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soredemo tsuma o aishiteru



   女人耳根子軟,總喜歡聽好話,特別是 男人說的那些甜言蜜語,對女人來說,有著極大的殺傷力。

  很多時候,明明說好了要分手,可是在男人的苦苦哀求下,女人還是心軟了。

  可是,男人的話可信度有那么高嗎?  男人說喜歡你,說愛你, 代表他真的愛你嗎!男人說愛你,代表他真的會 娶你嗎?   婚姻對女人來說,似乎是一生的不懈的追求,是人生的另一個轉折點。

  不少人說,我們不能 選擇自己的父母,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是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婚姻。

  婚姻可以讓不少人一朝飛上枝頭做鳳凰,過上衣食無憂的 生活

  為此,不少女性朋友在戀愛中心甘情愿付出自己的一切,只希望換回男人的那一句嫁給我吧。

    要分清男人是否真的愛你,有很多方法,而想要知道男人是否愿意娶你,你只需仔細觀察他是否有跟你說過以下 幾句話就可以了。

    我們現在挺好的男人這幾句話 代表他不想娶你  在戀愛一段時間后,不少女性就會催促男性要結婚了,可是男人很經常會這樣回答:我們現在一起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還要改變呢?這句臺詞我們在電影中經常見到,而現實生活中也常能聽到。

  很多男人 不愿意娶你就會用這樣的借口。

    事實上人類和其他動物一樣,不太愿意改變已習慣的生活模式。

  看看身邊天天埋怨自己工作但仍然未轉工的同事吧,因為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方式,突如其來的改變會讓人措手不及。

  男人也一樣,他已經習慣了戀愛中這樣的關系,有親昵關系同樣也有自己的空間,一旦結婚了就意味著自己的私人空間將完全被霸占,他們害怕改變。

    如果男人經常跟你說我們現在挺好的,那么足以證明他不愿意娶你,你也就無需在他身上再浪費那么多的時間了。

    我喜歡自由男人這幾句話 代表他不想娶你  婚姻對于男人來說,代表著束縛和禁錮,因此很多男人享受戀愛的甜蜜,可是卻跟愛自由。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可見自由對男人來說有多么的重要。

    現代男性不想結婚的理由是:可以自由前往任何喜歡(幼兒益智故事)去的地方;可以隨意前往酒吧打屁;不用被迫去訪問親友,不必耽於瑣事。

  男人喜歡自由,千古不變。

    如果你確定男人對你的愛,但是就是不愿意跟你結婚,那么你就要反省一下,也許是你在戀愛中就處處管制著男人,讓他沒有絲毫自由可言。

  這樣,男人會更擔心婚后的生活,哪里還敢跟你結婚呢!給他多一點空間,或者讓你們有共同的興趣愛好,有更多的共同語言,這樣他就不會覺得婚姻是束縛是枷鎖。

    結婚是戀愛的墳墓男人這幾句話 代表他不想娶你  結婚是戀愛的墳墓,婚姻就像是圍城,沒走進去的人想進去,進去了的人想出來。

  當今居高不下的離婚率跟讓不少戀愛男女對婚姻有著恐懼。

  與其要擔心婚后生活,不如就直接不結婚!  戀愛的時候,你擁有著整座森林,你還可以繼續挑,男人沒理由為了一個女人這一棵樹放棄一整座森林,除非你有足夠的魅力讓他折服。

  不少反對婚姻的論調,都不過在重申同一個概念:有得挑,你就是老大。

  男人都喜歡三妻四妾,但結婚等于放棄選擇權卻是不爭的事實。

  換作是你,整條街精品名店林立,你愿意這輩子只進入其中一間嗎?  世界上不能相信的三樣東西:男人的承諾、男人的感情、男人的理由。

  男人的話,十句里面九句假話,還有一句要當沒聽見。

  你休想知道他哪句話是真的,他們練救了一套騙死女人不償命的功夫,可憐有些單純的女人總是被他們騙的團團轉,不知道是因為女人太好騙!還是因為男人的騙術高!男人這幾句話 代表他不想娶你  認清男人不愿意娶你的這幾句話,不要在不必要的男人身上浪費了過多的青春。

