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小西 まりえ



老王心里大失所望,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讓 黃琴見識見識他雄偉的尺寸,這是老王全身上下最值得驕傲的一點,就拿 劉玲玲來說,一開始不也是看中了他的尺寸?老王氣的差點吐血,怎奈黃琴還笑的十分天真說:“我洗澡的時候都會放一顆泡泡球的,我看你這沒有,就只能將就一下用沐浴露啦?怎么樣?我很聰明吧?”老王被她氣笑了,皮笑肉不笑說:“是啊是啊。

  ”黃琴以為他是不好意思, 也沒多想,她站起來對老王說:“那我先幫你脫衣服吧,待會水涼了就不好了。

  ”老王自然點頭同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還好有脫衣服這個環節,待會有些地方,黃琴不看也得看到。

  可老王最終還是低估了黃琴這個富家女的腦回路,只見她突然不知從哪掏出一把剪刀,刷刷刷就將老王的衣服給剪了,幾秒的功夫就搞定了。

  至于褲子,在老王還沒來得及阻止的情況下,也被她三兩下就剪掉了。

  不過有一點黃琴萬萬沒想到,原本她想著,剪掉老王的褲子也不怕,至少他里面還有一層內褲,怎料老王今天壓根就沒穿內褲!就在黃琴蹲在他身下剪掉褲頭的時候,有一根東西猛地從下滑的褲子里彈了出來,毫無防備就彈到了她的臉上,加上老王剛用手發泄過,那些液體有的糊到她紅潤的小臉上……黃琴頓時就懵了,拿著剪刀愣在原地。

  別說是黃琴,就連老王自己都懵逼了,這事情到底是怎么發展到這個地步的?他慪的差點吐血, 心想這次還真不能怪他,是這黃琴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老王反應過來之后,也顧不上其他了,趕緊抽了幾張紙巾把黃琴的嘴巴跟臉擦干凈,他深怕黃琴待會一個激動一把剪刀葬送了他的關鍵部位,趕緊找了條毛巾捂住,這才敢跟黃琴說話。

  “黃……黃琴,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今天會幫我洗澡,我一個人在家,想著單手上廁所不方便,就沒穿內褲……”黃琴呆呆得站起來,舉著剪刀喃喃自語說:“剛剛發生了什么?”老王被她嚇得 忍不住捂緊他的身下,支支吾吾說:“剛……剛才你剪了我的褲子……”黃琴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抬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說下去,她的臉此時比猴屁股還紅,臉上寫滿了尷尬。

  “我……我覺得還是找個護工來幫你洗澡比較好,我還有事,先走了!”黃琴跑得比兔子還快,老王現在沒穿衣服,也不能追出去,只能眼睜睜 看著心中的 女神羞燥得奪門而出。

  老王覺得老天爺簡直 是在耍著他玩,每次煮熟的鴨子都能讓它飛了!沒辦法,他只能先拆了手上的紗布木板,穿好衣服,又等了半天,見黃琴也沒 給她打電話,這才忍不住了,給她發了條短信。

  他短信寫著:黃琴,對不起,今天這事真的是意外,我沒有任何侵犯你的意思,我可以發誓!但是黃琴沒有回復,他心里越發著急,忍不住又發了幾條,但依舊像石沉大海般了無回音。

  最后老王忍不住了,直接給她打了個電話,但也無人接聽。

  老王這些確定了,黃琴在逃避他!這會老王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提什么洗澡的事了,他費盡心思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這下又全崩塌了!可這次老王是真的冤,雖然他做夢都想糊在黃琴那水潤動人的櫻桃小嘴里,但他萬萬沒想到這事這么快就能“實現”啊!!這下他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老王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可一連等了好幾天,都不見黃琴回他的短信,他也不敢再給黃琴打電話了,怕她覺得是在騷擾她……最后老王實在坐不住了,心想得找個人打聽一下黃琴的消息。

  老王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劉玲玲,但想從劉玲玲的口中知道黃琴的消息,就必須先解決好之前答應過她的事。

  想到這,老王毫不猶豫撥通了李成的電話……兩天后,老王約了李成跟劉玲玲在一家日式料理店見面。

  老王對李成的喜好基本上都摸了個七七八八,他知道李成最喜歡這種日本調調。

  所以,他特意提醒劉玲玲,要穿那種日式一點的衣服。

  可他沒想到劉玲玲這么上道,老王見她走進包廂的時候就驚呆了……這妞穿的居然是水手服!!看來平時島國片也沒少看啊!老王悄悄瞄了旁邊的李成一眼,見他兩只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那口水哈喇子都差點掉下來,恨不得馬上撲上去將劉玲玲弄個死去活來。

