾身就熱乎乎的,大冬天的不穿衣服都可以上山放牛,甚至每天都下河洗澡,身體就像個火爐一樣。

  孫德才還不到一米七的身材,四十幾歲的身子像是被掏空了的樹干一樣,哪里是趙狗蛋的對手?但是趙狗蛋知道自己現在必須得裝傻……趙狗蛋一下子弱了氣勢,裝作小孩子害怕挨打的模樣說道:“春娥嬸叫,我就進來,不許你……欺負她!”李春娥很快反應過來了,因為她看到了趙狗蛋手上拿著的酒菜。

  而且一聽到這個 傻狗蛋竟然是因為害怕自己被欺負,這才撞門進來的,心里一時竟有些感動。

  李春娥推了一把孫德才,沒好氣的說道:“孫德才,咋不見你剛才這么能耐!狗蛋是個傻子,你和他計較什么……”孫德才一看李春娥又拿他不行來說事,頓時也有些惱火,咬著嘴說道:“他媽的要不是這傻子,我現在早讓你哭爹喊娘了!”李春娥穿好了衣服,說道:“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今天這事就先算了,老娘都沒興致了!你再不走,大猛回來了,我可要賴你非禮我了啊!”一說到趙大猛,孫德才臉色頓時變了。

  現在他可是在給趙大猛戴綠帽子呢,要是真讓趙大猛知道了,以他那性子,估計真得拿把刀追到村會計室砍了自己。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好事就這么黃了,孫德才還是很不甘心。

  只見孫德才狠狠的點了點趙狗蛋的額頭,說道:“蠢狗子,你等著!早晚我要弄死你,再弄你家的那個黑寡婦!”說罷,孫德才穿好了褲子走了出去。

  在孫德才轉身的那一剎那,他并沒有看到趙狗蛋眼中迸射的兇芒。

  “這個孫德才,竟然敢打田瑤嫂子的主意!”趙狗蛋心里已經開始想著怎么弄這個村會計了。

  任何敢欺負田瑤嫂子的人,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李春娥見孫德才走了,這才走到門邊,將門扶了起來。

  趙狗蛋又恢復了癡傻的模樣,目光盯著李春娥說道:“春娥嬸,門,壞了,賠,賠。

  ”說著,趙狗蛋又將手上的臘肉和酒朝李春娥遞了過去。

  可女人現在的心思哪里在門上?從趙狗蛋闖進來之后,李春娥的目光就被傻男人身下的本錢吸引了。

  李春娥接過東西,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趙狗蛋,吐氣如蘭的在他耳邊說道:“傻狗蛋……你剛才是不是在門外偷看了?”趙狗蛋心中一驚,心說自己裝傻,難道被李春娥看出來了?不過從李春娥的眼神中,趙狗蛋并沒有看到那種驚訝。

  趙狗蛋癡傻的笑著,說道:“撒尿……狗蛋撒尿。

  ”李春娥頓時明白了,趙狗蛋是因為憋了尿,才會這么鼓脹的。

  要不是知道趙狗蛋已經傻了十三年,而且村里劉老漢也束手無策的話,李春娥甚至都懷疑這個傻子是不是真的不傻了。

  因為這個傻子現在知道想女人了!李春娥媚笑一聲,拉著趙狗蛋往茅房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咯咯……你個傻狗蛋!來吧, 嬸子帶你去茅房撒尿……”趙狗蛋整張臉都漲紅無比,不斷的喘著粗氣。

