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日本 中文 av



劉寒夢的衣服本來就是半透明的,經過剛剛的按摩過后,下擺已經完全埋了進去,上面更是松松垮垮的搭在腰上,露出了曲線優美的后背。

   老楊看得越發口干舌燥,沒得到釋放的下身難受極了。

  劉寒夢這才反應過來,驚叫一聲,急忙拉上衣服,接過小衣進了浴室。

  劉寒夢臉色緋紅的靠在門上,想起方才的事情,她覺得難堪極了!老楊的年紀都可以做她爸爸了,她竟然對他產生了想法,還主動的幫他那個……她心里慌的很,想著明天還要找 楊叔幫忙揉那里,呼吸不覺重了起來。

  劉寒夢素手一抬,裙子滑落在地上,露出了里面的 小褲褲,原本潔白的小褲褲,這時托底的地方已經濕漉漉了。

  她羞紅著臉,將小褲褲脫下,然后拿衛生紙輕輕擦拭著。

  盡管動作很輕盈舒緩,可每一次的碰觸,都會讓她忍不住的想起老楊。

  尤其是想到老楊那里的火熱和猙獰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難受。

  劉寒夢把小褲褲放到一邊,打開蓮蓬頭的開關,忍不住開始自瀆起來……她學著之前看過的小電影,雙手撫摸起前面的高聳,不一會兒,就感覺下方涌出熱流,便抽出一只手往下探去……老楊在老地方放好凳子,剛踩上去就見到如此火爆的場面,鼻血立即流了出來。

  (我的男友一千歲)他太難了!這段時間是過了手癮,但一次都沒有吃到嘴里,火氣不就上來了。

  老楊極不情愿的下來,去泡了一杯降火的菊花茶喝。

  劉寒夢滿面潮紅的走出浴室,羞答答的說:“楊叔,麻煩你送我一程。

  ”老楊又喝了一大口,道:“你等一下,我馬上送你回去。

  ”他回房間拿出一件薄外套,披在了劉寒夢的身上,幫她拉好拉鏈叮囑道:“以后這么晚出來,別穿的這么性感。

  ”“知道了。

  ”劉寒夢心中劃過一道暖流,已經很久沒人關心她了。

  老楊把劉寒夢安全送到家,回去就睡了。

  劉寒夢就沒那么好過了,她做了一宿的夢。

  夢里她沒有拒絕老楊,老楊讓她享受到了極致的快感。

  清早醒來發現床單都透了,不敢讓家政阿姨知道,自己扔到洗衣機去了。

  中午吃完飯在小樹林中散步,聽到不遠處傳來壓抑的喊叫,好奇的貓著腰過去。

  “啊, 老公,你太棒了……”剛走近,就聽到一個耳熟的聲音,發出奇怪的喊叫。

  被這種聲音刺激到之后,劉寒夢感覺她的全身就好像著了火似的,更加難受了。

  男人冷聲道:“哼,我還沒發力呢!”劉寒夢躲在樹后面望去,登時愣住了! 吳麗跪在草地上,挺翹的臀部被 趙成扶著,他的腰在前后活動……她急忙捂住嘴,把驚呼聲吞下去,她沒想到吳麗會跟趙成在一起,而且是這么放蕩的姿勢。

  趙成長相清秀,沒想到會有六塊腹肌,那地方的尺度只比老楊小一點,讓劉寒夢根本挪不開眼睛……“唔、老公,你太厲害了……”吳麗嬌喘聲連連,聽的劉寒夢心砰砰直跳。

  要不是之前被老楊撫弄的舒服,劉寒夢根本不敢相信吳麗此時是在享受。

  她腦子里忍不住開始想,要是此刻躺在那里的是老楊和自己,應該也會很舒服吧……這種想法一出現,劉寒夢感覺小腹下面像是鉆進了一團火,燒的她更難受了。

  樹林里,趙成一邊賣力的滿足吳麗,一邊用眼睛的余光往樹后看去。

  他發現劉寒夢在那里偷看,嘴角勾起一絲壞笑,把身下的人想象成劉寒夢,更加賣力的馳騁起來,惹得吳麗直呼受不了……劉寒夢根本不知道趙成發現了她在偷看,看到草地上的情況越來越激烈,她感覺完全受不了了,腿有些發軟,小褲褲早就濕漉漉了……她趕緊離開,到衛生間里,脫下褲子,想象著剛才看到的畫面,伸手往那里探去……很快,她發現自己這種似乎出于本能的動作,可以緩解那種難受,還會有一種美妙的感覺,似舒服似難受,讓她沉浸在其中停不下來……晚上九點,劉寒夢裹著一件外套進了老楊店里。