  成,不用問了,這事十有八九會順利的!老王暗暗朝劉玲玲睇了個贊許的眼神,同時忍不住像李成一樣打量她。

  這劉玲玲果然一點就通,他只跟她提過李成喜歡那種日式的風格,她就弄了這么一身水手服穿。

  而且這水手服還是特意改過的,上身衣服被她改小了腰圍,變成了露肚臍的緊身衣,領口也被她改過,上半身像是要把衣服撐爆一樣。

  下半身那就更離譜了,那裙子直接被她改成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半個屁股都露在外面,好像還沒穿內褲,不過也有可能是穿了丁字褲。

  也不知道她這一路是怎么走來的,就不怕遇到色狼直接將她拖進小巷子就地正法?老王心想,以后誰要是娶了劉玲玲當老婆,這頭上的草原估計能趕得上呼倫貝爾大草原!不過蘿卜青菜各有所愛,老王是看出來了,李成就挺愛她這款的。

  劉玲玲學著那些日本女人一樣在榻榻米上跪坐,見李成的眼睛都沒離開過她的身上,心下暗喜,表現得越賣力。

  她伸出芊芊玉手給李成跟老王倒了一杯茶,那手法,顯然是學過茶藝的,那優美的姿勢看的李成那西裝褲都快被撐破了。

  老王瞅著這形式,心想這兩人沒準待會就得忍不住在這包間來一發了,他暗暗羨慕李成,同時也再次明白有錢有權的重要性……就連李成一個小小的監考官都有這樣的美女自動送上門來獻身,要是他還能再往上走,得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繼要上他的床?可老王不知道,再過不久,他就能鯉魚躍龍門,趕在李成前面,一夜之間擠進權貴的世界,同時也離他的女神越來越進……包廂這頭,老王負責簡單地給兩人互相介紹一下身份,又有一搭沒一搭陪著聊了幾句,看著兩人越來越嫌棄他的眼神,就趕緊找了個尿遁的借口溜了。

  后來他悄悄折回去,在門口的時候就聽到里面傳來毫不壓抑的叫聲,他下腹一緊,忍不住趴在門縫向包廂里看去。

  就見李成將劉玲玲壓在飯桌上,兩人衣服都完好穿在身上,只有劉玲玲的上衣被撩了起來。

  李成動作激烈,劉玲玲被撞得七葷八素,胸前劇烈晃動著,兩人身下的桌子也被推得咯吱咯吱做響,但很快就被劉玲玲的叫聲淹沒了……老王看得眼睛冒火,忍不住靠在門外,將手伸進了褲襠里。

  好在他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他定的是這里最偏僻的包廂,這里還是監控的死角,他在這大大方方偷窺了好一會都沒人發現。

  老王紓解完之后,見包廂里還沒完事,他怕再看下去那股邪火又要壓不住了,趕緊提上褲門撤了。

  第二天,老王又單獨約了劉玲玲見面,他心想這么多天過去了,總算是能問到黃琴的消息了。

  老王約了劉玲玲在一個很普通的飯館見面,劉玲玲昨晚估計是被李成折騰狠了,這會走路的姿勢都十分怪異。

  她坐下來無精打采看著老王說道:“王教練,又約我出來有什么事?我剛從李成那回來,趕著回去睡覺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說吧!”老王也不跟她廢話了,單刀直入問:“我就是想問問你,黃琴最近都在干嘛?”劉玲玲撐著太陽穴看他,打了個哈欠才懶懶道:“怎么,你最近惹黃琴生氣了?”老王很誠懇得點點頭,但也不說為什么生氣。

  劉玲玲咯咯直笑,笑了半天才說:“王教練,我覺得你還是趁早死心吧,我們家琴琴真的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窮屌絲。

  老王臉色一沉,瞪了劉玲玲一眼,只強調說:“你只需要告訴我她最近在做什么就可以了,別的不用你多說!”劉玲玲聳聳肩,也不急著說,她從包里拿出一包煙,她抽了一根遞給老王,老王沒接,她就自己叼進嘴里。

  狠狠吸了兩口煙之后,她才說:“王教練啊,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惹琴琴生氣,她原不原諒你,這都不重要了,因為……她要出國了。

