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mird 151



  不倫的愛戀  每個人都有過去,但過去與過去并不一樣,有的過去可以隨風而(幼兒益智故事)逝,有的過去卻不堪回首,甚至需要你用未來去埋單,我所經歷的,正是那種透支未來的過去。

    23歲時,我認識了一個男人,叫佑,比我大上整整一輪,35歲。

  那會兒我剛從學校里出來,在另一個 城市里干著一份兒還不錯的工作。

  因為業務關系, 我和佑來往頻繁,時間久了 感情自然而生。

  我早知佑有老婆,有女兒,有個不太幸福的家庭,但人一旦陷入感情往往理智全無,我常安慰自己:只要曾經擁有,不求天長地久,能和佑享受這段甜蜜時光,如此足矣。

  但事實并非如此,我和 佑的感情持續了近兩年,也糾纏了近兩年,彼此都很痛苦。

    后來,佑的妻子帶著6歲的女兒找到我,她看起來清秀而理智,絕不是佑描述中的那個胡攪蠻纏的黃臉婆,她告訴我,不是她不愿意離婚,而是佑在猶豫,如果離婚,她的條件是帶走所有,佑必須凈身出戶,這是佑無法面對的現實,他接受不了一無所有的人生,更不愿意在年近不惑時從零開始。

  口述:前男友 攪局 毀了 我的幸福(3/3)  面對這個女人,還有她身邊那個一臉敵意的孩子,我無法抑制地愧疚,滿心悔意。

  但出于自尊,我一直沉默著,什么都不說,什么也不承認,最后,女人走了,只留下一句話:人有時需要為過去付出代價,希望你不會。

    我和佑就那么糾結著、折磨著,后來佑終于離了婚,他的家人也逐漸接受了我的存在,但因為其他一些事情,再加上內心一直存在不安,我始終不能下定決心跟佑廝守。

  正躊躇間,又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佑的女兒因為車禍斷了一條腿,受傷嚴重,可能會留下終生殘疾。

  雖然此事與我無關,但卻讓我惶惶不可終日。

  一個月后,我正式向佑提出分手,他當然不肯,苦苦挽留,但我意已決,為了擺脫他和這段情感,我甚至放棄工作,帶著行李逃離了那座城市。

    險惡的告密  分手并不簡單,對佑來說尤其困難,也許他覺得為我離了婚,為我損失財產,如果我再不肯嫁他,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在哀求與挽留毫無作用后,佑開始騷擾我的身邊人,我的父母,我的朋友,甚至我的客戶……我被他折磨得煩不勝煩,為了逃離,只得換了電話號碼和qq號,希望從此清凈。

  口述:前男友攪局毀了我的幸福(3/3)  佑托人給我帶話,說我狠心,罵我絕情,可我就是這種人,對待感情尤其如此,在一起時加倍珍惜,分了手就只能是陌生人。

  我不信所謂的戀人之后是朋友的鬼話,拖泥帶水只能愈陷愈深。

    清凈了大約半年,我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 方穆,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未婚,有房無車。

  方穆性格不錯,是我喜歡的類型,幽默健談,沉穩可靠。

  我們的戀愛進展順利,在所有人眼里,結婚不過是遲早之事,而我也沉浸在這幸福中,早忘了當初和佑的那段不快。

    樂極生悲,這句話真是至理名言,在我樂不思蜀時,佑再次出現了,他早已不是當初溫情脈脈的愛人,這回,他扮演的是個歹毒角色。

    佑不知從哪里聽來我和方穆交往一事,特地趕來。

  他先去了我的單位,當時我正在上班,經不住他的一再糾纏,只得同意在門口的咖啡館跟他見面。

   看著佑那張略顯蒼老的臉,不知為何,竟有一絲厭惡從心底升起,我問他有何貴干,佑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乞求我的回頭。

  我厭倦了這種無聊的反復,同時也感到奇怪:為什么當初會愛上這種男人?以前,我總給佑留著幾分情面,可這次沒有,也許因為有了新的情感,也許是想徹底了斷,總之我很決絕地告訴他:我們之間再無可能,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來騷擾,否則,我會報警。