  因為此刻李春娥的小手,竟然是拉著自己那!趙狗蛋漲紅著臉說道:“春娥嬸,難受……狗蛋難受,要撒尿。

  ”李春娥媚眼如絲,剛才和孫德才勾起的渴望,這一下又被撩撥起來了,讓得李春娥感覺心口都燒了起來。

  女人嬌笑著說道:“好嘛……快點,嬸子幫你!你可說了要好好賠嬸子的……”趙狗蛋臉紅脖子粗,終于一路忍到了茅房里。

  農村鄉下的茅房,就是幾塊木板架著,然后里面有個鏤空的洞而已。

  李春娥領著趙狗蛋一進入臭氣哄哄的茅房,卻沒有轉身離開。

  趙狗蛋原本還沒有那么強烈的尿意,可現在一看到茅房的洞,頓時尿意上涌,下身又有了反應。

  李春娥的小手,頓時一震,俏臉一紅,說道:“壞家伙……這么調皮!”說完,另一只手就在趙狗蛋的褲腰帶上一拉。

  啪嗒!還沒等李春娥從滿臉的震撼中反應過來,一股尿液如同水龍頭一樣噴射而出!嘩嘩!伴隨著急匆匆的水聲,一些甚至濺到了李春娥的臉上。

  可現在趙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嘩嘩的尿液如同長龍出海,一股腦釋放了出去。

  足足過了一分多鐘,趙狗蛋才心滿意足的提起了褲子。

  趙狗蛋一轉頭,發現身旁的女人竟然滿臉癡迷的看著自己,頓時傻笑道:“嘿嘿,春娥嬸,我撒完了……”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臉上被濺射的尿液,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說道:“傻狗蛋……你這回可得好好賠一賠嬸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嬸子的臉弄臟了……趙狗蛋聽到李春娥這么說,故意皺著眉問道:“春娥嬸,我賠你了,臘肉,還有酒,我賠了。

  ”李春娥一聽這傻狗蛋竟然還知道討價還價了,也覺得和一個傻子調情沒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導他,告訴他該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將趙狗蛋的手抓著,然后壓在自己身上。

  趙狗蛋下意識的一縮手,連忙又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個傻子,不能表現的(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太反常。

  感受著手心觸感,趙狗蛋知道李春娥里面根本沒穿內衣。

  李春娥媚笑著說道:“春娥嬸才不稀罕你那點臘肉和酒呢,春娥嬸要你好好賠我!”說著,李春娥的手就伸向了趙狗蛋身下。

  趙狗蛋漲紅著臉,想要退一步,卻發現茅房空間太小,容下兩個人已經是很擠了,根本退無可退。

  趙狗蛋被壓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識的動了動,癡癡的說道:“春娥嬸,怎么……怎么賠?”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趙狗蛋的臉上,說道:“別急,嬸子好好教你!”說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襯衫扣子解開來,頓時間,春光暴露在空氣中。

  散發著熟女的氣息。

  “咕嚕!”趙狗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從剛才到現在,他的目光就沒離開過女人身前。

  對于趙狗蛋的反應,李春娥很是開心,媚笑著說道:“傻狗蛋……嬸子好看嗎?”趙狗蛋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觀看女人的身子,只知道木訥點頭,癡癡的說道:“好……好看……嬸子好白……”“咯咯……你個傻狗蛋!”李春娥嬌笑一聲,對趙狗蛋的比喻似乎很受用。

  女人又伸出兩只手抓著趙狗蛋的手,說道:“傻狗蛋……想不想碰嬸子?”趙狗蛋癡笑的說道:“嘿嘿……想!”李春娥剛想將趙狗蛋的手放在身前,卻沒想到趙狗蛋直接掙開了她的手,緊接著,兩只粗糙手掌頓時蓋在了自己身上。

  李春娥哪里受得了這突然的刺激,當下一聲:“啊……哦!你個傻狗蛋……輕點……”感受著男人粗糙的手掌,李春娥媚眼如絲,整個人都癱軟在了趙狗蛋的懷里,情不自禁的將手伸向趙狗蛋的褲襠,喘著粗氣。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14日電陳壯腦子里忽然浮現起兩張面孔,一個是白嫩豐腴而又楚楚動人的 雪梅,一個是嬌艷成熟而又潑辣火爆的柳鳳嬌,巧的是,這倆女人的身子,都被自己看過了。

   對陳壯來說,無論是雪梅,還是柳鳳嬌,都讓他心里感覺火燎燎的,如果能品嘗到她們其中的任何一個,對陳壯來說都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想到這兒,陳壯心里暗忖:也不知道雪梅答應了沒,要是答應了,我該怎么準備?聽村里人說,男人第一次睡女人都扛不住,上去就要繳械,我到時候要是一下子就不行了,雪梅會不會看不起我? 陳壯胡思亂想著,就在草地上美美的睡了過去。