  “楊叔,我來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劉寒夢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老楊秒懂,立馬關門把人帶去二樓。

  重新取了一瓶玫瑰精油,老楊轉過頭就見到了讓人窒息的一幕……劉寒夢脫掉了外套,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下面是一條包臀短褲,胸部高高的挺立,頂端有兩粒可疑的凸點。

  老張看得血脈賁張,這種含而不露最是勾人了。

  見她遲遲不脫上衣,老楊假裝一本正經的說:“ 夢夢,衣服是楊叔幫你脫,還是你自己來?”“我自己來。

  ”劉寒夢急忙說,脫掉白色的背心就往床上一躺。

  老楊迫不及待的伸手,抓起那對雪白的玉兔玩弄起來。

  不甘心就這樣,老楊又隱晦地說:“夢夢,我有一套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導和刺激身體的穴位,能夠起到排毒美容的作用,你要不要試試?”劉寒夢紅著臉,“楊叔,這些我都不太清楚,你看著辦吧。

  ”她被老楊按得渾身舒爽,小臉紅撲撲的想著:楊叔難道是想跟昨天一樣,不由心跳加速,覺得口干舌燥。

  老楊一聽有戲,笑著解釋道:“嗯,因為穴位有些偏,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說一下,也是擔心你有其他別的想法。

  ”劉寒夢閉上眼睛說:“不會的,楊叔你動手吧。

  ”“那我就按你身上的幾個穴位,哦、包括玉泉穴。

  ”老楊內心狂跳,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的說完。

  劉寒夢不太清楚老楊為什么強調穴位,不過還是應了一句。

  “好。

  ”老楊深吸了口氣,激動地顫著手說道:“夢夢,那楊叔開始了。

  ”剛說完,老楊就迫不及待的把手往一些敏感的穴位按去……這幾十年的男人經驗,可不是白費的,再加上老楊懂得人體穴位,知道從哪里用力,會讓 女人更加敏感和快樂。

  劉寒夢的反應越來越大,尤其是老楊的手摸到她胸前的紅暈,那兩顆葡萄的時候,她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因為兩腿間好像有了一些感覺,隱約似乎濕了呢。

  哎,羞死人了,她害怕被老楊發現端倪,只能拼命地強忍著。

  “夢夢,現在感覺怎么樣?”“唔,好,好多了。

  ”劉寒夢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調。

  老楊慢慢地 把她的褲子脫掉,忍不住咕噥猛吞了口唾沫。

  可沒想到的是,劉寒夢很是緊張,一時間竟然讓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老楊只能耐住心中地急切,輕聲說道:“夢夢,你這樣,楊叔找不到穴位了。

  ”聽到老楊的話,劉寒夢恨不得把頭埋到枕頭去,她羞紅著臉,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微微張開了雙腿,那神秘的地帶全部展現在他的面前。

  老楊坐在床沿,擔心被劉寒夢知曉他的想法,深吸了口氣,一本正經地將手對著穴位按了過去。

  “啊!”當老楊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剎那,劉寒夢瞬間就爆發了。

  她眼中透著一絲炙熱,直勾勾地盯著老楊。

  “楊叔,好難受,幫幫我……”說完這話,劉寒夢感覺心里有什么禁錮被打破了。

  自從白天見到吳麗和趙成那個以后,她內心的就強烈的渴望著,就算是后來自瀆,依然覺得不夠,所以今晚故意穿成這樣。

  本來還有幾分猶豫,但是剛剛老楊把她的渴望徹底勾了起來,她才說出了那羞人的話語。

  她瞇著眼,悄悄看向投向楊叔,見到老楊的褲子頂起一個大包后,心里產生了一絲竊喜,難道楊叔摸著我,也有強烈的感覺?想到這,她膽子突然大了很多,嘴角浮出一絲壞笑,將一雙玉手悄悄地按向了上去……嘶!好大!昨晚她害羞,沒仔細感受,現在才發現、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劉寒夢臉色大變,想著如果這個進入自己那里,會不會很疼?看到劉寒夢吃驚的表情,老楊微微有些得意,當年他就是靠著自己的本錢,還有一手不俗的推拿手法,才追到了貌美如花的妻子。

