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freetube 69



其實 二寶這些年不斷 上山打獵,他整整追蹤了 狼王半年的時間,將蟒碭山的狼王擊敗,是王二寶的畢生理想,今天終于可以得償所愿跟它一較高下了。

  他無法抑制那種發自內心的激動,嘴巴里呼出來的呵氣都興奮地顫抖起來。

  二寶把旁邊的 丁香往懷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卻對二寶會心一笑。

  女孩子雖然第一次經歷這么驚險刺激的場面,可是因為有二 寶哥在身邊,她充滿了勇氣。

  狼王晃動著巨大的頭顱,同樣紋絲不動。

  一雙狼眼瞬間瞪得溜圓,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猙獰的刺猬,它沖著王二寶呲牙咧嘴,胡子抖動,露出一口猙獰的牙齒,嘴巴里也發出了嗚嗚的仇恨聲,恨不得把王二寶立刻撕成碎片。

  從前的仇恨一股腦顯現在腦海里,狼王終于把持不住,要為自己的那條傷腿討個公道。

  它低吼一聲,身后的四條 大狼匍匐在地上,開始向著二寶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動。

  好比五只懸掛在墻壁上的壁虎在撲食,不仔細看,你根本看不到它們在移動。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于,一條大狼從草叢的背后探出了腦袋,沖著王二寶飛身就撲。

  哪知道大狼剛剛探起腦袋,王二寶就叩響了手里的扳機,嗖的一聲,那根利箭飛了出去,不偏不倚,剛好射中了那條大狼的右眼。

  這把弓弩非常的強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氣射穿了大狼的腦袋,幾乎將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聲倒在地上,打著滾嚎叫起來,不到數秒,兩腿一蹬,就跟耶穌哥哥下棋去鳥。

  剩下的四條大狼渾身顫抖了一下,但是它們沒有撤退,而是 身子一縱,湊湊湊,一起跳在了王二寶和丁香的面前。

  這四條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們呲著牙,咧著嘴,沖著王二寶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個蟒碭山立刻抖了三抖,樹上的枯枝爛葉也嘩嘩只掉。

  丁香 嚇得媽呀一聲,跳起來老高,身子一下子掛在了王二寶的身上,雙手抱住了二寶的脖子,將腦袋埋進 男人的懷里不敢看。

  二寶一下將丁香護在身后,身子一轉,飛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響了弓弩的扳機。

  另一支利箭呼嘯而出,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條大狼的脖子,箭桿整整扎進去四寸還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樣劇烈翻滾起來。

  剩下的三條大狼速度不減,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寶和丁香撲來。

  弓箭就是這樣,距離遠的話還可以射殺,距離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寶已經沒有時間從箭壺里抽箭射擊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將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飛身迎了上去,直撲狼群。

  為了保護丁香的安全,王二寶決定豁了出去。

  一刀劃過,最前面的那條大狼的脖子上出現了一條深深的血痕,二寶的匕首生生拉斷了它脖子上的氣管,一腔顱血噴灑出來,二寶下面一腳,把它踹出去老遠。

  那條狼的身子還沒有倒地,第四條就撲了過來,咬的是王二寶的大腿。

  王二寶手里的匕首一揮,使出了吃奶的勁兒,狠命刺了過去,撲地一聲,刀鋒扎進了進了第四條狼的脖子里。

  也趕上二寶的力氣大了點,一刀將它的脖子穿了個透心涼,刀子從狼脖子的左邊進去,右邊都露出了刀尖。

  那條狼嗚叫一聲倒在了地上,掙扎了兩下同樣不動了。

  短短幾秒的時間,四條成年大狼被王二寶干掉,干凈利索,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條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身體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幾步,它被王二寶凌厲的氣勢震住了。

  它沖二寶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縮,身體就像一陣劇烈的驟風,抹頭就跑,轉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寶吁了口氣,疲憊不堪,渾身跟散了架一樣倒在了地上,驚出一身的冷汗。

   好險,好險,他媽的老子差點報銷,報銷了沒地方說理去。

  二寶抬手擦了擦汗,沖著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從恍惚中驚醒,女孩子都被剛才的一場大戰驚呆了,她害怕二寶受傷,嚎哭一聲撲了過去:“二寶哥,你怎么樣?傷到沒有?傷到沒有?”王二寶搖搖頭笑了:“沒事,好險好險。

