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stoyaheat

stoya heat


有线电视新闻网(csddq)5日电之前营造的轻松愉快的氛围,随着那一抹粉色春光消失殆尽,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情愫。


   过了一会, 赵立晨实在是有点忍受不了这尴尬了,于是就首先 说道:来的时候,刘夫人说你 身体不太好,我想问一下你哪里不好了? 听到这话, 高媛脸上的尴尬意味就更浓了,虽然在此之前她已经做好的充足的心里准备,但是此时此刻她却怎么也无法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说出自己的难言之隐。


   见高媛不说话,赵立晨也就没有拐弯摸,直奔主题道:我是性心理医生,主要治疗的就是这方面的问题。


  你不用感到尴尬,也不用有什么后顾之忧,为患者保密是我们的首要职责。


  对于我们医生来说,性疾病医生和一般的临床门诊一声没有什么区别。


   说是这么说,但是真要让她彻底的放下心里负担,她还真就做不到,嘴长了几次都没有把话说出口。


   看高媛有了想说的冲动,赵立晨就继续说道:医生对于病患做到两个字足以, 那就是负责。


  而病患对于医生,也只需要做到两个字那就是信任。


  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困恼,那就是不信任我,对于一个医生没有信任那就等于侮辱。


   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


  高媛一听连忙解释道,只是……只是我……我真的不好意思开口。


   赵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气,稍稍停顿了一下说道:&ldqu(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o;嗯,那好吧。


  采取我来问,你来答的方式。


   高媛没有说话,既没有 点头否定,也没有摇头拒绝。


  一般这种情况,赵立晨都是认为默认接受,所以他就没有再问什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题。


   你是不是对性爱房事没有任何的想法和欲望? 高媛猛的抬头看了一眼赵立晨,似乎对于他的猜测感到很惊讶,但是随即头又低了下去,过了好一会才咬着嘴唇 点了点头。


   哦,既然是这样,那就简单了。


  我只需要给你做一下身体 检查,就可以确定病症在什么地方。


   身体检查?高华一听猛的一下子抬起头,看着赵立晨道,要脱衣服吗? 赵立晨微微点了点头,用一种很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高媛说道:当然,一般这种情况下首先是要看看是不是身体有没有问题,如果身体没有问题那就进行相应的心理治疗。


  这是必要的过程。


   一听说是必要的过程,高媛顿时就尴尬了起来,检查就意味着要全部脱光,除了已故的丈夫以外,她从来没有在第二个男人面前裸露过身体。


   赵立晨一看高媛脸上的表情,他就能猜到高媛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就继续说道:你可能觉得难为情,那是因为你把我当成了一个男人,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合格的医生,对我没有做到必要的信任。


  你知道这对一个医生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高媛一听,连忙解释道:不不,赵医生你误会了,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我只是不好意思…… 赵立晨接过话道: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只要从心里当我是个医生,就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跟普通的门诊大夫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负责的病患人群不一样而已。


  你说我都来了,你不愿意,这让我怎么给刘夫人交代啊。


   可是……可是话是这样说,但是我……高媛在做着相当强烈的思想斗争,但是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劝说自己,都没有办法做到一丝不挂的让赵立晨检查。


   这时赵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么好吧。


  你不肯让我检查,我也没有办法继续给你治疗。


  那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句实话,今天我感觉很不好,早知道你这样,就算我欠刘夫人再大 的人情我也不会来的。


   说着赵立晨就提起来建议的出诊箱就要抬腿走人,没转身的时候是一脸的严峻,但是转身之后他却在默默的倒数。


  从病患心理学的来看,他断定高媛一定会出言挽留。


   事实证明,赵立晨在大学时候的努力没有办法,就在他数到5的时候,高媛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赵医生,我检查我检查。


   赵立晨窃笑了一下,不过再转过身的时候,脸上却变成了无比的严肃,他看着高媛说道:你确定可以让我检查? 高媛迟疑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嗯,我确定。