  ”老王愣了一下,像是被雷劈住了,過了半響他才說:“你剛才說什么?”劉玲玲單手拖著下巴,另一只手夾著一根煙,如斯性感。

  她朝老王吐了一口煙,就著朦朧的煙霧,緩緩說道:“她學的是服裝設計,她的父母要送她去美國進修,這個月月底就要走啦!王教練啊王教練,如果以前你還能自欺欺人,這一次,你也該認清你們兩之間的差距了吧?”老王好像受了極大的打擊,兩眼無神道:“什么差距?”劉玲玲勾唇一笑,手上的煙在煙灰缸的邊緣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一字一句道:“當然是——錢的差距啊!”老王渾身一震,半響無語。

  是啊,黃琴是住在大別墅里的白富美,她家里有錢、有權。

  她可以去美國甚至任何國家讀書或者玩樂。

  可他只是一個大山里走出來的窮屌絲,奮斗了二十多年,如今還只是一個教人開車的小教練,他買不起大別墅,更買不起豪車,他這樣的人,怎么可能追得到黃琴呢?老王整個人都萎靡了,他從來沒有一刻覺得自己這么不堪過,他覺得劉玲玲說得很對,他跟黃琴之間最大的差距,歸結起來就只有一個字——錢!劉玲玲見他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用熟稔的語氣像老朋友一樣拍拍他的肩膀道:“老王啊,其實我挺感謝你這次幫我的,雖然我知道你打心里瞧不起我,但我也瞧不起你啊!我們都一樣,都瞧不起沒錢人,卻沒想過,我們自己本身就是沒錢的人。

  ”見老王被她說得臉色更難看了,她想了想,只能轉移話題說:“你知道我跟黃琴是怎么認識的嗎?我們兩是在酒吧認識的,黃琴是為了去找她哥,后來被人在酒里下了藥,要不是我提醒她啊,你那清純的小女神早就被人破身啦!”老王驚訝地抬起頭看她,沒想到劉玲玲跟黃琴居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認識的,只聽劉玲玲又道:“你別以為我跟黃琴要好是看中她的錢,她知道我家里的情況之后就想給我錢,可我一分沒要啊,我這人只拿男人的(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錢,特別是渣男的錢,有多少我榨干多少!”老王實在想不到劉玲玲原來是這樣的“女中豪杰”,心里對她還是有所改觀的,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該怎么接這話茬,最后憋了半天又忍不住問:“那你知道黃琴具體幾號走嗎?”劉玲玲愣了一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將手里的煙掐滅在煙灰缸里,咬牙切齒說:“老王啊,我說了這么大半天,你還不死心是不是?”老王苦笑,心想那可是他做夢都在想著的女神,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心呢?至少也要見她一面表了白才能死心…… 這一坐,她倒是忘記了自己此刻 身體的狀況,那原本半截 黃瓜,現在這個姿勢,怕是只剩下一小點還在外面了吧?“表……嬸……” 鄭峰一臉茫然,又尷尬又著急,他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總不能開口問人家黃瓜是怎么回事?看鄭峰這一副模樣,表嬸聯想到剛才鄭峰撿筷子半天都沒上來,頓時心中一驚,這個小子該不會是剛才看見了自己那處了吧?轉臉看向鄭峰,這小子眸子里面除了對自己的侵犯,還有幾分期待,她越發的肯定,自己的丑事被鄭峰看到了,加上剛才自己一下子沒忍住叫出來的那一聲,表嬸的臉瞬間紅的如同蘋果一般。

  這算什么事啊,他可是你侄子啊,做這種丑事,怎么還能被侄子給看的一清二楚啊。

  想到鄭峰今年已經是年齡不小了,男女之間的事情就算沒經歷過,卻是也略懂一二,表嫂害羞的都是紅到了脖根。

  “鄭峰,嬸子吃完了,你慢慢吃,吃好了放在這里就好。

  ”表嬸放下碗筷,低著頭紅著臉,說罷, 便是朝著臥室走去。

  鄭峰一個人坐在飯桌上,看著滿桌子的飯菜卻是沒有胃口。

  誰曾(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曉得,曾經溫文爾雅,知書達理,體面端莊的表嬸,竟然是會在家自己玩黃瓜。