  別怕別怕?”沒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進了二寶的懷里:“二寶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嗚嗚嗚嗚……”女孩子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么驚險的廝殺,也不知道蟒碭山的野狼會這么兇殘,如果不是二寶哥在身邊,幾乎成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強壯征服了。

  二寶趕緊幫她擦去眼淚,哄她說:“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寶哥給你買新衣服穿。

  ”丁香的臉蛋卻紅了,羞答答說:“二寶哥,俺……褲子濕了,你找個地方,讓俺換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寶有點哭笑不得了,這才看清楚丁香的褲子已經濕透了,是剛才被野狼襲擊的時候嚇得。

  女孩子就是膽子小,竟然會嚇得尿褲子,王二寶咕嘟一聲:“你們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氣又好笑,雖然嘴巴里埋怨,還是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遞給了丁香讓她換上。

  丁香接過二寶的褲子羞答答問:“二寶哥,俺穿你的褲子,那你穿啥?”王二寶說:“我里面有短褲,不穿也沒事,這樣比較涼快。

  ”丁香問:“這么冷的天,你凍著咋辦?”二寶說:“沒事,我是男人,耐凍。

  ”丁香破涕為笑,拿起二寶的衣服躲在了一塊巖石的后面。

  沖他莞爾一笑,說了聲:“不許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剛才還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陣風,北天邊飄來一片濃密的烏云,咔嚓一個驚雷在頭頂上炸響,瓢潑的大雨傾盆而下。

  王二寶嘻嘻哈哈背著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個山洞,沖進去以后,他們已經淋成了水鴨子。

  丁香凍得渾身打哆嗦,顫抖成一團,臉色都青了。

  兩個人就像秋雨里的樹葉,一起顫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墻壁上還有火柴和半截蠟燭。

  這個山洞二寶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時候棲息的地方。

  二寶是小中醫,長年上山采藥,有時候采藥回不去,需要找個地方暫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這里收拾一下,當做了暫時的小窩。

  劃著了火柴,點著了那半截蠟燭,二寶升起一團篝火。

  干柴很潮濕,放進火堆里比比伯伯作響,冒出陣陣青煙。

  中秋的后半夜開始寒冷,兩個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個勁的往二寶這邊靠。

  篝火映紅了兩個人的臉。

  王二寶心疼地不行,用力搓著丁香的手問:“丁香,冷不冷?”丁香笑著搖搖頭:“不冷。

  ”嘴巴里說不冷,身子卻一個勁的往二寶的身上靠。

  現在的丁香美極了,因為剛淋了一場雨的緣故,女孩的頭發濕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濕漉漉的,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玲瓏剔透的曲線,的確良襯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寶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來,心跳起伏。

  二寶說:“丁香,把衣服脫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會生病的。

  ”丁香搖搖頭說:“不,脫光衣服,還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寶說:“這有啥,以后咱就是兩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對,你會看到我的一切,我也會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會把身子給我嘛……”丁香羞澀地低下了頭,小聲說:“二寶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寶會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懷里,雙臂一用力,丁香的臉靠(豁達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懷抱寬廣無垠,散發出一股成熟的朝氣。

  丁香從來不知道男人的身體會有這樣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氣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氣息,就覺得有了個人可以信任依賴一樣,心里很踏實,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見。

  王二寶可以清楚地聽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聲。

  “丁香,不如在這里,你把身子……給我吧。

  ”丁香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靜了,不等她明白過來,王二寶已經吻住了女孩的嘴! 剛剛由于褲子的束縛,規模還有些局限,可現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種視覺沖擊,讓她恨不得和楚晨來一次。

  “ 王醫生,是,是不是沒得治了?”楚晨帶著哭腔,甚至眼眶里還有淚水在打轉。

  這演技,不得不服! 王玥琪回過神來,趕緊搖搖頭,有些語無倫次。

  “沒,有的治,有的治,我這就幫你,你,你別亂動,知道嗎?”楚晨乖巧的點點頭,王玥琪深吸一口氣,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點叫出聲,而王玥琪也很震驚,這還是她第一次,碰到這么大的玩意兒。