   赵立晨深深的出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道:好,那就开始吧。


  是在这里,还是在其他地方? 本来高媛想说在这里吧,但是一想在这里的话她就得当着赵立晨的面脱衣服,那就跟脱衣舞娘没有什么两样了,于是她就说在卧室。


   赵立晨点了点头道:好,那就在卧室。


  你去准备一下吧,准备好了叫我。


  你进行过妇科检查吧,知道以什么样的姿势检查吧? 一说到这,高媛这脑海里面顿时就浮现出了她去妇科体检时的情形,这脸顿时就红到了脖子根。


  她丢了下了句知道,然后就逃似的冲进了主卧。


   高媛进了主卧之后,好半天都没有什么动静,对于赵立晨并没有任何的表示,就只静静的等着。


  这时候千万不能着急,这越是着急越容易弄巧成拙,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行。


   终于十分钟之后,高媛才低低的喊了一声准备好了,可以进去了。


   于是赵立晨就戴上口罩,拿着出诊箱走进了高媛的卧室。


   卧室的布置很温馨,粉色的基调给人一种暧昧的温暖。


  因为拉着窗帘没有开灯,卧室里面有些昏暗,所以更让人有种止不住的魅惑。


   不过赵立晨并没有心里关心这些,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集中到了此时赤裸的高媛。


  于是他就无声的加快了脚步,穿过我是的小走廊。


   然而看到躺在床上的高媛,赵立晨禁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她居然用枕巾盖着了自己脸。


   虽然看不到高媛的脸,但是这对赵立晨来说却是是件好事。


  因为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看她那白皙的身体。


   我开灯了。


  赵立晨看着昏暗中下面一丝不挂的高媛说道。


   别……别……高媛一听断然拒绝道,别开灯好? 赵立晨禁不住淡淡笑了笑道:这不开灯怎么能行呢,光线太暗了,我没法检查啊,再说了你蒙着脸开不开等也都无所谓的啊。


   高媛沉思了一会,然后语气中略带无奈的说道:好吧,那你开灯吧。


  但是一会检查完了,你先把灯关上再走。


   赵立晨点了点头道:嗯,好。


   说着他就把灯给打开了,高媛那白皙身体顿时就完全暴漏在赵立晨的面前,在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高媛并没有按照赵立晨所说的按照女性体检的姿势躺着,而是夹紧双腿平躺在床上,她的那一对白如水玉般的双腿绷得很紧,掩盖了她身为女性的所有私密。


   赵立晨伸出手,放在高媛的膝盖上,轻轻的拍了拍道:放轻松,把腿打开我才能给你体检。


   高媛没有说话,沉默好一会,紧绷的腿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然后颤巍巍的打开了。


   终于完完全全的显露在了赵立晨眼前,和他料想的一样,完全是嫩白色,即便是应该变黑的地方也只是有点泛红而已。


   赵立晨把高媛的腿慢慢的打开到合适的角度,她那如同玫瑰一样的瞬间就在赵立晨的眼前打开了。


   因为床有点低矮,所以赵立晨就走到床头拿了一个枕头过来,想要垫在高媛屁股下面以方便检查,然后他的手刚碰到高媛的腿时候,她身体猛的一抖,很是紧张的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赵立晨淡淡一笑道:你这床太低了,我想垫高一点方便检查。


  你这么紧张干啥?我想你叫刘夫人叫刘姐,你们的关系应该匪浅吧? 听赵立晨这么一解释,高媛的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她头微微点了点道:嗯,我跟刘姐认识了很多年了。


   既然你们交情不浅,她应该不会害你吧。


   高媛这语气顿时就有点变了,你这话说的,我和刘姐那是亲姐妹,她怎么可能会害我。


   赵立晨扬了扬眉毛,淡淡笑了笑道:那刘姐会把一个没有任何职业操守的医生介绍给你吗? 这……高媛顿时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立晨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语气清淡的说道:把臀部抬起来,我把枕头放下去。


  你如果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只有放轻松配合我,才能够尽快的结束检查。


   高媛这次没有什么抗拒,直接顺从了赵立晨,很听话的把屁股给翘了起来。


   虽然很顺从,但是这并不代表就做的够好,她抬起来的高度根本就没有办法把枕头塞进去。


   这次赵立晨就没有再客气,直接一把抓起高媛的臀部往上一举,在他的手碰触到臀部的瞬间一种难以名状的温柔从指间顿时就传遍全身。


   这富贵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这皮肤都细致的让人不敢相信,用吹弹可破绝对不是夸张。


   啊……高媛禁不住低低的叫了一声,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赵立晨就已经把枕头塞了进去,同时手也跟着抽了出来。