   “退婚?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來?要是那蛇妖生氣了怎么辦?”楊羽的意思很明確,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這傻二狗爹知道這楊羽這么陰險,做婊子還想立牌坊,估計想殺了楊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親自去,彩禮也不要了,順便帶點東西,已示誠意,大師覺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臉迷茫。

  “嗯,不錯,我看你兒子的邪氣也快漸漸散去了!”楊羽剛一說完,那 村婦就跑出來大喊著:“老爺,傻二狗好了,紅疹都退了,真是邪門。

  ”“哎呦,你真是大師啊!晚上一定要留下來吃飯!”楊羽是百般推謝,終于把飯局給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輕松了下來,回頭看看送別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竊喜:把你給賣了,你還幫我數錢!至于下周傻二狗爹會不會來退婚,其實楊羽心里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但剛才的一場戲,楊羽感覺自己是演得天衣無縫,這多虧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這么大膽賭一把。

  人生,到處都是賭博!天色已近黃昏,夕陽西下!楊羽加快了爬山的腳步,這村子又沒什么旅館,借宿還真不習慣,于是還是決定連夜趕回去。

  可楊羽的腳步顯然沒有太陽西下的速度快,這剛到山頂,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楊羽拿著手電筒照著路,路越來越小,越來越不清楚,更郁悶的事,這荒山野嶺,漆黑一片,沒有一絲的人氣,靜得可怕。

  楊羽幾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訴他,別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楊羽每次都會呵呵一笑,感覺非常幼稚。

  可自己真的獨自一人,在這片大自然中時,也感覺到絲絲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誰知道隱藏了些什么?楊羽深深得吸了口氣,發現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側竟然是個墳墓,農村還是土葬,很顯然這個墳墓里面‘住’了人,楊羽用手電筒照了照,咽了口氣,白天他還敢走,但是晚上,一個人,荒山野嶺的。

  “有什么好怕的,這世上又沒鬼,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不過等等,我印象中,我過來時,沒有看到過這座墳墓啊,難道?”楊羽連自己都記不清了,楊羽一口氣走了過去,頭都不敢抬,總感覺墳墓里有雙眼睛在盯著他。

  可剛過了墳墓,前面一片雜草,竟然沒路了。

  “我咧了個去,我就不該感夜路,我逞什么強!”楊羽后悔了。

  深處荒山深山中,沒有方向,沒有路,甚至連手電筒的電隨時都可以用光,怎么辦?楊羽一片迷茫。

  只好撥開雜草,循著點方向,一點點往前走!就在楊羽快絕望的時候,前方出現了些許燈光,楊羽擦了擦眼睛,以為自己看錯,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燈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興奮得往那光點處跑去。

  這里算不上村莊,六七戶人家的樣子,還開著燈。

  楊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戶人家走去,繞過樹,撥開雜草,發現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雜草叢生,屋內照出微弱的燈光。

  楊羽剛要起步進后院,些許嘩啦啦的聲音傳入耳朵,楊羽循著聲音望去,發現在院子左側漆黑中有個人影,仔細一看,竟然是個女人正在淋澡。

  靠,這農村怎么到處都是春色啊!楊羽興奮了,躲起來偷看。

  那女人背對著自己,正拿著水管往身上淋,身子豐滿,胸前只看到邊緣,臀部卻是看得清清楚楚,兩股很深。

  就在楊羽興奮之時,屋內又走出來一個女孩,這個女孩看起來才十四歲左右,關鍵是,她也是裸著身子的。

  “ 郭美,來, 媽媽給你洗洗!”原來是一對母女。

  郭美?楊羽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沒有叫郭 美的女孩子啊。

  倒也不管,繼續偷看母女兩一起洗澡。

  這小女孩幾次轉身,楊羽還是看清了。

  “媽媽,草叢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楊羽剛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這女孩子給發現了。