  現在別說是農村的家常便飯了,就算是滿桌的山珍海味,哪里比得上女人香啊,更何況,鄭峰還是個熱血小青年,對于女人更加的渴望,給座金山都不換。

  挑挑揀揀,終于是將碗里面額飯菜吃光,鄭峰正想著告訴表嬸自己要回去了,卻是突然想起剛才表嬸那模樣。

  鄭峰的眼睛直視著表嬸臥室,表嬸現在就在那個里面,他總感覺表嬸現在正做著某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他悄悄的踮起腳尖,慢慢的移動道表嬸的窗戶邊,探出半個腦袋,那一雙眼睛賊溜溜的往里面瞄著。

  “嗯……”突然,一道極力克制的聲音傳了出來,鄭峰急忙轉移視線,看了過去。

  只見表嬸此刻果然在臥室的床,只不過她并沒有睡覺,也沒有玩手機,而是張開腿,小腳丫踩在床幫上,一雙白嫩的手伸向下面,眉頭緊鎖,秀梅輕蹙,那一雙美眸緊盯著某個地方,額頭上的汗水都是將睡裙給打濕。

  表嬸竟然是在拔黃瓜……表嬸正對準鄭峰這一邊,因為這一邊面朝陽光,看的更加清楚一些,拔起來也比較容易。

  表嬸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黃瓜之上,根本沒有意識到窗口還有一雙眼睛正在偷看著她。

  “嗯……”表嬸倆只白嫩小手抓到黃瓜漏在外面的那一小節,使出全身力氣, 用力的拔著。

  鄭峰伴隨著表嬸的力度,嘴巴也跟著張大了幾分,他的眼睛盯著表嫂……鄭峰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女人,嘴巴頓時張的老大,心跳加速,都是快蹦到嗓子眼了。

  “啊……”表嬸又一次失敗了,她氣急敗壞的拍打著自己的身子,臉上滿是焦急和嬌羞之色。

  站在窗外的鄭峰看的心疼,看著那打的發紅的地方,他恨不得進去給表嬸撫慰一下,那么好的身子,說打就打,這端莊秀麗的表嬸也太暴躁了一些。

  沒幾分鐘,表嬸新的一輪拔河比賽又是開始了。

  這一次,表嬸想了個辦法,她將毛巾墊在手上,然后再抓到黃瓜,這樣就能夠防止打滑了。

  “嗯……”她用力拉扯著臉上又羞又急,那張精致的面容也是跟著變了形。

   小峰就在隔壁吃飯,必須盡快將黃瓜拿出來才是,不然的話,從此以后可怎么面對小峰。

  鄭峰站在窗口齜牙咧嘴,心中也是為她捏著一把汗,手握成拳頭,輕輕的捶打著窗臺面,心中直呼加油。

  “咔嚓。

  ”突然間,天不從人愿,或許是因為表嬸太過用力,又或者是用力不均勻,那黃瓜是拉出來了,但是只是拉出來少許,更多的還在 那個地方,而且,暴露在外面的黃瓜比剛才的可要小不少,這一下,表嬸的那一雙小手都是難以抓到那黃瓜的把了。

  “哎呀……”表嬸先是一愣,隨即低頭一看,頓時嬌嗔一聲,小腳丫在床不斷的撲騰著,手中拔下來的黃瓜也不知道扔哪了。

  鄭峰心中大喊一聲我曹,這黃瓜也太娘的不給面子了,這個時候斷了……“叮咚。

  ”正當鄭峰為表嬸打抱不平時,他的手機突然間震動一下,發出一聲聲音,里面的表嬸這個時候也是抬起頭來,對上鄭峰那一雙眸子……四目相對,二人先是一愣,隨即一起驚慌了起來,表嬸更為激烈,她的瞳孔猛然擴大數倍,抓著黃瓜的小手捂著小口,緊跟著便是尖叫了起來,“啊——”“我曹……”鄭峰頓時面紅耳赤,直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偷看別人竟然是被發現了。