   经过刚才的小插曲,高媛的又把腿给闭合了。


  于是赵立晨就伸出手扶着她的双膝,然后直接打开,这次他也很果断,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那神秘的部位再一次的在赵立晨面前绽放,虽然已经第二次绽放,但是对他造成的视觉冲击,依旧是相当的震撼,心头变得一阵火热…… 不过从看到高媛下身开始,赵立晨就没有看到她的 敏感点在哪里,找不到敏感点那是肯定没法治好高媛的性冷淡了。


   赵立晨有点着急了,因为但凡是个人,她只要是个正常机体那就有敏感点。


  所以先检查再说,敏感点一会再找! 就在赵立晨的双手放开高媛的双腿,准备要仔细寻找的时候,高媛的双腿突然下意识的闭合了。


   你这样不配合我,我根本没有办法体检。


  说着赵立晨就重新把高媛的双腿分开到合适的角度道,保持这种姿势不要动,你只有配合我,我才能尽快帮你完成体检。


   高媛什么话都没有所说,很听话的照做了,在赵立晨的双手离开她的腿的之后,非常严格的保持着角度不变。


   见高媛的腿没有再动,于是赵立晨就手放在了她的大腿根部,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说道了一句有可能会有你不想有的感觉,稍稍忍耐一下。


   赵医生,我身体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啊?你检查了这么长时间? 赵立晨噢了一声道:没……没有。


  我只是检查仔细了一点。


   高媛胸脯很明显的沉了下去,过来一两秒钟,她继续说道:那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 赵立晨觉得不能再玩火了,他怕自己真的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


  毕竟高媛现在是把自己蒙着的,他要是想做什么,高媛根本就没有机会阻拦。


  这样一旦没了理智,那就会铸就难以弥补的大错。


   对于满足欲望和失去性命,就算是命不久矣的人,也不会选择用剩下的时光换取一时的畅快。


   于是赵立晨说道:下面没有什么问题,很正常。


  下面我还要做进一步的检查,请把你上身的衣服脱掉。


   脱掉上身?高媛有些无法理解,因为检查的是性冷淡问题,性冷淡应该是下身和上身有什么关系? 不过虽然心里有些纳闷,但是她并没有提出异议,毕竟下面都看的清清楚楚了,而且还用手掰开了,那看看这上身又有什么。


   于是高媛就慢慢的揭开她特意换的长袖,长袖被掀开之后,高媛没有拖泥带水犹犹豫豫,直接把带子揭开,然后把内衣直接拉了上去。


   高媛虽然丧夫,但是她的年龄并不大,所以这身体依旧年轻,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因此那双峰尽管高耸,尽管没有了内衣的舒服,但是也就翘楚没有外扩下垂的意思。


   和她的下身一样,她那高高凸起的关键也是粉红色的,紧紧是外围有些淡淡地暗红,其他的全都是鲜嫩的粉色。


   在那两抹粉色刚显露在赵立晨眼前的时候,高媛的手就停止了。


   从始至终,赵立晨都没有在高媛身上找到敏感红点,这就让他有些不解了,这女性的身体敏感点分布的部位都已经看了,怎么会没有敏感点呢? 脖子以上的部位之前都是暴露着的,根本没有发现红点。


   难道说她的敏感点在脖子和胸脯之间的位置? 想到这,赵立晨就没有再犹豫,直接就把手按了上去…… 在赵立晨的手碰到高媛时,整个人也都跟着酥麻了起来。


  从他上高中第一次谈恋爱开始,他一共摸碰过三个女人的胸,每一个让他有这种如触电般酥麻的感觉。


   那么重酥麻感觉的诱惑,对于赵立晨来说绝对是致命的诱惑,所以在指尖碰触到高媛的瞬间,手就禁不住揉了一下…… 高媛冰冷的声音瞬间击碎了赵立晨的邪念,语气很森冷地说道:你这是在检查身体? 这严厉的声音瞬间就把赵立晨从欲望的漩涡之中给拉了回来,他猛地震了一下回过神来,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因为他知道这一旦要是惊慌失措的停下来,那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这刘夫人一个电话能让平日里牛逼冲天的科室主任点头哈腰,更能一个电话然那个他赵立晨从此再无翻身之日。


   所以他非但不能停,反而要摸的更大胆一些,有时候将错误进行到底才是走向正确的唯一方式。


   于是赵立晨就更加变本加厉地揉搓了两下,那节奏和力度明显的就是一个男人在调戏一个女人,高媛僵硬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和他之前断定的一样,高媛的敏感点果然在脖子和胸部之间的部位。