  那村婦一看,還真是個人,喊了聲:“誰?誰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說著,急忙拿起衣服擋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楊羽知道自己露了餡,知道再躲下去也沒意思,硬著頭皮站了起來,很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迷路了,路過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楊羽也不敢走過去,怕他們誤會,何況自己偷看在先,萬一她家里的男人沖出來打自己一頓,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頓的,誰讓自己沒理呢。

  “那你先進屋吧!”誰知道這村婦不僅相信了楊羽的話,還請他進屋了。

  楊羽反而有點慚愧,自己偷窺人家,人家還這么好對自己。

  這點農村和城市又有很多的區別,農村鄰里之間,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話那就叫因為信任,所以簡單。

  而城里人卻完全不同,他們沒有安全感,有戒心。

  楊羽松了口氣,晚上總算有著落了,可走進母女一看,發現這村婦竟然就是白天那幫忙扛樹的村婦。

  “是你?”“是你?”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驚訝道。

  楊羽覺得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證了自己的座右銘: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沒想到這村婦幫了自己兩次大忙。

  “ 楊老師?”可驚訝的事還遠遠不止如此,楊羽竟然聽到這女孩子喊他楊老師,可楊羽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難道就以為這女學生赤裸就不認識了?楊老師愣在那里。

  楊羽愣了半天硬是沒想起來。

  “我是郭美,上初一,你上周還教我們體育課呢,告訴我們運動有益身體,尤其是跟我們說”郭美說著臉都紅了起來。

  楊羽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自己體育課的一名學生,這初一初二一個班級,三十來號人,二十來女生,才上了一次,楊羽自然沒什么印象,只記得當時說,爬山起蹲可以練提臀,讓屁股更翹的話,誰知道這郭美還記得自己。

  楊羽有些尷尬,因為今天穿得實在有點寒酸,大大壞了自己大帥哥的形象。

  “原來還是小美的老師啊,快進 里屋吧。

  ”村婦可從來沒見過什么老師,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有所出息,因為從這爬到浴女村上學,那還真不是一般的遠。

  楊羽急忙點了點頭,順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婦,卻發現這洗干凈了的村婦哪里還是白天那般模樣。

  郭美的媽媽洗干凈了身子,看起來年輕多了,三十五左右,原來盤起來的頭發也掛了下來,還帶著卷兒,雖然遮住了大部分關鍵部位,但是整個身體的皮膚身材還是看的很清楚,風雨猶存啊,比城里二十幾的姑娘還要年輕。

  屋內非常節儉,一進來就是廚房,那叫鍋灶,壓根不是城里燒的煤氣爐,那都是燒的柴火,旁邊擺了飯桌。

  左邊是個房間,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我叫 趙迎,(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你就叫我 迎姐吧。

  ”趙迎從黑乎乎的房間走了出來,已經換上了干凈的衣服,整個人都清秀了起來,這可比城里的少婦要漂亮多了。

  而郭美卻是從外面進來,不知何時穿的衣服,這讓楊羽很奇怪。

  “我叫楊羽,你也可以叫小羽。

  對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沒看見他?”楊羽好奇的問。

  “他?”趙迎欲言又止。

  “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頭都不回來。

  ”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媽媽回答了話:“家里很久沒來男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你個烏鴉嘴!”趙迎急忙訓斥道:“楊老師還沒吃晚飯吧,我下碗面給你,你等等啊。

  ”楊羽這才知道,原來迎姐是留守婦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經也當過留守兒童,心一下子疼了起來,無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雙重考驗。

  而楊羽也發覺,自己已經餓過了頭,肚子都沒了知覺,只好嗯了一聲。

  趙迎又從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條,從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下了一塊臘肉,就開始燒起來。

  郭美今晚卻顯得很開心,因為在她眼里,這個家已經寂寞很久很久,算下來,已經一年沒來過什么男人,雖然她還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