  老楊不自覺的加重了力道,讓劉寒夢尖叫起來,手上也抓了一下。

  “啊……”老楊被下面的酥麻感拉回現實,不由地更加激動了。

  現在雖然上了年紀,但身體并不比小年輕差,哪受得了這種刺激,心中的那股邪火騰騰燃燒了起來。

  此時,他的小心臟已經跳到了嗓尖,懷著忐忑的心情,附身試探著輕輕地吻了上去。

  劉寒夢沒有反感,只是看了他一眼,隨后將眼睛閉上,能感覺她整個人都在發燙。

  得到了劉寒夢的默許,老楊更興奮了,彼此之間吻的更深了。

  在老楊高超的吻技攻勢下,劉寒夢潰不成軍,身子軟成泥任老楊為所欲為。

  老楊摟著劉寒夢的小蠻腰,緩緩的撫摸著她的翹臀,嘴一路往下,低頭吻住她那飽滿的雙峰。

  隨后,他急切的把褲子脫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壯的 東西拿出來了,抵在小褲褲那里磨蹭著。

  劉寒夢睜眼一看,發現老楊兩腿間那根粗大的東西,嚇的臉色一變,非常緊張。

  結結巴巴的說:“楊、楊叔,這、這個怎么又大了?”老楊壞笑道:“它太喜歡夢夢了,越大代表著它越喜歡你,等下把它放進去就沒事了。

  ”“可是、夢夢這里那么小,放的進來嗎?”白天趙成的和它一比,瞬間被秒成渣了,她不由擔心起來。

  “會有點疼,夢夢要忍著點,慢慢的就放進去了。

  ”老楊越說越激動,已經忍不住挺著那東西,在她兩腿間頂弄起來了。

  “嗯……那好,我們試試吧,你要輕點。

  ”劉寒夢嬌喘一聲,把腿又張得更大了。

  老楊激動的快要爆炸了,把她的小褲褲撥到一邊,摟著她的長腿,慢慢的把那東西對著她的兩腿間肉縫……“啊,疼,好疼的,楊叔你弄疼人家了。

  ”劉寒夢害羞的輕叫,她感覺下面被撐得脹脹的。

  “你忍忍,你看看,你這里反應更大了,說明排毒效果很好,再堅持一下馬上就會好的。

  ”這個節骨眼上,老楊可不想停下來,繼續哄著她。

  劉寒夢咬緊嘴唇,額頭上的汗水打濕了烏黑的發絲,她疼的把眼睛閉上,兩手緊緊的抓住老楊的胳膊。

  老楊非常興奮,劉寒夢的下面那么緊,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緊張的全身發抖,他好不容易才進去了一丁點,劉寒夢立刻張著小嘴嬌喘起來。

  老楊激動不已,劉寒夢這少女的身子,果然水嫩啊。

  老楊那里越來越膨脹,抱著劉寒夢雪白光滑的大腿,狠狠的朝她身子進入。

  “啊,疼,疼呀,楊叔我忍不住了。

  ”劉寒夢開始嬌喘了起來,身子下面一陣陣的收縮發抖,她的手指抓破了老楊的胳膊,想推開他。

  老楊卻壓的她更緊了,趴在了她的肚皮上,挺著腰桿奮力撞擊她的身子。

  雖然只是進去一點,但老楊已經舒服的欲仙欲死了。

  老楊在她那里緩緩的動著,漸漸的,劉寒夢那里已經溪水潺潺,春潮泛濫了。

  老楊渾身抖動,分開了她的兩腿,欣賞著她那里粉嫩的美景。

  少女的身體,果然是那么雪白嬌美,讓老楊恨不得馬上把她給揉碎似的。

  劉寒夢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間,發現老楊那恐怖的東西,已經快進去一半了,弄的她特別的脹痛,雖然很舒服卻有些難受。