  “刷。

  ”三十六計走為上,鄭峰一轉身便是想跑,大不了以后的飯菜自己解決,就算是頓頓吃土豆子也絕對不能來表嬸家了。

  “小峰——”突然間,還沒跑幾步,身后便是傳來了表嬸的呼喊聲。

  鄭峰疑惑的轉身,卻見表嬸正站在門口,臉蛋紅撲撲的像是快要滴出血來,那一雙手放在最關鍵的位置遮擋著那一處神秘的地方。

  “表嬸……我不是……對不起……”鄭峰以為表嬸是來找他麻煩的,手忙腳亂的解釋著,但是由于過度緊張,說出來的話也是牛頭不對馬嘴。

  “小峰,表嬸不是找你說這個事情的……”沒想到,表嬸看了一眼鄭峰,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無比羞澀,然后低了下去,小聲中帶著懇求,“小峰,你能不能幫幫表嬸……”“幫?”鄭峰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表嬸,看著表嬸那嬌羞的像個小姑娘似的,鄭峰頓時心生疑慮。

  幫什么,該不會是讓自己幫她……“表嬸一個人……拿不出來……你幫幫表嬸……好不好……”表嬸紅著臉抬起頭來,艱難無比的說出這句話,然后貝齒輕咬著嘴唇,等待著陳峰的回答。

  “好……當然可以……”鄭峰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鬼使神差的跟著表嬸進了屋子,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是和表嬸坐在了床上,而表嬸滿臉通紅的張開腿,露出了那一段黃瓜……“小峰,你看什么啊,快點幫表嬸啊……”見鄭峰半天沒反應,表嬸羞的脖子都紅了,那美麗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層水霧,似乎快要羞哭了。

  原本自己是算好了鄭峰來吃飯的時間的,而做飯的時候剛好是看見了黃瓜,一下子沒忍住,便是想要享受一番,結果卻是不料這個小子來的那么不是時候,一著急,往出一拉,整根黃瓜便是變成了半截。

  自己努力了半天都是沒有弄出來,加之當時陳峰還在一旁的屋子里面等著自己,時間久了難免會被懷疑,萬一再被看見了,那就更加尷尬了。

  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吃飯時那黃瓜不老實的蹭來蹭去,不小心發出來的聲音最終還是出賣了她用黃瓜安慰自己的事實。

  看著眼前鄭峰那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她內心深處也是升騰起一種異樣感,讓這樣單純的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侄子看見自己用黃瓜的一幕,實在是太羞恥了。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是還得靠著侄子親手從那個地方將黃瓜拿出來,否則的話,讓老公看見了,那就更加的說不清了。

  “哦……哦……”鄭峰心煩意亂,聽見表嬸的聲音急忙回答道。

  可是當他眼睛放在那個地方上時,頓時是皺起了眉頭。

  那黃瓜在外面只漏出一點來,這該怎么下手啊?難不成自己要將手放在里面,然后抓到黃瓜往出拿嗎?不不不,這可是表嬸啊,一定不能這樣子做,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啊。

  鄭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這可是自己的表嬸啊,表嬸的身體竟然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想起表嬸在這村子里面一直都是規規矩矩的,沒想到,也是個有需求的女人啊。

  表嬸那一張紅彤彤的臉蛋,和那害羞至極的表情,此刻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可愛,這樣的女人,竟然是在家里面用黃瓜,實在是太浪費了,難道說,是表叔平時滿足不了她嗎?想到這里,鄭峰頓時有了反應,這要是自己親自來……鄭峰用力的晃了晃腦袋,將那些不好的東西甩出去。

  鄭峰啊鄭峰,這可是你的表嬸啊,你絕對不能在她身上打什么主意啊。

  “表嬸,我要拔了。

  ”鄭峰強行壓下內心的那一股邪火,認真的看向表嬸。

  表嬸羞的鎖骨都是顯露了出來,她輕抿的嘴唇,看了眼鄭峰,然后雙手扶著床,用力配合鄭峰,緊跟著脖子后仰,一副認命的模樣。

  她不知道,這樣一幅模樣對于鄭峰這樣初經人事的小男人來說,簡直就是殺手锏。

  “彭。

  ”鄭峰有了劇烈的反應,鄭峰倆只眼睛血紅血紅的,盯著表嬸那個地方,要不是有那個臭黃瓜在那里堵著,自己早就是拉開褲拉鏈撲上去了,管他娘的什么表嬸表姐,親戚不親戚的。

  想歸想,鄭峰低下頭,將手指順著那道邊緣伸了進去,表嬸好歹也結婚十來年了,那里也不像是剛開苞的一樣,所以很容易便是伸了進去。

  “啵——”鄭峰抓到了那根黃瓜,用力一拉,本以為能一次性拉出來,結果不想到表嬸那兒竟然是如同吸盤一般,那黃瓜是出來了一點,但是回去的更快。

  “哦——”表嬸被那黃瓜用力一撞,當即便是渾身顫抖一下,發出一聲極為消魂又要命的呼喊聲,那一張精致的臉蛋表情更是豐富多彩。

  “……”鄭峰頓時無奈了,這我幫你往出拉,你對它這么依依不舍的,我也沒招啊……那一聲“啵”表嬸聽得無比清晰,而自己也被那突如其來的感覺給整的喊了出來,表嬸頭都是快垂下去了,根本不敢看鄭峰的眼睛。