  楊羽見郭美燒柴熏得一臉黑煙,急忙過去幫忙,這鍋灶小時候也都是這樣燒過來的,一點都不覺得稀奇。

  郭美抬頭看看媽媽,發現媽媽面露笑容,郭美已經很久沒見媽媽這樣發自內心的笑過了。

  “媽媽,楊老師今晚是睡我們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問出這么個問題。

  楊羽愣了下,這個問題,他確實沒法回答,因為自己確實來求宿的。

  “是啊,你晚上跟媽媽睡,楊老師去你那睡!”趙迎邊炒著青菜說道。

  “不要,我一個人,楊老師跟媽媽睡!”楊羽一聽,驚呆了,這娃子也太懂事了。

  抬頭看了看趙迎,趙迎正一臉尷尬,急忙解釋:“你小子亂說什么呢?”“今晚楊老師和媽媽睡哦,今晚楊老師和媽媽睡哦!”郭美喊得更響了更起勁了,雖然她還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幾次半夜被媽媽的呻吟聲吵醒,好幾次,看見媽媽躺床上,手伸到腿下面,折騰來折騰去,郭美自然明白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

  如今,楊老師的出現,一下子讓郭美高興起來,因為媽媽今晚不用一個人了。

  “別喊了,被人聽見的,快停!”趙迎已經急了,收留楊羽過夜本來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語,還這寶貝這折騰,萬一真有人路過,那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別喊了,你晚上一個人睡可以了吧?”趙迎發現拿女兒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好先應付下來。

  楊羽還沒吃過這么好吃的農家面,也許是餓過頭了,整整吃了兩大碗。

  趙迎和郭美母女倆看著楊羽狼吞虎咽的樣子,逗得他直樂。

  “真好吃,以前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面呢。

  ”其實楊羽不知道,這點臘肉,母女只有在過節的時候才炸上一點點,滿足下嘴饞,平時都舍不得吃,這一下被楊羽吃了一大塊,雖然心疼,但這點臘肉換快樂,母女倆覺得很值得。

  “楊老師如果愛吃,就經常來吃吧,我媽媽一定歡迎。

  ”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

  “好啊!到時吃光了你們家的面條可別哭鼻子!”楊羽當然樂意來了,這留守婦女這么好的機會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兩的生活必然很艱苦,偶爾過來幫點忙也是好的。

  “你啊,別纏著楊老師了,楊老師還要洗澡呢,快去寫作業,睡覺。

  ”趙迎準備還是先把這小鬼頭給打發走,不然不知道會說出多少讓她尷尬的話。

  郭美調皮得吐了吐舌頭,就往外面跑去,接著聽到爬梯子的聲音,楊羽才知道,原來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樓,而郭美的房間也在趙迎臥室的正上方。

  “我去給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將就點穿吧?”迎姐解釋著。

  “不,不用了,我不習慣穿別人的衣服,內褲就更不習慣了。

  ”也許穿下衣服還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內褲楊羽寧愿裸著。

  趙迎一聽,也覺得給老公的內褲穿不太合適,也就隨楊羽去了:“要不我先鋪下床,等下你直接進被窩,然后我幫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許就能干!”楊羽嗯了一聲,就往后院走去。

  農村的夜晚本來就是要冷許多,何況這是在山頂,那就更冷了,楊羽將自己脫了精光,就淋起水來,奇怪的事這水竟然是溫和的。

  趙迎在里屋鋪著床,而楊羽就在里屋窗戶的正對面赤裸著身子沖澡,已經整整一年沒有碰過男人的趙迎心里自有有所想法。

  不過,讓楊羽和趙迎都沒有想到的事,二樓的郭美卻悄悄的探出了腦袋,目不轉睛的盯著下面楊羽的身體看,而從她那個角度看過去,楊羽的整個身子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含那里。

  這讓對未知性世界充滿好奇的郭美來說,無疑是革命性的,因為哪怕一年前,她才開始發育前,她對這些東西還是沒有絲毫的興趣,哪怕從自己的房間可以直接看到里屋下爸爸壓在媽媽身上肆虐的場景她都沒任何興趣,可是一年前,她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化了,胸前慢慢發育,下而開始變化,但是最重要的事,她發現撫摸那里會讓自己很舒服,這撫摸那里這事是今年無意中從媽媽那學過來的。