  怪不得她会是性冷淡,正常男人那里会对这个地方有性趣呢?这才放开她的胸,那后把内衣使劲往上一拉…… 老马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保安们往后躲了躲,再看过去的时候,老马已经不在门口,门被推开了,地上是他们准备的面粉和水,看来老马中招了。


   这个时候,保安室里面穿出了一阵喊叫声,保安们的脸上笑嘻嘻,想着老马把里面的机关全都触发了,他们现在要进去收拾他了。


  “我就说这小子肯定要中招的。


  ”“一会进去咱们把这个布袋套在他的头上,然后咱们……”“放心好了,一会我肯定会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知道咱们手里棍子的厉害!”一群人走进了保安室,刚一进去,一声惨叫声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其他人的惨叫声,他们踩中自己的设置的机关,老马在门口看的津津有味,这真的是恶有恶报呀。


  “老马呢,他人呢!”“不知道呀,没看见呀!”“好小子,竟然敢耍咱们,今天非得整死他,!”这个时候张 德才正在往保安室走来,他心里还是有担忧的,他怕他们下手太重了,等下把老马弄废了,可就不好交差了!老马看着走来的张德才,心生一计,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整整这些人,这个 队长虽然没有主动来整自己,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不行的。


  当张德才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老马捏着鼻子喊了一声:“老马在这里!”里面的保安一下子鱼涌了出来了,这个时候张德才刚好走到门口,他们直接一下把不带套在张德才的脑袋上。


  紧接着就是一顿暴揍,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张德才没有任何防备,被他们摁在地上一顿暴揍,嘴里喊着:“是谁,要是让我知道了放不过你!”“放不过谁,你别以为你是林经理亲自雇来了的就可以横行霸道!”“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怕是不知道你候三爷的厉害!”“我今天不打死你,妈的,老鼠夹夹的老子脚趾都快要断了!”棍子和脚如雨点一样落在张队长的身上,老马靠在一旁看着这场戏。


  “我不是老马,我是你们的张队长!”“你是张队长,我就是玉皇大帝,天王老子!”“呦呵,还知道我们队长姓张呀,可惜了你可能见不到我们队长就得滚蛋了!”“猴哥,你看打的怎么样了,兄弟们的手都累了!”“差不多了,咱们对着他来个那个……”其他人心领神会的笑了笑,保安室这边基本没有人往这边来,所以他们闹了这么久都没有人知道。


  保安们开始解开的他们腰带,准备把自己的宝贝给掏出来。


  “猴子,你大爷的,我是你 张哥!”“这声音……张哥,真的是你们吗?”“猴子,不是你张哥还能是谁,还不快点把我放出来!”“是张哥,是张哥!还不快点把袋子给扯了!”张德才这才得以重见天日,不过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头就像一个大猪头一样,刚好和他的隆起的肚子一配,和一只猪没有两样。


  “猴子,你他娘的厉害呀,还天王老子,看来我这个小庙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不不不!张哥,刚才真的是误会,我还以为是老马呢!”猴子现在慌张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误会,我怎么会误会呢,您这么厉害对不对!我怎么敢误会您呢!”“张哥,你千万别这么说,小弟我这受不起,小弟给磕头了!”说完,猴子就跪在地上给张德才磕头,旁边的几个年轻保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你还好意思笑,你们一个个平时叫你们干活,推三阻四的,今天打起人来力气还挺大的!”其他人默默的低下头不敢说话,生怕一句话就让自己的饭碗保不住!“看着我干什么!一个人五百个俯卧撑,做不完今天别吃饭了!”“啊!”众人只好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这个时候老马过来了。


  “张队长,我来报道了!”张队长转过身看向老马,老马被张德才吓的往后退了两步。


  “张队长,你这是怎么了?”“没事,不小心摔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样下班你跟我走,家里有药,专门治这种跌打损伤的,效果很好,用了三次立马复原,而且下次还更抗揍!”“不用了,谢谢你了,我回去用点冰敷就好了,桌子上的表格你填一下,明天开始正式上班!”“张队长,这……”老马指着在地上做俯卧撑的人说道。