  “表嬸,你得放松身體,配合我啊,要不然,我怎么幫你啊……”鄭峰一邊說著話,一邊趁著自己的手還在表嬸的那個位置,不停的摸索著……能這么近距離看著表嬸的那個地方,還能親手光明正大的摸索的機會可不多,他得抓緊機會,這一刻,表嬸親戚都已經是成為了鄭峰快樂的根本,和外人整,那是生理,和親戚整,不光是生理爽快,連心理上都是無比的痛快。

  “哦……小峰……你的手……”表嬸那個地方被黃瓜裝得滿滿的,而侄子的大手又是在那個地方動來動去,那爽快的感覺如同閃電一般陣陣涌上心頭,讓她難以忍受,簡直快要叫出來了。

  “表嬸,我的手怎么了,不是你讓我幫你的嗎?”鄭峰看著表嬸眉頭緊皺的可愛模樣,手動的更加勤快了,而且,還朝著那個里面伸了進去……“砰砰砰。

  ”正當鄭峰準備更進一步時,門外突然間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臥槽,誰他么的這么會挑時間啊……”鄭峰眉頭頓時擠成一個疙瘩,嘴角抽搐著,他現在很想打人。

  “小峰,快點,把黃瓜給嬸子拿出去……”聽見門外的敲門聲,嬸子頓時也是驚慌了起來,她朝著門外看了一眼,隨即用懇求的目光看向鄭峰。

  “啵。

  ”其實鄭峰早就是抓到了那根黃瓜,這個時候輕微用力,便是將那黃瓜給拉了出來。

  但是門外的這個王八蛋是誰,他很想知道,然后狠狠的給他一拳,這個時候敲門這不是壞自己好事嗎?看表嬸那表情和對男人渴望的程度,沒準黃瓜出來了,就該自己上了,現在好了,全泡湯了。

  “刷。

  ”表嬸來不及細想,急忙跳下床去,將睡裙往下一拉,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匆匆的跑了出去。

  “該死的王八蛋……”鄭峰腦門側面的太陽穴都是凸了起來,他爬上窗戶,朝著門口看去,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個王八蛋這么不是時候的來搗亂。

  “咔嚓。

  ”表嬸將大門打開,外面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男人身著一身迷彩裝,灰頭土臉的,身上骯臟無比。

  鄭峰一眼便是認出這個男人,平日里見了面還會打聲招呼,尊稱他一聲 黃叔,黃叔靠著給工地打工為生,他的表叔也和他一樣在那工地上。

  只不過,黃叔是個老實人,平時見了面也是笑呵呵的,今天卻是瞪著眸子,像是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哎呦,不好了,不好了,你家老鄭在工地出事了。

  ”黃叔滿頭大汗,滿臉的褶子全是汗水,整個人急的直跺腳。

  一聽表叔出了事,表嬸當即臉色便是大變了樣,那雙眸子中滿是急切,連忙問道,“怎么了?我們老鄭怎么了?”黃叔搖著頭擺擺手,拉著表嬸就要走,“別問了,別問了,趕緊走吧,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黃叔那份焦急的模樣,表嬸也知道事不宜遲,她掙脫開黃叔的手,一邊朝著屋里跑,一邊說道,“你等等,我說點事就走。

  ”說罷,表嬸便是跑到了窗臺邊上,看著鄭峰叮囑道,“鄭峰,你表叔出事了,表嬸得過去看看,要是我晚上沒回來,你就自己把飯菜熱一熱吃吧,我先走了……”鄭峰連答話的機會都沒有,表嬸便是跟著黃叔跑了出去。

  “噗通。

  ”鄭峰趴在窗臺上盯著表嬸離去的地方,半晌,身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橫著躺在了表嬸的大床上,看著天花板陣陣發呆。

  好好的一次機會,早知道剛才就不該那么墨跡,直接把黃瓜拉出來自己整就對了,整的現在人也沒了,自己也無聊至極。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