  口述:前男友攪局毀了我的幸福(3/3)  佑離去時帶著無法遏制的怒意,雖然他沒說什么,但從其惡狠狠的眼神里,我清清楚楚看到仇恨。

    果然,佑又去找了方穆。

  他還真是神通廣大,竟然知道了方穆的工作單位和家庭住址,在家中尋找無果后,他又去了方穆的單位。

  具體談話內容我并不知曉,但用腳指頭想也知道,絕不是對我進行表揚和稱贊。

  二人會談結束,我的厄運也宣告開始。

    出于保護感情的考慮,和方穆戀愛時,我并未向他坦承自己的歷史,也沒有必要,但到了如今,一切都成了我卑鄙無恥的證據。

  方穆的臉色陰得滴水,他問我和佑到底發展到哪一步?是不是有過關系?是不是逼迫佑離了婚……一連串的問題讓我張口結舌,答案不言自明,但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毀滅的幸福  整個談話過程于我而言無疑是種煎熬,到了最后,方穆把一個響亮的耳光甩在我的臉上,同時遭殃的還有桌上的飯碗盤碟,它們同我一起成為這段感情的殉葬品。

  我好恨,恨佑的無恥和卑鄙,恨不得拿刀宰了他,這個男人,他打定主意要毀掉我的生活。

  口述:前男友攪局毀了我的幸福(3/3)  方穆是個好人,盡管被我和佑的往事苦苦折磨,但看得出他依然愛我,方穆對我說,可以原諒,可以重來,只要我和佑一刀兩斷。

  我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這個要求更是我的愿望,只是,我不知佑是否肯放過我。

  這件事后,我一直戰戰兢兢,小心呵護這段已經受了傷的感情,我在方穆面前低聲下氣,盡可能地察言觀色,我不愿失去他,真的,我愛這個男人。

    另一邊,佑時不時地把陰影帶進我的生活,他偶爾會打個電話,或者發個短信,不用說些什么,也不用寫些什么,只要看見他的名字,聽到他的聲音,我和方穆就會立即陷入陰霾。

  在惶恐中過了兩個月,我一天比一天更害怕失去,怕失去愛情,怕失去方穆。

  但是,該來的躲不過,預感終于在上周成為現實。

    那天,我回到和方穆同居的家,他不在,好像是臨時出了門,但電腦開著,QQ處于離線狀態。

  因為另外一件事,我去看了他的聊天記錄,不想卻看到他和那個女人的曖昧言談。

  很明顯,他們是最近才勾搭上的,他說他已經離不開她,討論著要去她所在的城市,言語里還涉及他和她的床笫之事,女人嬌嗔地怪他太狠,說他不懂憐香惜玉……口述:前男友攪局毀了我的幸福(3/3)  事情就這么攤開了,方穆毫不避諱,他說他在出差時和對方相識,有了一夜情,進而發展為情人。

  我問方穆為什么,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你知道我和她在哪兒過的夜嗎?就在你和佑當年所在的城市。

  我一下子就懂了,明白了,哦,原來是這樣,方穆是在報復,用他的有心來報復我的無心。

    當晚我便收拾行李搬離了方穆的家,事情距今已過去一周,我時時刻刻都在痛苦中煎熬,留戀愛人的懷抱卻又痛恨愛人的殘忍。

  和方穆在一起的這段日子,有過太多的歡笑和甜蜜,可那又怎樣,兩個人已用各自的方式把感情傷得支離破碎,這樣的愛還有沒有未來?我不知道!  ■ 專家點評  要為錯誤埋單   玉滿在明知佑有家有女的情況下依然選擇跟他在一起,只是為了享受那看似美好的時光,但在佑離婚后卻沒能選擇堅守。

    在佑看來,離婚就是因為玉滿,當愿望落空后,便選擇報復。

  面對佑的一再騷擾,玉滿只是逃避,始終沒去嘗試解決問題,而逃避也只會使更多的人受到更大傷害。

  口述:前男友攪局毀了我的幸福(3/3)  對于玉滿來說,現在要做的是面對現實,承擔起在這段失敗情感中應負的責任,也是為自己的過去埋單。

  或許玉滿可以試著與方穆以及佑好好溝通,該放下的必須放下,該面對的也必須面對,如果大家都無法去接納彼此的過去,也許分開是最好的選擇,因為,無法相互信任和包容的情感很難幸福。