  “不,不要了,楊叔,我太疼了。

  ”劉寒夢眼淚汪汪的,覺得下面那里越來越脹痛了,她使勁的推老楊的胸膛。

  老楊擔心她又像昨天一樣反抗,就停了下來。

  “我在給你排毒啊,你沒發現嗎,排出來的毒素越來越多了。

  ”老楊知道劉寒夢因為是第一次,有點疼是應該的。

  多少年了,他都沒有碰過這樣純潔美好的少女了,所以很珍惜很憐愛。

  他舍不得馬上就占有她,擔心會嚇著她,必須要讓她心甘情愿的。

  劉寒夢小臉一紅,楊叔真以為她什么都不懂啊,還想拿話哄她,她才不上當呢!“楊叔,要不明天再排毒吧,我今天實在太疼了。

  ”劉寒夢拽著老楊的手臂撒嬌。

  老楊哆嗦了一下,她剛剛扭動的時候帶到他那里了,刺激的又前進了一點。

  “啊……”老楊吸了口氣說:“夢夢,今天一口氣排完,不用等明天了。

  ”“不要,不要,好痛。

  ”劉寒夢一個勁的掙扎,讓老楊很痛苦,眼瞅著要吃到了,叫他這么放棄實在是不甘心。

  可是這回劉寒夢的反應太激烈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三兩下一推,把他的東西都推了出來。

  老楊只好哀求道:“夢夢,我特別難受,你幫幫我吧。

  ”“怎么幫你?”老楊的表情太過痛苦,她有些不忍,猶豫的問道。

  一聽有門,老楊趕緊指了指下面的東西,“把它放到你的嘴里,我再教你怎么做。

  ”劉寒夢驚呼道:“把它放進嘴里,可是這么大,怎么可能放的進去呀!”“可以進去的,夢夢,你就幫幫楊叔吧,再不舒緩,楊叔就要死了!”想到網上查到的資料,劉寒夢紅著臉說:“你不能死,我幫你就是了。

  ”老楊見她同意,剛準備指點她操作,劉寒夢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張嘴就去含他兩腿間的東西。

   他故意不動了,笑問道:“想不想讓叔叔動起來啊?”“想!叔叔,你快動起來啊!” 琳琳果然聽話了,剛才還嫌棄 老劉又老又丑,現在可好了,簡直把老劉當成了大寶貝兒了。

  “那你求我啊!”老劉故意挑逗她,像這種玩習慣女上位的貴婦,就要踐踏的她的尊嚴,這樣才有成就感。

  “叔叔,求你,求你大力的干我……我好難受啊……”果然,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那欲海中的女人,智商就成為負數了。

  她放肆的扭動著自己的柳腰,配合著老劉的運動,簡直騷的可怕。

  “好,叔叔滿足你!”老劉也不跟他客氣了,當即就開始大開大合的干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了鑰匙開門聲。

  “糟了, 我老公回來了!”“什么?”老劉傻眼了,剛才還覺得她老公是個綠毛龜,現在倒好,直接殺了個回馬槍,這可怎么辦?猶記當年,就是因為睡了贊助商的 老婆,被捉奸在床,才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幾十年未娶,幾十年孤獨寂寞的生活。

  現在趙 雅云老公回來了,這要是被捉個正著,事情鬧大了,自己連游泳教練這一行都做不成了啊!“快跟我上樓!”趙雅云也臉色煞白,急忙帶著老劉他們沖上了樓。

  還好他們速度夠快,收拾的也干凈,急忙沖上了樓。

  “雅云,你老公回來了,他要是發現了,我這老臉還往哪擱啊!”老劉真是慌了,他很害怕,就好像時間回到了二十年前。

  “怕什么,一會兒你們就在這屋待著,繼續做你們的,我假裝回屋睡覺,到時候我老公問起來,我就說你們是一對野鴛鴦,我只是給你們騰地方的!”趙雅云倒是聰明,直接把鍋甩的干干凈凈。

  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只是苦了琳琳了,她本來就是被叫過來的。

  現在又被安上個偷漢子的罪名,真是夠可悲的。

  “雅云,你記得啊,這是你欠我了個人情!”說著,琳琳拉著老劉進了房間。

  她好像比老劉還要著急,也許是她剛才嘗試了老劉的尺寸,剛剛被撩起的浴火還沒澆滅,所以想繼續戰斗。

  她本來就經常在夜店玩少爺,她老公也是一知半解,不管她。

  現在出來偷漢子,就算被發現了,她老公也就得過且過了。

  此時,趙雅云已經回屋假寐,手不自覺的伸進了褲頭里,有規律的運動著。

  “砰!”門被撞開了,趙雅云的老公沖了進來。

  他三步并成兩步的沖過來,掀開了趙雅云的被子。

  “還睡,睡你妹!”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長相也十分陽光帥氣,按道理說,他應該是從來不爆粗口的。