   即便是進入了夢鄉,他腦子里想的,也都是嫵媚的雪梅。

   夢里,雪梅主動拉著自己一起 躺在了炕上,還沖著自己眨眼說: 壯子,快來吧,我很久沒和人恩愛過了。

   雪梅一邊說話,一邊把一邊的肩帶拉了下來、把上衣脫到了腰間 …… 雪梅此刻正心不在焉的 端著一盆衣服往河邊走。

   她今天在家里忙活大半天,腦子里一直沒能躲開陳壯那健碩的身影。

   回想丈夫 鐵柱昨晚跟自己說的話,雪梅心里就像是闖進了一頭小鹿,撞得她整個胸口都跟著疼。

   雪梅空窗了太久,寂寞了太久,壓抑了太久,一直渴望能有個機會釋放,所以她內心深處對陳壯的渴望非常強烈。

   一想著晚上趙鐵柱就要去把陳壯請到家里、讓自己找機會跟陳壯做那事兒,雪梅就覺得兩腿發軟,什么還都沒做,似乎就有了反應。

   走到河邊,雪梅正向去洗衣服,卻忽然瞥見河邊草地上,躺著一個男人。

   這個發現把她嚇了一跳,可是定睛一看,她的臉卻登時紅了! 因為她發現,躺在草地上的不是別人,正是陳壯。

   此刻的陳壯正赤裸著上身、躺在草地上,結實的肌肉暴露在外,讓雪梅一看到就蕩漾不已。

   她雖不是蕩婦,但積壓了這么久,對一個健壯男人的渴望還是很旺盛的,陳壯的身體線條充滿了力量感,跟他那個病懨懨的老公比起來,真是強太多了。

   接著往下看,雪梅頓時發出哎呀一聲,手里的盆都險些沒拿住。

   她面紅耳赤的看著陳壯的下身,整個人都傻在那里。

   看來趙鐵柱說的沒錯,陳壯那東西真的是有真材實料,要真是讓這家伙和自己在一起,自己還不得幸福的很? 甚至,自己都不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了! 雪梅心里激蕩,臉上臊得滾燙。

   一下子,雪梅心里開始無比期待,期待著和陳壯發生一點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正在熟睡的陳壯忽然嘟囔了一句:雪梅,你教教我,我沒經驗…… 雪梅聽到這話,先是嚇了一跳,確認陳壯是在說夢話之后,她的雙腿軟的更厲害。

   雪梅心里除了羞臊和激動,還有一絲美滋滋的,暗忖道:沒想到陳壯這小子對我是真有心,做夢都在跟我做那事兒。

   一想到這兒,雪梅心臟怦怦直跳,四周打量了一下,見四面都沒人,便悄悄的走到陳壯身邊蹲了下來。

   雪梅近距離盯著那兒看了半天,這才悄悄的伸出手向前。

   雪梅感受到那不一般的感覺,心里不禁也是一跳。

   這時,陳壯又開口說夢話了,他動情的說:雪梅,我想你…… 雪梅心里那一年來所有的壓抑,仿佛都匯聚在了那里,恨不得立刻就得到最徹底的釋放,她甚至希望現在就讓他來徹底解放自己…… 感覺渾身越來越熱,雪梅便不敢再繼續呆在河邊。

   陳壯躺在這兒,自己哪還有心思洗衣服,怕是洗著洗著,就洗到他身上去了。

   也不知道這家伙為什么有這么大的魔力,自己這一年以來都能忍住,可是現在卻感覺好像完全失去了忍耐力。

   無奈之下,雪梅只好端著盆逃回家里,趁著趙鐵柱不注意,回屋里換了條干凈褲衩。

   熟睡一覺,一直到太陽下山,秋風襲來,陳壯在涼風中慢慢醒了過來,套上背心,挑著自家的扁擔和水桶回了家。

   陳壯家里很窮,一個破舊的小院,兩間破屋,可以說是村里最爛的宅子了。

   也不知道鐵柱哥說服我雪梅沒有……陳壯坐在空蕩蕩的家里,滿腦子想的都是雪梅,他真怕到頭來雪梅不同意,只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一直焦急的等待著,傍晚的時候,趙鐵柱找上了門。