  “他们体力太多了,我让他们锻炼锻炼的。


  “这样哈,那不行,兄弟们都锻炼了,我怎么能不断练呢!””老马也趴了下去,开始做俯卧撑,做的时候忍不住一直咳嗽,老马没有做几个,张队长说道:“那个老马呀,你不用做了,让他们继续做就行!”“好的,队长。


  ”“不好意思了,我不能陪你们做了,下次有机会咱们一起做!”其他人气的牙痒痒,这个老马实在太气人了,竟然在这里幸灾乐祸,要不是因为他自己我不会队长给误会了。


  “张队长,我填完了,没事的话我走了!”“你走吧。


  ”“你们看什么看,都给我做俯卧撑,做完了回去写三千字检讨!”“啊!”保安们纷纷的低下了头!心里对老马也算是恨的不行。


  “张队长,要不要一起走,去我那里拿点药用,我的药效果很好的!”“好了,老马我谢谢你的好意,你可以走了,明天按时来上班!”张德才的心里有点讨厌老马,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可能被自己手底下的人打。


  老马心中笑道,就你们几个小子还敢跟我斗,我几十年的饭不是白吃的。


  老马想着自己住在 林菲菲家也不能光住不干活呀,而且人家还给自己找了工作。


  老马一个人瞎晃悠到了农贸市场,他准备买点菜,等下回家给林菲菲做一顿饭。


  在农贸市场逛了几圈,老马惊呆了。


  平常自己在家里都不吃的东西,在城里竟然卖的这么贵,看来城里的口味真的不一样呀。


  老马买了鱼、虾,这一下采购花掉了他在村里半个月的生活费。


  老马买完东西,看一下时间,林菲菲好像下班了,他寻思了一下,干脆自己去接她下班吧。


  林菲菲工作的幼儿园离的不远,不一会老马就走到了幼儿园。


  幼儿园门口站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在旁边停了好几辆豪车。


  老马一打听才知道,这幼儿园是市里最好的一个幼儿园,在这里面孩子家里非富即贵,都是有拳有势的人。


  老马的穿着在这里面非常的突出,几个贵妇人看见老马,眉头紧锁,捂着嘴往后退去。


  “这幼儿园是怎么回事,怎么收破烂的孩子也在里面读书。


  ”“就是,你看他手里提的东西,那都是什么破烂呀!”老马听着他们嘴里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一会,幼儿园放学了,孩童们在老师的指导下一个个走出了幼儿园。


  老马站在后面,等这些人走了,自己再过去找林菲菲。


  “老不死的,快来背我!我要骑马!”老马顺着声音看去,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正指着一个 老人说道。


  看样子,老人应该是那个孩子的爷爷,旁边还有两个中年人,应该还是孩子的父母只见老人趴在了地上,然后五岁的孩子爬上老人的后背,然后用手拍打着老人,嘴里叫喊着。


  “老不死,爬快点!”老人步履蹒跚的一步一步往前面爬去。


  孩子的手拍打着老人的头,嘴里的脏话不断。


  忽然,孩子爬了下来,伸见去踹老人,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天天的吃我家的,还爬的这么慢,今天晚上别吃饭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老马不敢相信这个话是从一个五岁的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老马看不下去了,他把买来的菜放在了一旁,然后走了过去。


  “孩子,你不能这样!”老马伸手抓住了孩子踢人的脚,两个中年人惊了一下。


  小男孩看了一眼老马,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马想自己也没有用力呀,这孩子哭什么。


  “老公,这个收破烂打咱们孩子!”“哪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话音未落,中年男子一脚踹了过去。


  老马往后一闪,躲开了中年男子的脚。


  “哪里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信不信我让你进局子里待几天!”老马没有在乎他的说什么,义正言辞的道:“你没有看见吗,你孩子那样对一个老人!”“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你的父亲吧!”“你父亲把你养的这么大,你让你儿子骑到你父亲的身上,你还有良心吗?”中年男子被老马气的脸上的肉都在颤抖,骂道:“你个乡巴佬,我家的事轮不到你管!”“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幼儿园的园长和老师也赶了过来。


  “郭主任,发生什么事了?”幼儿园的园长一路小跑着过来。


  “冯园长,你们幼儿园的安保可不行,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过来捡破烂!”冯伟看了一眼老马,立马变了脸色,喝道:“你是哪里来的收破烂的,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我看还是不要在这里上学了,这地方能教出什么东西,捡破烂吗?”周围的家长也开始议论纷纷,冯伟喊道:“保安,把这个人给我拖出去!”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跑了过来。