  她動了幾下,喉嚨不停滾動,聲音都沙啞了幾分。

  “ 小晨,現在感覺怎么樣?”“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這是正常的,接下來,你按照 嫂子說的做,知道嗎?”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趕緊體驗楚晨那處帶來的快樂。

  “怎么做啊王醫生?”楚晨一臉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從后面頂嫂子這兒,看到了嗎?”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細心指導。

  “哦哦,好的,我 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經的說道。

  王玥琪滿意的點點頭, 傻子就是傻子,很聽話。

  她扭過身,雙手趴在桌子上。

  嬌聲道:“小晨,來呀,往這兒頂。

  ”看著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個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這么開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來此深層次的交流,可轉念一想,他還是決定繼續裝傻,以免被懷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處。

  “小晨,你往哪兒弄呢,錯了錯啦。

  ”王玥琪扭動著身體,想要讓正確位置對準楚晨的寶貝。

  “王醫生,沒錯啊,你說的就是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鐵不成鋼啊,怎么就偏偏遇到這么個傻子呢,要是個正常男人,恐怕現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嘆了口氣,但嘴上還是溫柔的說道:“就是剛剛我給你指的那個地方,知道了嗎?”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這兒!”聽到這話,王玥琪會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舉動,讓她差點沒氣得吐血,只見楚晨對著她的后背狠狠一頂,嘴里還得意的笑著。

  “嘿嘿,現在對了嗎,王醫生。

  ”王玥琪實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幫助楚晨找到正確的位置。

  當她的小手觸碰到楚晨時,楚晨渾身一個激靈,反應又強了幾分。

  同時,王玥琪也非常震驚,被撞擊到那個位置后,她感覺渾身上下就像有千萬只螞蟻在爬一樣,難受得不行。

  這種異樣的感覺,刺激著她,讓她情不自禁發出了輕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來,疑惑道:“王醫生,我弄疼你了嗎?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繼續!”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這時候自然不會再裝傻,雙手緊緊握住王玥琪的小蠻腰,身體靠了上去。

  那種宛如電流般的酥麻感,穿過褲子,通過皮膚,慢慢襲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經好久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了。

  楚晨強有力的沖擊感,讓她覺得這才是男人該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當初年少無知,覺得男人只要老實就行,現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滿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著。

  聽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開王玥琪的褲子,然后讓她好好嘗嘗自己的厲害,可他不能這么做,只能強行憋著。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這種感覺雖然刺激,但始終只是隔靴止癢,并不能滿足王玥琪,她扭動著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與楚晨來一場負距離的接觸。

  一開始她本來只是想過過干癮,可越這樣她越難受,腦海里充滿了渴望,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魚水之歡,再也顧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氣,轉過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著楚晨,眼色迷離。

  “小晨,嫂子給你進行下一步治療。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緩緩蹲下身子,看著眼前的東西,她舔了舔紅唇,小嘴微張。

  楚晨激動得心潮澎湃,無論如何他也沒想到,王玥琪這蹄子竟然會用嘴幫他。

  更重要的是,她還自稱嫂子,這可是親近的稱呼。

  不得不說,王玥琪的活兒很好,三兩下,就弄得楚晨醉生夢死,差點直接投降,不過好歹他能堅持,硬生生給憋住了。

  過了十幾分鐘,王玥琪累得夠嗆,擦了擦嘴角,低聲問道:“小晨,你有沒有種想尿尿的感覺。

  ”“沒有,不尿尿,嫂子說不能隨地尿尿。

  ”楚晨搖搖頭。

  王玥琪大驚!還真是撿到寶了,這么久都沒有要完事兒感覺,那要是真弄起來,還不得吧自己給弄死?她心里癢癢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體驗一下,可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敲門,嚇得她慌忙的站起來。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頭傻腦的楚晨,哄騙道:“小晨,咱們來玩個游戲好不好?”“什么游戲啊?”楚晨道。

  “躲貓貓,你到里面去藏起來,嫂子來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躍的拍拍手,提起褲子往里屋走去。

  其實他心里也慌得一批,這要是被別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個傻子,估計也會被罵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馬從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這兒死等著,萬一被發現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藥,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邊怎么交代?想到這兒,他又轉身往衛生所走,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學的語文老師,叫 吳正德,三十多歲了,有個非常漂亮的媳婦,也是小學的老師。