  洗完澡,整理了下頭發的楊羽又恢復到了之前帥氣的模樣,所以當趙迎在里屋看見楊羽那么帥氣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深怕自己忍不住撲過去,奪過楊羽手上的衣服和內褲就匆忙奔出了房間,楊羽還一頭霧水。

  而在楊羽的頭頂上,一雙眼睛,從頭到尾跟著楊羽的移動而移動,這里屋的燈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楊老師那東西。

  楊羽冷得急忙鉆進了被窩,可這時,他才發現,這房間里哪有地鋪?分明就只有一張床!迎姐沒有鋪地鋪嗎?迎姐這么主動跟我睡一張床?楊羽覺得自己最近的桃花運有點多,昨晚跟紫舒大干了半小時,都磨疼了,沒想到那么緊。

  而迎姐整整一年未行房事,饑渴是能理解的,畢竟是這個如虎的年紀。

  正上方的小美熄了燈,趴在地板上偷窺著下方,這地板可是木頭的,下方可沒水泥這么高級的東西。

  之前小美在木板間挖開了個小縫隙,可以完全看見正下方媽媽的房間,心中有股強烈的刺激感,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喜歡上偷窺這點事。

  其實這時最緊張的應該是趙迎了,趙迎不是故意不鋪地鋪的,而是實在拿不出像樣的棉被了,家里那是真的窮啊。

  出門打工一年多的老公一點消息都沒有,甚至沒寄回家里一點錢,趙迎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扛樹這種活連壯漢都不敢去,可她明早還得四點起來扛樹到隔壁鎮,可有什么辦法呢?總不能帶著小美到處乞討吧。

  結果趙迎越想越氣,一肚子苦水嘩啦啦的都涌了出來,眼里都是淚,她恨不得趴到楊羽身上大哭一場,楊羽的突然到來,給了她一絲的安全感和依靠。

  趙迎洗好了衣服,掛到了右邊的屋檐下,回了屋,鎖了門,熄了廚房的燈,低著頭尷尬的進了里屋,關了門,拉上了窗簾。

  正不知怎么跟楊羽解釋時,楊羽倒先開了口:“迎姐扛了一天的樹,回來還給我燒面洗衣服,應該很累了吧,早點休息吧,這山頂比山下冷多了,兩個人擠擠還更暖和,如果迎姐不介意的話?”沒想到楊羽這么簡單的一句話卻讓趙迎心里聽了暖烘烘的,還有人關心她,而且還主動幫自己回避了尷尬。

  趙迎畢竟是第一次背著老公跟其他男人一起睡,總感覺有點對不起,可一想起自己是個女流之輩,有正常的七情六欲,誰讓老公一年都不回家呢?趙迎還聽說,出去打工的村民還常常組織臨時夫妻行房事,誰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不是和村里的陳娟在外也是這樣呢,當時他們倆可是一起去的,搞不好他們倆也正在做那事呢。

  趙迎找了一堆說服自己的理由,可第一次跟其他男人睡還是有些緊張。

  趙迎從衣柜里找出件睡衣,無非就是寬大點的襯衫而已,說道:“楊老師能關下燈嗎?我要換下衣服。

  ”趙迎說得很輕。

  “站那多冷,進被窩換吧,我已經暖和床了。

  ”楊羽很有誠意的說道。

  趙迎一想也對,自己本就怕冷,就畏畏縮縮的爬上了床,也不敢看楊羽。

  楊羽拉了拉床頭的燈,房間里頓時漆黑一片。

  小美發現啥也看不見了,一陣失望,就爬回了被窩。

  趙迎輕輕地爬上了床,脫下褲子,伸進了被窩,接著脫去了衣服。

  楊羽中感覺到迎姐赤裸的身體,兩人都感覺到彼此那急促的呼吸。

  正當趙迎找著襯衫準備穿的時候,楊羽雙手抱了過來,將迎姐直接抱進了被窩。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