  但是現在,他老婆背著他在家里偷漢子,他哪里還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緒。

  “老公,你怎么回來了?”趙雅云搓了搓眼睛,一臉狐疑的問著她老公。

  “少他萍姨廢話,我問你,野男人呢?”他本來是知識分子,但是現在,粗口已經完全抑制不住的爆發出來。

  “什么野男人?老公,你在說什么?”趙雅云一臉的迷茫,起來還暈暈乎乎的。

  “啪!”一聲清脆的大嘴巴子扇在她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讓趙雅云忍不住哭了出來。

  再怎么說,她都是個弱女子,受到這么大的傷害,當然經受不住。

  “老公,你竟然不相信我,你整日整夜的不回家,讓我一個人獨守空房,誰知道你一進家門就打我,你太過分了,嗚嗚嗚……”趙雅云大哭起來,那眼淚流了滿臉。

  見她那梨花帶雨的模樣,她老公也一陣心痛,難道真是自己誤會她了?“雅云,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因為太寂寞了,所以偷男人?”她老公還在套她的話,雖然多了幾抹柔情的問候,但是趙雅云也不是傻子,這種事當然要死咬著不放,一旦承認了,她肯定得被凈身出戶。

  所以,她強忍著疼痛哭泣:“老公,你竟然不信我,我那么喜歡你,怎么可能會偷男人?”“不承認是吧,你等我找出來的!”說著,她老公在屋子里翻了起來,床底下,柜子里,全都翻遍了,可是始終沒有找到人的影子。

  “你看,我說吧,我根本沒有偷男人!”趙雅云神氣起來了,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

  “怎么可能?”她老公一陣驚訝,掐著腰喘著粗氣。

  “那你打電話的時候,為什么在嬌喘?”他又在質問趙雅云,趙雅云當然不會承認了。

  “我……”沒等趙雅云說話,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浪叫聲:“叔叔,快,大力一點,人家就快要出來了!”……“什么聲音?” 曹明當即問道,一個健步沖了出去。

  循著聲音,他一腳踹開了門。

  里面的情景著實讓他一驚,此時的琳琳,正在墻角弓著腰,一只手拄著墻,另一只手在揉著自己的酥胸,而她纖細的長腿一只立于地面,另一只則是被老劉舉了起來,神秘之地正展露在曹明的面前。

  “這……”他傻眼了,回頭看了看趙雅云,又狐疑的問道:“這不是琳琳嘛,她怎么……”趙雅云急忙拉著他的胳膊,把他拉出了門。

  “ 劉叔,琳琳,你們慢慢玩,我老公她不懂事,我們就不打擾了啊!”趙雅云表現出一臉的歉意,然后關上了門。

  此時,曹明一臉的驚恐之色。

  “雅云,剛才那是什么情況?”他完全忘了懷疑自己老婆偷漢子的事了,剛才那一幕,著實把他驚著了。

  “告訴你別沖動,你偏偏踹門進去,現在好了吧,你看你把琳琳嚇的。

  ”趙雅云一臉的幽怨,還作勢依偎在曹明的懷里,就像個小女人一般可人。

  曹明急忙說道:“你是說,我誤會你了?”“廢話,這屋子里一共就兩個男人,剛才那個老頭你也看到了,我會和那個老家伙做那等荒唐事嗎?”趙雅云的話的確有可信度,老劉四十多歲了,尋常女人哪會和他做什么,但是琳琳,他剛才……不多時,曹明被唬住了,趙雅云把他拉到客廳,低聲道:“老公,既然你還是不信我,那我給你解釋一下吧!”“你說!”曹明現在也是半信半疑,對于趙雅云的話,他也不知道是該相信,還是不該相信了。

  “事情是這樣的,琳琳曹明總不理他,三天兩頭的不在家,她寂寞難耐,剛找了個新凱子,他們年齡差距那么大,去酒店開房那不是被人笑話嘛!所以,我就讓他們來咱家偷情了,我可告訴你啊,這是琳琳的私事,你可千萬別告訴曹明!”趙雅云說的話可信度越來越高了,曹明也是不得不相信,關鍵說的有幾分道理啊!于是,他又狐疑道:“那你剛才給我打電話,嬌喘是怎么回事?”趙雅云掐著曹明的腰間軟ròu,罵道:“呸,你真以為我和那老家伙有什么事啊!你也知道,你三天兩頭的不在家,我在隔壁聽到她們的**聲,我就自己摳自己,我**,剛才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哪好意思跟你說實話!”解釋清楚了,這回徹底解釋清楚了,只見曹明把她摟在懷里,還勸慰一聲:“老婆,對不起,剛才是我沖動了。