   聽到‘不小了’這三個字, 張翠花滿臉羞紅的掃了一眼李海的褲襠處,她知道李海長大了…      “ 海子對不起,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我是你哥的妻子。

  ”張翠花再次無情的拒絕。

      “我哥已經不在了,你為什么不能給我個機會照顧你?”李海緊緊抓住了張翠花的手,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海子, 嫂子配不上你。

  ”    張翠花心底苦澀,自己什么情況她明白,在別人眼里自己就是個掃把星,克夫命。

      “配不配的上重要嗎?嫂子,我只要你答應就可以。

  ”    李海對著張翠花大吼道。

      “夠了,海子,不要再說了。

  ”張翠花用力掙開了李海的雙手,回自己房間去了。

      看著嫂子離開,李海突然感覺心里堵的慌。

      張翠花是個苦命人,嫁到李家來也沒想過幾天福,李海心里發誓一定要努力賺錢,讓嫂子過上好日子。

      到了晚上氣氛更加尷尬,晚飯后張翠花竟說要出門走走,李海想跟著卻被拒絕了。

      李海知道嫂子在刻意的回避自己,想著今天的獨處就這么泡湯了。

      就在李海準備回房休息的時候,外面的院門被推開了。

      李海以為嫂子回來了,一時心情又好了起來。

      走到院子一看,來人竟是 玉蘭

      今晚的李玉蘭穿著特別火辣,上身一件寬松的白色T恤,下身穿著一件黑色的包臀裙,那完美的身材完全包裹不住。

      腳上穿著黑色高跟鞋配著一雙黑色的直筒絲襪兩條修長的絲襪美腿就這么一覽無余。

      李海癡迷的盯著那迷人的美腿,鼻血都差點控制不住要噴出來。

      李玉蘭看著李海一副癡迷的模樣, 忍不住媚笑出來。

      那精致的小臉,配上那迷人的笑容,讓李海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

      “玉蘭姐, 你怎么來了?”    “你說呢, 姐姐可是在家等你半天呢,可想死姐姐了。

  ”李玉蘭一邊說著,還一邊偷偷的往房里看。

      “玉蘭姐別看了,我媽出遠門了,嫂子也出去溜達了。

  ”    李海也是因為張翠花的事,一下把這事忘了,看到李玉蘭的模樣立馬就猜到了她的心思。

      “那就好,那就好。

  ”李玉蘭直接轉身把院門鎖好,然后走到了李海面前。

      “玉蘭姐你要干嘛?”李海被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李玉蘭這么大膽。

      “傻小子你說呢,白天不是說好了,要做讓你寶貝更爽的事嗎?”    李玉蘭色瞇瞇的盯著李海的寶貝,下一秒直接伸手就去扒他的的褲頭。

      “別,我嫂子隨時要回來的,讓她看見就完了。

  ”李海連忙往后退。

      “怕什么,她回來了我就跳窗戶逃走,別跑呀,來呀。

  ”    李玉蘭就和貓抓老鼠一樣,終于在墻角抓住了李海的褲頭,然后往下一拉。

      “海子,這是什么?”李玉蘭疑惑的看著手中裹著厚厚紗布的玩意問道。

      “我不小心受傷了,剛敷了藥,所以我才沒去找玉蘭姐。

  ”李海連忙解釋道。

      “我說呢,你個小色鬼怎么不來,這個不礙事吧,以后不會用不了吧?”    李玉蘭此刻也是心癢癢,好不容易看到了這誘人的寶貝,卻用不了。

      “小問題,過幾天恢復了就能用了,今天怕是不行了。

  ”李海快速的把褲子穿了回去。

      此刻只想快點打發走李玉蘭,他怕張翠花看到這一幕。

      “真可惜,那只能下次了。

  ”李玉蘭一臉的失望之色。

      李海心里卻是松了口氣,看樣子可以把她打發走了。

      可是下一秒李玉蘭的眼神又變得色瞇瞇起來。

      “海子,姐姐都來了,怎么也要讓你開心一下,你說對吧?”    李玉蘭直接抓住李海的手,放在了自己身上。

    李海本想拒絕,因為張翠花隨時可能會回來,萬一被發現就完蛋了。

      可這接觸的一瞬間,手上傳來的感覺讓他忍不住用了用力。