   壯子?趙鐵柱推開院門,徑直走了進來。

   陳壯急忙迎了出來:鐵柱哥你來了! 趙鐵柱 點點頭,看著陳壯嘿嘿一笑,說:家里沒開火吧?晚上去我那吃吧!我準備了兩瓶好酒,晚上咱倆好好喝兩杯。

   陳壯忍不住問他:鐵柱哥,那我雪梅的事兒,怎么樣了…… 趙鐵柱哈哈一笑,道:你女.叟子答應了,不過我看她有點不太堅定,所以待會吃飯的時候,你跟你女.叟子喝點酒,借著酒勁,爭取一鼓作氣把事兒辦了。

   陳壯一聽這話,頓時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好了:鐵柱哥,我女.叟子她……她真答應了? 趙鐵柱催促說:我還能騙你不成?趕緊的,你女.叟子在家做飯等著你呢。

   陳壯心下狂喜,于是跟著趙鐵柱,很快便到了他家里。

   兩人進門之后,趙鐵柱便沖著正在做飯的雪梅喊道: 媳婦,壯子來了! 雪梅探出頭來,羞澀的喊了一句:壯子來了啊,快坐快坐,女.叟子這就做好飯了! 陳壯看著雪梅傲人的身材,隔著衣服都能看出它們的美麗,而她那一對豐滿的翹臀,也被緊身的牛仔褲包裹著。

   別看了,心急什么,今晚就是你的了……趙鐵柱看到陳壯的眼睛都好像是要黏在自己媳婦身上一樣,不由得心里有點發酸,這要是放在以前,誰敢這么看自己媳婦兒,非得拿扁擔抽他不可,可現在,自己那東西不中用了,只能把媳婦拱手送給別人。

   被趙鐵柱這么一說,陳壯這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結結巴巴的說道:鐵柱哥……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趙鐵柱擺擺手,一臉不在意的模樣,說道:你也不用害羞,你鐵柱哥我也年輕過,以前我一整天都恨不得和雪梅恩愛著,現在不行了,以后就得靠你了。

   這時候,雪梅也端著飯菜走了過來,聽到趙鐵柱的話,白了趙鐵柱一眼,啐道:瞎說什么呢!就不能正經點! 說完,雪梅轉頭看向陳壯,腦子里又想起下午河邊的情形,不由心里一蕩,臉上也有幾分羞紅。

   陳壯只能呵呵傻笑,叫了一聲:女.叟子好! 雪梅點了點頭,羞得不敢看陳壯,支支吾吾的說:壯子來啦,跟你鐵柱哥先坐,我還有一個菜馬上出鍋。

   說完,她看向趙鐵柱,說:鐵柱,你把酒給壯子倒上,你倆先喝兩杯。

   好嘞。

  趙鐵柱點點頭,對她說:媳婦,你抓緊點,待會也過來喝點。

   雪梅紅著臉答應一聲,轉身便扭著那豐腴的屁股去炒菜了。

   陳壯看著雪梅那性感的背影,心里又開始激動起來。

   雪梅的屁股真的是太性感了,只可惜隔著牛仔褲,看不到那艷麗的景色。

   想到這,陳壯忍不住想把她那牛仔褲脫下,好好看一看那美妙的風光…… 趙鐵柱見陳壯那癡癡的模樣,心里五味雜陳。

   是個男人都不想讓別人染指自己的媳婦,只是,自己守著媳婦卻滿足不了她。

   他之所以想讓陳壯跟自己老婆雪梅在一起,有兩個打算: 首先自然是給他一點甜頭,也讓他學會睡女人的本事,然后幫自己給馬來財戴綠帽子; 其次是,將來自己如果弄死馬來財,萬一被警察抓走,雪梅在河畔村也有人照顧。

   想到這兒,趙鐵柱心情就好了一些,開口提醒道:壯子,以后我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你女.叟子就得靠你照顧了。

   陳壯拍著胸脯說:鐵柱哥,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女.叟子!有我一口吃的,都不會讓女.叟子餓著。