  老马看着走过来的保安,心里暗笑一声。


  “就这么几个人,还要跟我打!”中年轻蔑的笑了一声。


  “就你这么个老骨头,打你就捏死一个蚂蚁一样!”几个保安围着老马,谁的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就这么一个老头。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林菲菲出来了。


  林菲菲本来还在里面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忽然听同事说外面发生了一些事,围了一圈人,她也跟了过去看看。


  林菲菲一眼就看见了老马,便走了过去。


  “园长,他是我的叔叔!”“ 马叔,你怎么来了!”“我来接你下班的,就是遇到几个畜牲,所以就这样了!”林菲菲自然是知道老马说的畜牲是谁。


  “菲菲,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我来处理!”“马叔……”中年男子看见林菲菲的时候,眼神一下变得猥琐,盯着林菲菲看。


  “ 林老师,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叔叔!”“嗯!”“这……”冯伟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觉得你们还是人吗,对自己老父亲尚且如此,要是别人呢?”“你们就是需要被人教育,好好的教育!”“你们看看,这里的老师竟然和这个捡破烂是亲戚,不知道这老师有没有暴力倾向!”“是呀,我家要不还是转学吧!”冯伟急得满头大汗。


  “林老师!”那个小男孩跑了过去,把脑袋贴在林菲菲的肚子上不断的蹭。


  “小杰,你干嘛呢!你妈在这里!”中年男子换了一副脸面,一脸淫笑的看着林菲菲。


  “张主任,要不这样吧,这件事是我们幼儿园的错,我们承担责任!”“冯园长,这件事不是这样说的,我看林老师也是一个人美心善的老师,估计这也是她家的穷亲戚,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看,小杰那么喜欢林老师,我们也得给林老师一个面子!”中年男子心里想着,这个小子还真是亲儿子,就知道往女人的身上蹭。


  “你说什么?”中年女子狠狠的掐了一下男人,男人忍着痛疼,笑着道:“冯园长,这件事我就看在林老师的面子上,就这样算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冯伟算是松了一口气,道:“菲菲,你还不过来跟张主任道谢。


  ”林菲菲牵着小孩子,走到了张于的面前,道:“张主任,今天真的抱歉,我这叔叔第一次来城里,有些事还不懂,今天冒犯你了,对不起!”“林老师,没事!”“这是我的名片!”张于拿了一张名片给林菲菲,林菲菲笑着收下了。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关于教育孩子的问题,我还得多请教请教林老师!”“张主任客气了!”“小杰,快跟爸爸妈妈回家吧!”“我不,我要跟林老师回家,跟林老师一起睡觉!”中年女子脸气的发绿,一把扯着小男孩的耳朵,骂道:“不想回家睡,你滚到大街上去,跟你爸去乞丐堆里睡。


  ”“你是不是又犯病了,又开始乱咬人了,快回家吧!”张于一把抱起孩子,朝着自己的车(故事网)走去。


  不一会,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菲菲,刚才马叔……”“没事的,马叔!”“没事!”“你知不知道!”“要是刚才张主任真的追究的话,你就不用在这里干了!”“今天晚上回去给我写五千字检讨,明天给我!”冯伟气的转身离开了。


  “菲菲,都怪马叔,乱管闲事,害的你还要写检讨!”“没事的,马叔!”“咱们回家吧!”“哦!对了,我还买了菜!”老马这个时候才记起来,走到刚才放菜的地方,发现菜都没了,只剩下几个塑料袋!老马尴尬的站在那里!“马叔,走吧,咱们去买菜!”晚上,林菲菲吃完饭以后,坐在房间里写检讨。


  房门被推开了,老马走了进来,看着正在写检讨的林菲菲,心中一阵酸楚。


  “马叔,有事吗!”林菲菲感觉后背有凉风进来,转身一看,老马站在门口。


  “菲菲,哲鸣什么时候回来呀!”“哲鸣后天回来!”“嗯!”老马转身出去了,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久久不能昧。


  第二天一早,老马起床准备了早餐,然后就出门去上班了。


  老马来到了万盛集团,刚一进大门,昨天的那个几个保安就过来打招呼了,一口一个马哥的叫着。


  老马看着这些个城里人,还管自己叫哥,真的是太舒服了。


  老马走进保安室,往里面一坐说道:“我今天需要干什么?”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