      “海子,對,用力點,姐姐喜歡這樣。

  ”李玉蘭忍不住哼叫出來。

      李海被李玉蘭的浪叫聲搞的越發燥熱,那里雖被紗布包裹,但是依然發生了變化。

      “呵呵,海子,你不老實喲。

  ”李玉蘭突然伸手抓住了李海。

      “啊,不,不要呀。

  ”李海嘴上說著,但是卻沒有去阻止李玉蘭。

      此刻他的難受的很,也想好好爆發一下。

      “來,嫂子讓你好好的舒服一下……”李玉蘭說著把李海的頭往前面按。

      聞著她身上的香味,李海只感覺一陣意亂情迷,直接張開了嘴……    這是他第一次嘗試這種味道,那美妙的感覺讓他只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往頭上涌,把李玉蘭推到了墻上……      在李海的攻勢下,李玉蘭感覺越來越把持不住了,但是李海今天又不方便,她只好戀戀不舍的推開了李海。

      而且萬一被張翠花看到說了出去的話,她非要被公婆打死。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吧,下次記得來找姐姐。

  ”李玉蘭臉頰緋紅,一邊整理衣服一邊說道。

      “好的。

  ”李海意猶未盡的回道。

      雖然他也很想要,現在確實不方便。

      李玉蘭整理好衣服,打開門鎖,正好看到張翠花推門而入。

      “玉蘭,你怎么來了?”張翠花推門而入,看到有人出來,發現是李玉蘭。

      “啊,翠花回來了呀,我找桂花嬸呢,她不在家,我先回去了。

  ”李玉蘭笑著說道。

      “我婆婆出遠門了,要明天才回來,你有什么事和我說也可以。

  ”    大晚上來找人,讓張翠花心里有點疑惑。

      “沒啥要緊事,我改天再來吧,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    李玉蘭打了個哈哈就借機離開了。

      看著李玉蘭離去的樣子,張翠花就越發覺得不對勁,這李玉蘭穿的也太暴露了吧。

      同樣是女人看到這種穿著都覺得有點羞人,想起之前小樹林的場景,張翠花的身子竟有了一絲變化。

      多虧了是晚上,如果是白天,她會清晰的發現,李玉蘭衣服的胸口上臟了一片。

      走進房間一看,張翠花的臉色一下變的通紅。

      此刻李海的那里頂的老高,仿佛隨時要突破褲子的束縛一樣。

      “海子,嫂子知道你長大了,也該找娶個媳婦過日子了。

  ”    張翠花突然對著李海說道。

      “嫂子,你怎么提這個?”李海很反感張翠花讓他找別人做媳婦。

      “海子,聽嫂子的話,不能和村里結了婚的女人亂來,傳出去的話可是要出事的。

  ”    李海心里咯噔一下,還是被嫂子看出了問題嗎?    “嫂子,你誤會了,我什么都沒做。

  ”李海連忙解釋。

      “還說沒有,李玉蘭走的時候慌慌張張,你又變那么大。

  ”張翠花嗔怒道。

      “真的沒有,我是清白的,嫂子不信你看。

  ”    李海一把拉下了自己的褲頭,那裹著紗布的寶貝玩意,就這么出現在了張翠花眼前。

      “哎呀,羞死人了,你快穿上褲子。

  ”張翠花一張小(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臉更加羞紅,但是眼睛卻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對不起,我怕嫂子不信我才脫得。

  ”李海裝做委屈的樣子。

      “好了,嫂子信你了,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    張翠花說完后便羞紅著臉跑回了房間,看樣子被李海刺激的有點受不了。

      李海看著張翠花的嬌羞模樣,那里更加難受起來,徑直走向了浴室,片刻后一臉滿足的走了出來。

      回到房間后,李海躺在床上,腦袋里滿滿都是李玉蘭剛才的撩人畫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