   趙鐵柱點點頭,說:我不在了,我家的地,你得幫你女.叟子種上,她一個人忙不過來。

   陳壯毫不猶豫的說:鐵柱哥,我對天發誓,到時候女.叟子所有的農活,我全包了,我一定讓女.叟子在家享清福,不讓她下地受苦。

   趙鐵柱點點頭,滿意的說:好小子,哥沒看錯你,你有這份心,哥就踏實了! 這時,陳壯又道:鐵柱哥,我準備把我爹當年闖山的本事拿出來,以后除了種地,就進山打獵,多賺點錢讓女.叟子過上好日子。

   趙鐵柱聽到這話,眼前一亮,夸贊道:好小子!哥可真沒看錯你! 正在廚房炒菜的雪梅,聽到兩人的對話,先是一愣,隨即眼眶便紅了起來,不知覺得便流下兩行熱淚。

   在農村,再疼老婆的漢子也會讓老婆下地干活,陳壯卻能說出那樣一番話,這讓她心里感動不已。

   這樣的男人,真的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而且他還不嫌棄自己結過婚、生活孩子,就沖他這份真心,自己也得好好對他、使出渾身解數去伺候他! 想到這兒,雪梅心里已經被陳壯完全占據,她擦干凈眼淚,端著最后一道菜走了出來。

   一出來,雪梅就不由得看向陳壯,她的眼神里此刻已經滿是濃濃愛意。

   她也不知為什么,只是一瞬間,自己就真的愛上了這個年輕的陳壯,自己的身體還沒被他征服,心就已經先被他征服了。

   趙鐵柱拉著雪梅坐下,笑道:行了雪梅,你忙活半天,趕緊坐下吧,我們一起喝一點。

   雪梅紅著臉點點頭。

   趙鐵柱拿出白酒,倒了三杯,遞給雪梅和陳壯,說:壯子,咱倆多喝點(啊啊……),你女.叟子酒量不行,就讓她少喝一點吧! 陳壯毫不猶豫的說:好嘞鐵柱哥!我陪你多喝點! 趙鐵柱端起酒杯,對陳壯說:壯子,這一年來,你幫了我們家不少忙,哥哥和你女.叟子敬你一杯,謝謝你! 雪梅也跟著端酒,柔聲道:壯子,女.叟子謝謝你! 陳壯急忙端起酒來,說:鐵柱哥、雪梅,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不用這么客氣! 趙鐵柱點點頭,說: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喝酒! 說完,他一口把酒全喝干了,陳壯也很干脆的干了一杯,雪梅酒量不行,便跟著喝了一口。

   只是一口,雪梅那白嫩的俏臉兒便紅潤了起來,看著格外動人。

   趙鐵柱又喝了幾杯酒,看向雪梅,說:媳婦,壯子既然也在,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等我大仇得報之后啊,你就跟著壯子過日子吧,人家壯子可說了,絕不讓你受半點苦! 雪梅紅著臉,心里感動,嘴上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陳壯也有些害羞,畢竟這話還是第一次當著三人的面說出來。

   他偷偷的看向雪梅,卻發現雪梅這時候也正在看他,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一交匯,便立馬各自轉過了頭。

   雪梅假裝鎮定,把頭發撩到了耳后,心臟狂跳不止。

   趙鐵柱看著雪梅,說:媳婦啊,你跟壯子喝一杯吧,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倆也不用太拘謹,待會就回屋把正事辦了吧,老這么擱著也不是個事兒。

   雪梅被這話鬧的更羞了,連連低著頭不敢看一旁的陳壯。

   趙鐵柱一見如此,繼續勸道:雪梅,老這么害羞哪還行?你身子早都讓壯子看光了,也該真槍實彈的來一次了。

   趙鐵柱這么一說,雪梅心里也就放開了不少。

   如他所說,自己的身子確實已經讓陳壯看完了,自己再害羞還有啥意義? 想到這兒,雪梅把心一橫,端起酒杯來,對陳壯說:壯子,女.叟子敬你一杯,以后女.叟子就靠你照顧了! 陳壯急忙也把酒端了起來,無比認真的說:女.叟子,以后我一定拼了命對你好!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874250.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4886068.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6151696.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791787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9381892.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110956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993466.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3785993.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480753.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7136123.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SsCoq8/aHes8M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