  “吳老師,你可是有媳婦的人,別動手動腳的。

  ”王玥琪皺著眉頭,露出厭惡的表情。

  她本以為是有人來看病,沒曾想居然是個醉鬼。

  這吳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盡皆知的,滿足不了他媳婦,導致他媳婦脾氣越來越暴躁,總是一言不合就罵他。

  這不,大早上就被罵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幾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壯著膽子跑到了衛生所,想要調戲調戲漂亮的王玥琪。

  “那個死婆娘不是我媳婦,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婦。

  ”吳正德搖頭晃腦的,伸手就朝王玥琪胸前抓過去。

  “啊,吳老師,請你自重!”王玥琪嚇了一跳,雙手死死捂住胸口,往后退一步。

  楚晨見狀,趕緊跑過去,一把推開吳正德,傻里傻氣道:“你走開,不許(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欺負王醫生。

  ”吳正德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罵。

  “ 你個臭傻子,別多管閑事,滾開。

  ”說著,他就一腳踢在楚晨的肚子上,同時,楚晨也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劇烈的疼痛,讓吳正德清醒了不少,他捂著鼻子,惡狠狠地瞪著楚晨,“你個小逼崽子,沒爹沒娘的賤種,你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吳老師,你住手,小晨還只是個孩子,你要是再亂來,我可就叫人了啊。

  ”王玥琪急忙上前擋在楚晨面前。

  吳正德攥住拳頭,強忍住怒火,這事兒要是被自家媳婦知道了,肯定吃不了兜著走,猶豫了一下,他惡狠狠地指了指楚晨,然后轉身搖搖晃晃的離開。

  不過他卻不知道,身后正有一雙宛如毒蛇一樣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楚晨從來沒有忘記,這個吳正德,每次心情不痛快的時候,都會拿自己當出氣筒,那會兒自己傻,被他打罵,還跟著傻呵呵的笑。

  這些賬,他一定要算回來!“小晨,你沒事吧?”王玥琪關心的打量著楚晨。

  “沒事,王醫生。

  ”楚晨笑呵呵的說著。

  王玥琪好奇他怎么跑出來了,不過也沒多問,只是牽著楚晨的手就往屋里走,畢竟,還有些事情得完成。

  關上門后,王玥琪摸了摸楚晨的肚子,柔聲道:“痛嗎?嫂子給你揉揉。

  ”“王醫生,你給我吹吹吧。

  ”吹吹?聽到這話,王玥琪下意識看到楚晨隆起的部位,俏臉瞬間變得羞紅。

  下一秒,她撩起楚晨的衣服,對著肚子吹了口氣兒,熱乎乎的氣打在皮膚上,讓楚晨感覺酥酥癢癢的。

  看著王玥琪嘟起來的小嘴,他立馬有了反應。

  “呀!”王玥琪眨巴著大眼睛,“小晨,你這病又犯了。

  ”“王醫生,那你趕緊救我啊。

  ”楚晨滿臉害怕。

  “剛剛還沒治療完,嫂子繼續幫你,把褲子脫了先。

  ”本來王玥琪還想著怎么才能繼續和楚晨做那事兒,沒想到這家伙那么敏感,只是對著肚子吹了口氣兒,反應就這么強烈了。

  到底是年輕氣盛啊!楚晨麻利的脫掉褲子,站在王玥琪面前。

  王玥琪肆無忌憚的欣賞著,小腹處的邪火越來越烈,她先是伸手把玩了一下,然后讓楚晨坐在椅子上。

  “小晨,你先坐下。

  ”楚晨坐下后,王玥琪脫掉白大褂,露出里面的白色襯衣和牛仔短裙。

  王玥琪撩了撩裙子,坐在楚晨大腿上,雙手環抱住他的脖子,吐氣如蘭,“小晨,揉我。

  ”楚晨怔了一下,“揉哪兒啊?”他是真沒反應過來,一時間有些懵逼。

  “揉這兒。

  ”王玥琪挺了挺胸前的兩片雪白。

  投過襯衣口子,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看到這著,楚晨喉嚨滾動一下,口干舌燥道:“王醫生,你這兒怎么有兩個大雪梨啊?”雪梨?王玥琪噗嗤一笑,“你個傻瓜,這不是雪梨,這是……”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