  ”“哼,你連人家都不相信,說對不起就有用了?我前幾天看好了一款名牌包包,要不然……”話還沒說完,曹明就把話搶了過去,還拍著xiōng脯大喊:“買,過幾天我出差回來就給你買,老婆,我是因為太愛你了,所以才生氣,物極必反嘛,你原諒我嘛!”一個大男人,開始在女人面前死纏爛打,真是夠可笑的。

  “好了,你忙你的,你放心,你的后院絕對不會失火!”趙雅云琳琳的一笑,簡直把曹明給迷住了。

  “好,那我先走了,還有兩個小時飛機就要起飛了,等我回來給你帶禮物!”說著,曹明拖著行李離開了。

  古有反圍剿計劃,今有反捉jiān計劃,趙雅云簡直就是一個機靈鬼。

  見曹明開車走遠了,她也跑上樓去。

  她推開門,正看到那兩對也鴛鴦還在茍合呢,此時的琳琳正跪在床上,撅起**,嬌喘連連。

  “啊……劉叔……又要尿了,不行了!”話還沒說完,一股子白濁噴shè而出,正噴在老劉的肚皮上,這已經不知道是今晚第幾回了。

  “哎呦,S蹄子,這么快就搞上了,剛才不是還嫌棄我們劉叔嘛,現在可是叫的比你老公還親呢!”這回換做趙雅云嘲笑她了,剛才琳琳挖苦她的話,她可是記得一清二楚呢!琳琳正沉浸在**的余韻當中,她急忙抱住老劉,大喊道:“趙雅云,我告訴你,他現在是我的親漢子,親老公,是我的好哥哥,你可別跟我搶,今天我要爽個夠!”“呸,你要不要臉,他可是我帶來的,劉叔,快,讓我也爽爽,憋死我了……”老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趙雅云推倒在了床上。

  她早就濕的不行了,剛才在隔壁的時候,還在回味著和老劉做那荒唐事的場景呢!她的動作那么嫻熟,一瞬間便騎在了老劉的身上。

  整整三個小時,老劉把她們伺候的舒舒服服。

  “劉叔,這卡里有五十萬,明天記得幫我買十節課!”臨走的時候,琳琳把一張銀行卡遞給了老劉,這是她這輩子最舒服的一次,沒有之一,一開始,她還很討厭老劉,認為老劉又丑又老,根本不配和自己做這種荒唐事。

  可是,試過之后,她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事終,還給老劉五十萬作為答謝。

  “五十萬?十節?”老劉傻眼了,五十萬能賣他一輩子了,可是她就買十節課?“劉叔,你可別謙虛,你值這個價!”趙雅云也在旁偷笑,像她們這種有錢的貴fù,五十萬還真不算什么,而且剛才那舒爽的體驗,簡直讓人回味一輩子,五十萬買老劉這一天,她們還覺得賺了呢!見老劉要走,琳琳又從后面抱住老劉,隔著褲子摸著他的(愛女狂歡)大話兒。

  “劉叔,加一下人家微信嘛,以后咱們常聯系!”琳琳真是太S了,果然如趙雅云所說,這次把她伺候舒服了,今后受益無窮啊!“好好!”老劉和她互留了微信,便離開了。

  出了門之后,老劉這才發現,自己真是有錢了。

  那五十萬的銀行卡拿在手里,真是夠沉的。

  回到家以后,老劉久久不能寐,翻來覆去的拿著那張銀行卡把玩。

  這只是蠅頭小利,如果真重出江湖,讓趙雅云給自己多介紹幾個富婆,那還不賺大發了?一瞬間,老劉有些后悔了,自己消沉了這么多年,多少胭脂美女都錯過了。

  要是早早地重出江湖,或許早就賺大發了吧!如果自己有錢了,那自己可就能娶了陳晴晴了。

  現在這年頭,只要你有錢了,多大歲數的小姑娘都能娶。

  如今他心里裝滿了陳晴晴,他覺得自己已經無法自拔的愛上了陳晴晴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